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悦读 > 正文

两次世界大战中间二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本书为人们解答疑问

2021-02-20 15:30

北京晚报

时至今日,两次世界大战的惨痛记忆仍引发人们不断地追问,在一战结束后,仅仅过了二十年,为什么战火又再度袭来,裹挟着民族仇恨的怒火,其杀伤力和造成的破坏要远比第一次世界大战来得更迅猛。人们不禁反思在这二十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魏玛共和国这个以民主为核心的政权又为什么失败了?这些疑惑在由美国历史学家埃里克·韦茨所著的《魏玛德国:希望与悲剧》一书中,通过魏玛德国这短短二十年的历史为人们解答疑问,同时讲述这个被人们寄予希望的民主政权又是如何被人们当做弃婴抛弃,并被世界所遗忘的。


《魏玛德国:希望与悲剧》 [美]埃里克·韦茨著 姚峰译 北京大学出版社

魏玛德国自诞生之初就被人们嫌弃。1918年初,随着德国与苏俄《布列斯特和约》的签订,德国集中兵力展开西线攻势。但事与愿违西线攻势节节败退。实际控制德国政权的最高陆军指挥所已经对德国不抱希望,而他们脑中所想的问题只有一个“如何摆脱战败责任”。恰好此时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让德国改组成为一个议会制民主国家并严惩德皇,将他列为战争的罪人。随着一场水军起义,全国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德皇被迫退位出逃德国,在社会动荡中,社会民主党宣布成立魏玛共和国。由于事发突然,各党派各势力之间分歧众多,微妙的平衡使得这个政权得以成立。

但是人们很快发现,这个诞生于德国小城魏玛的新政权,无法让工人、市民参与组建新政府,他们害怕工人们的罢工和革命;无法让旧贵族、参谋部参与其中,因此无法动员国家力量,使得魏玛政府的政令缺乏执行力。1919年巴黎和会的失败,一纸《凡尔赛和约》成为德国的民族耻辱,这让魏玛共和国一上来就背负着国人的唾骂和外国的羞辱。在书中描述《凡尔赛和约》的各方评价时,我们就能看到这个新政权背负了怎样的罪责。它背负着凡尔赛体系下战败的责任,承受着战争赔款的经济负担,同时国内左右两翼势力都不能满意新政府的作为。这个从诞生之初就背负着巨大压力的软弱政府,注定了德国的不归路。

恢复经济是魏玛德国的基础任务,对于生活在战败阴云下的德国民众来说,恢复经济是让他们重新燃起建设德国的唯一希望。当时的政府为了维持上涨的开支,向外借了大量的贷款,对内宣传使得大量德国人买了债券。为了快速摆脱债务,魏玛政府加大货币发行,允许国内的恶性通胀,这虽然加速了德国摆脱债务困扰,并营造了一段经济上扬的黄金发展期。在战后调整和整体复苏上,魏玛政府领导下的德国很快地转入了和平时期的生产模式。短暂的经济上扬的背后是通货膨胀带来的巨大陷阱,同时,随着协约国所谓的“伦敦最后通牒”的递交,巨额赔款直接导致了政府破产。通胀与赔款的双重压力终造成了德国的巨大灾难。

在书中的描写中我们可以看到德国民众和观察者们所看到的两幅情景。一方面通货膨胀带来了制造业的复苏,餐馆、夜总会逐渐顾客盈门,出口贸易变得兴旺发达。另一方面,德国成片的失业地区和救济站在逐渐扩大。机会主义者在疯狂地投机,失落者在贫穷与生死的边缘挣扎,高涨的发展形势和每况愈下的生活,无法及时调整计划等问题,让通货膨胀失去了作用而成为了灾难。

经济的灾难引发了德国阶级的分裂,本该在战后凝聚成一团的德国社会,被生生割裂开。实业家指责工人索要高薪,工人们指责商人投机牟利,城市居民攻击乡下人,日耳曼人开始攻击其他民族,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批评公务员,认为他们不作为,只是守着自己的金饭碗。这种氛围催生了极端民粹主义的发展,政治失败与经济萧条的双重危机下,民粹主义在德国民众中寻找到了温床并迅速侵蚀着德国的民意。

我们再看后面的历史,便知道纳粹的上台不是从天而降,而是这样的社会孕育出来的。纳粹党在初期只是当时打着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各种政党中的一个,对于由旧官僚领导的执政党而言,纳粹的所作所为无疑是滑稽可笑的。1923年的啤酒馆暴动,对于魏玛德国来说不伤皮毛,对于希特勒来说,牢狱之灾让他失去了自由,同时他也想清楚了自己的未来,革命不能彻底地踢开保守派,他要与保守派合作,合法地进入政治中心。

如果魏玛政府没有遭受到经济上的重创,希特勒这样的人或纳粹这样的街头政党都没有资格进入议会。但是经济问题加大了政治上的难度,议会已经貌合神离,各党派分歧丛生,权力逐渐落到总统的手里。政党们不得已要去寻求更广泛的民间舆论支持,所以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在此时恰好得到了机会。

在希特勒领导下的政党,并没有清晰的立场,可以联合左派打击右派,也可以联合右派打击左派,借着中间政治力量的优势,纳粹党吞并小政党,在左右争斗中,纳粹党已经逐渐成为最强势的政党,最后各党派不得不联合起来围攻纳粹党,但已经于事无补。占据议会大多席位的纳粹党顺利地将希特勒推上了德国总理的位置。虽说德国此时的权力集中在总统兴登堡的手里,但是希特勒在民众中的巨大影响力,使得人们相信德意志的伟大时代将要来临。

从希特勒上台时,魏玛德国就已经名存实亡。书中作者埃里克·韦茨为我们将魏玛德国的方方面面罗列出来,既列出了德国走向极端民族的必然性,也列出了魏玛德国时期的种种成就。魏玛德国一前一后,前者是建立德国概念的普鲁士德意志帝国,后者是让20世纪笼罩在硝烟与血腥中的纳粹德国。人们说“魏玛德国就像第三帝国的垫脚石”,然而我们在书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魏玛德国为了挽救德国而做出的种种努力,也可以看到德国社会思想的洪流奔向令人恐惧的方向。魏玛德国的兴起建立在失败的耻辱上,它的灭亡甚至都没有任何的仪式、任何的悲哀,就这样随着新领袖的诞生被人们淡忘。

(原标题:夹缝中的魏玛德国)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洪宇

流程编辑:L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