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悦读 > 正文

今日“七七”,不能忘却的血与泪!北京城难以磨灭的记忆

2021-07-07 08:49

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

又是一年七月七日

84年的时间

无法磨灭一个民族的悲痛

那段屈辱的历史

在北京城留下了

不可磨灭的痕迹

这是不可忘却的血与泪!

卢沟桥

日军阴谋的起始

七七事变

又称“卢沟桥事变”

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

阴谋的开始


卢沟桥

1937年7月7日午夜

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

松井太久郎给冀察政务委员会

外交委员会打电话

诡称有日军陆军一中队

夜间在卢沟桥演习

仿佛听见由驻宛平城内之军队

发枪数响

致演习部队一时呈现混乱

丢失士兵一名

要求进入宛平城搜索

29军军部拒绝了

日军的无理要求

但日方仍坚持要派兵入城

否则将诉诸武力


大门紧闭的宛平城

双方军队的交涉

一直持续到7月8日凌晨5时许

借着熹微的晨光

日军突然向卢沟桥一带的

中国军队发起了进攻

炮火向宛平城狂轰乱炸


“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军队在卢沟桥上

布满弹坑的宛平城墙

见证了腥风血雨

宛平城遭到日军炮轰后

中国守军第29军

进行自卫还击

守卫宛平城与卢沟桥的

第三营官兵高喊口号

“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

多次打退日军进攻


驻宛平的中国军队紧急奔赴卢沟桥战场

日军第3大队

直扑龙王庙和附近的铁路桥

守卫桥头的29军只有两个排

终因寡不敌众

60多名官兵全部壮烈牺牲

7月8日晚

日方代表松井太久郎与

中方代表第29军副军长

兼北平市市长秦德纯进行交涉

翌日晨达成三项口头协议:

一、双方立即停止射击;

二、日军撤至丰台,

中国军队撤至永定河西岸;

三、宛平由冀北保安队接防。

随后几天

和谈在零星冲突中时断时续

宛平城城门紧闭

负责谈判的中方代表

也得拽着绳子

被人从城头上吊下去

如今的宛平城

虽历经多次修复

城墙上依然布满了

密集的枪眼与弹坑


日军攻打宛平城留下的弹坑 新华社记者 韩松豫 摄


宛平城墙边的石鼓记述日军的暴行

这座古城和周遭斑驳的创伤

见证了84年前

那些日子里的腥风血雨

激烈的枪炮声

打破了宛平城的宁静

也唤醒了中华民族

抗击侵略的战斗意志

佟麟阁路 赵登禹路

抗日英雄将领的纪念

路名是一个城市的记忆

也是一个国家对历史的记忆

北京有两条道路

以抗日名将的姓名命名——

西城区的佟麟阁路赵登禹路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时间倒回至

七七事件爆发后

7月28日

29军因不敌日军准备撤离

但撤退命令、时间、路线等

各种机密情报消息

被叛徒潘毓桂提供给了日军

下午4时

退下来的中国军队

被日军铺天盖地的炮火

打得措手不及

副军长佟麟阁

先被击伤落马

随后在带伤指挥部下突围时

头部再次中弹而牺牲

赵登禹所坐的轿车

遭到火力重点覆盖

被打成了筛子

死状惨烈

牺牲时年仅39岁


赵登禹雕像

这是29军平津抗战中

最为惨烈的一幕

也是南苑保卫战的最后一幕

次日北平沦陷

一天之后天津沦陷


日本媒体当时对南苑血战的报道

抗战胜利后

经冯玉祥将军提议

1947年3月北平正式将

南沟沿大街和北沟沿大街

分别更名为

佟麟阁路和赵登禹路

1952年

毛泽东亲自为两位抗日将领

签发烈士证书

他们的抗日功勋

得到了新中国的承认

如今

在佟麟阁路与复兴门内大街

交汇处的街心花园

有一座以佟将军生前所用

怀表为原型的雕塑

整座雕塑高1.937米

下部链子由77个铜环组成

寓意1937年7月7日

而这座怀表上所显示的时间

正是佟麟阁将军

壮烈殉国的那一刻


佟麟阁纪念雕塑 新华社记者 李鑫 摄

战争的硝烟已散去

可这段血与火的记忆

早已熔刻进北京城的

一砖一石、一草一木

不可分割

行走在今日的北京城中

我辈仍需记得

卢沟桥头、宛平城内外

壮烈牺牲的英魂

也要明白落后必要挨打

奋起与发展才能强大

铭记历史

是为了不忘来路

是为了迈向未来

更是为了大声宣告——

任何妄图欺负、压迫、奴役

中国人民的外来势力

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

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

碰得头破血流!

(原标题:今日“七七”,不能忘却的血与泪!北京城难以磨灭的记忆)

来源:北京日报(ID:Beijing_Daily)综合报道

参考来源:新华社、央视新闻客户端、BTV《红色记忆—365个党史瞬间》、北京市方志馆、《北京日报·旧京图说》

监制:张力

实习编辑:钱绯璠

流程编辑:u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