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悦读 > 正文

北京植物园竟然藏着一块“保卫华北”石刻,你知道在哪吗?

2021-05-20 11:27

北京日报

香山脚下,植物园内樱桃沟,树木茂密,溪水潺潺,静谧清幽。水源头附近一块大青石上,有四个凿刻得非常醒目的字——“保卫华北”!这是1936年的夏天在这里举行抗日救国军事夏令营的民族解放先锋队队员亲手所刻。

卢沟桥事变后,北平沦陷,在共产党领导下、由进步青年所组成的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继续着不屈不挠的斗争。他们犹如一二·九运动留下的火种 ,在北平点燃星星之火,驱赶着日伪统治下的阴霾。

否决受“聆训”南下唤起民众

一二·九运动后不久,蒋介石下令全国专科以上学校校长和学生代表,于1936年1月15日到南京“聆悉政府方针,贡献维护国家意见,俾政府与青年之意见贯通,以达共同救国之目的”。

与此同时,南京政府教育部宣布全国各校提前放假,强行规定学生于1935年12月25日前一律离校,希望学生们分散离校之后,这场运动也能随之消弭。

面对这些情况,如何将游行示威中涌现出的学生骨干队伍保存下来?如何将抗日救亡运动坚持下去?中共中央北方局给北平党组织发出指示——反对绑架式的强迫离校,积极扩大平津学生群众运动。

中共北平市委决定利用这段时间组织一个规模较大的宣传团,沿平汉铁路南下,到农村扩大抗日宣传。

12月下旬,北平学联在燕京大学体育馆召开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有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北京大学、东北大学等各校代表。会议就南下宣传还是赴南京“聆训”的问题展开激烈争论。结果,赞成去南京“聆训”者竟意外地占了多数。

平津学生南下扩大宣传团先遣队


平津学生南下宣传路线略图

针对这种局面,大会执行主席郭明秋宣布临时休会。休会期间,学联骨干在代表中做了很多工作。复会后,北大一位代表做了长篇发言,揭露南京政府不抗日、打内战的事实,说明学生应该和民众团结起来,扩大抗日战线。他的演讲效果很好。接着有人提出,表决时应一校一票,于是大家同意重新表决。最终,赞成到农村扩大宣传者占多数,否决了赴南京“聆训”。

大家达成共识,应把抗日救国的学生运动发展为全民运动。爱国学生的责任,已经不再限于校内的罢课、街头的示威,而是要深入民间,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唤起民众的自动武装。

凋敝的乡村刺痛了爱国学生的心

1935年底,平津学联共同组织平津学生南下扩大宣传团,团员500人左右,下分4个团,于1936年1月2日至4日分别向固安进发。

学生们冒着严寒,在冰天雪地里奔走,吃的是大饼咸菜,睡的是冰冷的土炕,有时甚至只能席地打盹儿。

虽然出发前同学们就决议入乡随俗,不穿皮鞋,一律穿蓝布大褂,但他们的装束仍然引起农民的惊异。农民们望着这些足蹬胶鞋、头戴航空帽、一路走一路唱的长袍先生和烫发小姐,竟有人说:“大冷天,吃教的还下乡来宣传,嘴里还唱着赞美诗呢!”学生们的讲演、口号和歌曲,老乡们也听不大懂。由于摸不清学生们的来历,有的见他们到来就把大门关了,悄悄地从门缝里往外看。

宣传团于是组织团员先深入了解农民疾苦。阴暗、狭小的土坯房,大冬天小孩只围一块单布片,一家只有一床破棉被,有的人家连很稀的糠菜粥都吃不上。这些城市知识分子的子女,从未见过这样的惨景。此情此景,刺痛了每一位爱国学生的心。

很快,学生们的宣传变得有血有肉了。从农民的生活说起,从地主豪绅说到了军阀和帝国主义。渐渐地,农民明白了,学生们不是来命令他们替官老爷们打日本,而是来给他们想主意。学生们逐渐把大众的口语加进宣传中,除了聊天、演讲,还排演话剧、教农民唱歌。

这样的宣传受到欢迎,农民的抗日热情被激发。街头剧《打回老家去》的演出,激起了群众的民族仇恨,台上台下一齐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一位50多岁的农妇,怒不可遏地走上台,大声喊道:“我们不能当亡国奴,日本人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杀十个!”

在和农民的深入接触中,团员们也受到深刻的阶级教育。宣传团的党团(主要由共产党员组成)抓住时机,讲述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红军北上抗日的英勇事迹。这使学生们认识到,只有依靠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才能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很多学生不顾家庭、亲友、学校的劝阻和干扰,走上革命道路,从一个爱国者逐步成长为一个共产主义者。

清华大学学生黄超显(黄秋耘)在回忆这段南下宣传的历史时写道:“老实说,我的社会主义思想并不是完全起源于阅读马克思、列宁的著作和毛主席的著作,而是同时期生于那些硬邦邦的、充斥着跳蚤和虱子的被窝里的。……十多天南下扩大宣传……对知识分子的影响倒是非常深刻的。……现实生活毕竟是最有说服力的,最能打动人心的。”

沿途步行撒下抗日种子

1936年1月7日、8日,南下扩大宣传团4个团分别到达固安。固安县县长按照北平当局的通知,下令紧闭城门,还在城墙上架起机关枪,不让学生进城。

数日被关在城外,但同学们热情不减。宣传团在城外乡镇展开宣传,还重新确定了向保定行进的路线。

然而,随着宣传影响的不断扩大,国民党当局愈加恐慌,派出大批军警、特务对宣传团前堵后截。1月中旬,宣传团陆续被包围,一部分学生被强行押解回北平。中共北平市委决定,宣传团不再南下,剩余同学于1月22日返回平津。


1936年2月1日,在北平石驸马大街的国立北平师范大学,民族解放先锋队正式成立。图为北平师范大学图书馆。

平津学生南下扩大宣传团自1月2日至21日,步行700余里,历时20天,沿途撒下了抗日的种子。

被困期间,宣传团团员们决定,回北平后成立一个新的组织,以便进一步集结起来,更有力地进行抗日救亡运动。

2月1日,在北平石驸马大街的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南下扩大宣传团团员代表大会召开,决定正式成立民族解放先锋队(后改名为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队”)。中共北平市委在民先队成立党团,黄敬任书记。民先队按学校成立26个分队,第一批队员共300余人。

民先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先进青年组织,它以公开或半公开的合法群众组织形式,在青年中更广泛地开展工作。它的建立,使学联的各次行动有了组织保证,将学生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阶段。

樱桃沟军训再表救国志向

民先队经常组织队员学习军事知识,举办军事训练和演习。他们清楚,只拿笔杆子,不拿枪杆子,是不能赶走日本侵略者的。这种游击战术的训练,推动了大批民先队队员在全民族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敌后游击战争。

1936年夏天,民先队会同北平学联举行了3次军事夏令营。第一次夏令营在西山樱桃沟举行,为期7天,180余人参加。

营员们每天登上樱桃沟尽头的北山,展开激烈的攻防战、伏击战、遭遇战、游击战。樱桃沟元宝石下溪水边的一块山石前,有一片开阔地,是夏令营活动的中心区域。山石就是当年的“讲台”,营员们围坐在山石旁,听杨秀峰、黄松龄等教授分析抗日战争的局势,听白乙化阐述军事理论,争相传看当时很难见到的党的文件,热烈讨论红军北上抗日的消息和爱国志士的抗日活动。

一天午休时,北京大学学生陆平看到清华大学学生赵德尊正在山石上凿着什么。锤子起落,凿声铿锵,遒劲的“保”字逐渐显现。陆平接过凿子,两个人轮流凿出“保卫华北”四个大字,表达抗日救亡的坚定决心。


北京植物园樱桃沟“保卫华北”石刻。刘岳/摄

为躲避日本侵略者的“扫荡”,当地村民把这块大石刻糊上厚厚的泥土,并在四周种满爬山虎。这块石头与周围的土坎儿便没了区别,渐渐地没人再记得它了。1974年夏,陆平的子女几进樱桃沟,终于找到了这块抗日石刻。他们除去厚厚的青苔,从山沟中捧来溪水,冲刷掉历史沉沙,“保卫华北”4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又重现在年轻一代的眼前。

脱下长衫打游击

民先队广泛联系大学教授、教员和29军官兵,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组织捐款捐物,支援抗日前线将士;到工农群众中宣传抗日救国。随着影响的扩大,队员成分极为广泛。不仅有青年学生、教师、工人、农民,甚至有国民党军队中的成员。

到七七事变前夕,北平民先队有分队近百个,队员3000余人。

1937年7月北平沦陷,中共北方局号召:“每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应该脱下长衫到游击队中去”。民先队队员纷纷南下。

有的队员从天津乘轮船到山东烟台,再经济南、西安等地,到延安、太原,随八路军参加游击战。也有的队员沿铁路线南下,或者径直回到自己的家乡就地参加抗日工作。在敌人的封锁下,北平民先队依旧向根据地输送了50多名干部,他们有的为根据地带去了炸药的制作方法,有的成为了战地医生,还有的带去了北平的重要情报。

一部分民先队队员留在北平,以地下斗争的方式坚持抗日。他们千方百计地给根据地提供物质援助。当时,医用品之类的违禁品想要运出城门如同火中取栗。徐彦,一名北大医学院的民先队队员,面对城门口层层守卫,急中生智,把药棉、纱布等缝成了“大被子”,利用自己会说日语的优势,乔装成日本人,把“大被子”送出了城。

《民族解放先锋队成立宣言》

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的代表前往医院慰问受伤的29军抗日将士。

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团体到抗日前线慰问。

北平的民先队员走上全国抗日一线

民先队坚持斗争的行为也感染了不少普通群众。北平老百姓心中的爱国情怀被激发,抗日救国之火燃起。

民先队队员安捷回忆说:“在素昧平生的人们中,有的在暗中保护我们。”那是一个春天,侯星带着几份宣传材料(聂荣臻司令员的讲话),骑车前往安捷的家,路上却不慎弄丢了装有材料和自己居住证的手提包。这可急坏了她,要知道,假如敌人拾到了手提包,她马上就会被逮捕,此时她已下定了必死的决心。

没想到,第二天清晨,小手提包竟然安然无恙地被送回家了,原来是一个没有留下姓名的邮差拾到了,主动将信送回侯家。侯星的父亲叮嘱他不要往外讲时,这名邮差说:“咱们都是中国人,怎么能够出卖自己的同胞呢!”

何万生是民先队队员叶宁的表叔,一名供职于北平市政府秘书室的职员。他的家,西单察院胡同26号,也成为很多地下工作者的藏身之地。然而,就在中共党组织想要发展他入党的时候,噩耗传来,何万生被日本宪兵逮捕,关押在东珠市口“1420部队”。在狱中,他受尽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但只字不吐,被敌人迫害致死。

大批民先队队员返乡后,在当地也发展了民先队组织。天津、济南、烟台、苏州、南京、开封等全国众多城市建立了民先队组织。法国的里昂、巴黎,日本的东京也建立了民先队组织。民先队已经从北平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民先队虽然只有短短几年的历史,但其是中国共产党所创建和领导的以抗日民主为奋斗目标的先进青年组织,是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助手和领导抗日救亡运动的纽带,对团结广大青年、促进抗日救亡运动起到很大作用,为党和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抗日根据地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知识分子干部。


2001年6月5日《北京日报》1版(上图)及2001年6月12日《北京日报》7版(左图)报道,北京市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展览上,“保卫华北”石刻仿制品被搬到了展览现场。


2011年7月13日《北京日报》5版报道,市公园管理中心公布了5条暑期“红色一日游”路线,将北京植物园一二·九纪念亭、“保卫华北”石刻及香山公园双清别墅、碧云寺等景点串联成线。

历史资料:《北京学府的红色文化》《北平抗战的红色脊梁》

《一二九运动资料》《一二九运动》、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联合出品:北京日报、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市地方志办

(原标题:一二·九火种点燃抗日星星之火)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侯莎莎

流程编辑:L019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