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悦读 > 正文

走上巅峰后,性情大变,一代雄主拓跋珪竟毁在寒食散上?

2021-02-03 15:33

北京晚报

“道武以来,战胜攻取,未尝少挫,几并天下。”这是宋代名儒吕祖谦对北魏道武帝拓跋珪的评价。明代张大龄则在《晋五胡指掌》中称:“太祖珪(即拓跋珪)窜伏流离,濒死不死,是天之所兴也者。殄灭大燕,尽有中原,规模措置,何逊于两汉哉。”


内蒙古乌兰察布博物馆馆藏的拓跋珪雕像

拓跋珪崛起于乱世中,16岁复国,28岁称帝,他开创的北魏长期统治北方,享祚148年,堪称一代雄主。

据史籍载,因服用寒食散,拓跋珪后期性情大变,最终被儿子拓跋绍所弑,寿仅39岁,他的长子拓跋嗣后来也死于寒食散。寒食散即五石散,唐代孙思邈曾说:“五石散大猛毒。宁食野葛(即断肠草,非今天所说的野葛,有剧毒),不服五石。”

那么,拓跋珪为何非要服寒食散呢?学者周文俊在《北魏道武帝晚年行事别解》(以下多处引用该文,不再一一标出)指出:拓跋珪可能从20多岁起便服寒食散,似已产生药物依赖。

在蜀地学了8年汉文化

拓跋珪字涉珪,又名拓跋开,生于371年,爷爷是代王拓跋什翼犍(也有史料称什翼犍是拓跋珪的父亲)。

代国是鲜卑索头部拓跋猗卢建立的政权,315年被晋愍帝封王。338年,拓跋什翼犍继位,376年,遭前秦苻坚灭国。据李凭先生考证,拓跋珪曾缚祖父请降,一起到了长安。

当时拓跋珪才6岁,缚祖父或与生母贺氏有关。贺氏出自贺兰部,该部原附匈奴,后与拓跋部世代联姻,足以左右政局。苻坚将什翼犍送入太学习礼(次年病死),以不孝的名义,流放拓跋珪至蜀。拓跋珪待了近8年,学了汉语和汉文化。

383年,苻坚在淝水之战中惨败,当初所灭各国纷纷复国。13岁的拓跋珪从蜀地跑到长安,投靠慕容垂。

慕容垂本前燕文明帝慕容皝第五子,被谗言而投苻坚,效力15年。淝水败后,慕容垂护送苻坚回洛阳,亦谋划恢复燕国(前燕被苻坚所灭,慕容垂是后燕开国者)。《魏书》称,慕容垂的姐姐是拓跋珪的奶奶,但《魏书》所列慕容垂姐姐的儿子名单中,无拓跋寔(拓跋珪的父亲)。

慕容家与拓跋家亦世代联姻,故慕容垂将拓跋珪带到中山,1年多后,15岁的拓跋珪返代,第二年,在拓跋部诸部大人拥戴下复国,改称魏王,即北魏。

早期北魏周边强敌林立,外有独孤部、贺兰部、后燕、铁弗、柔然、高车、西燕等,内有亲叔叔拓跋窟咄。窟咄当年也被苻坚掳到长安,前秦乱后,他投奔西燕,后被独孤部立为代王,致“诸部骚动,人心顾望”。

慕容垂派了个奇怪的主帅

面对乱局,拓跋珪采取了高明的手段,先利用母族贺兰部和慕容垂,灭掉独孤部、铁弗、高车、柔然、库莫奚等,继而联合慕容垂,又征服了贺兰部。

慕容垂对拓跋珪也有提防,他派使节携印绶去北魏,封拓跋珪为上谷王,却遭拒绝。征服贺兰部后,慕容垂拒绝拓跋部将其吞并。慕容垂有“战神”之名,前秦名臣王猛(被称为“功盖诸葛第一人”)称他为:“人之杰也,蛟龙猛兽,非可驯之物。”他的儿子慕容麟建议尽早处理拓跋珪,但慕容垂过于自负,未认真对待。

据《资治通鉴》载,拓跋珪曾派堂弟拓跋仪出使前燕,慕容垂问:你堂哥怎么不亲自来?

拓跋仪回答道:北魏和后燕一直是兄弟之国(不是藩属国),我来也不失礼啊。

慕容垂不高兴地说:如今我兵力强盛,已经不是当初互称兄弟国的时候了。

拓跋仪回答说:国家交往根据礼节,至于兵力是否强盛,将军才能知道,我这种使节哪能知道?

回到北魏后,拓跋仪表示:“燕主(指慕容垂)衰老,太子闇弱……燕主既没,内难比作,于时乃可图也,今则未可。”

可见,北魏已在图谋后燕,慕容垂却未察觉。不久,拓跋珪派弟弟拓跋觚出使后燕,后燕要北魏献良马,拓跋珪拒绝了,后燕遂扣留拓跋觚,双方矛盾正式激化。5年后,后燕派出8万大军伐北魏,拓跋珪只有2万军队。

慕容垂的儿子慕容农、慕容隆都是名将,可他却意外地任命太子慕容宝为帅。

连环画家卢延光绘《一百帝王图》之拓跋珪。

一战彻底打垮后燕

慕容宝喜儒学,擅文章,为人优柔寡断,可能慕容垂也不太放心,又派儿子慕容麟相助。慕容麟娴于军旅,但他是庶出,受慕容垂轻视,暗中不服慕容宝。

北魏、后燕的军队在五原隔河相望,拓跋珪大肆释放消息,称慕容垂已死,慕容宝再不回都城,恐难继位。慕容宝果然上当,觉得有大河阻拦,拓跋珪的军队一时也追不过来,便率军返回。没想到气温突降,大河被冰封,北魏大军顺利过河。

回师途中,慕容宝怕慕容麟一起赶回都城,影响继位,便分兵让他在后面布防。慕容麟猜到了其中目的,便带兵整日游猎,不做防备。随军僧人支昙猛说:气温突然下降,且起大风,是后有追兵之象,应注意防范。

慕容宝听了,只是傻笑。慕容麟说:殿下(指慕容宝)如此英勇,拓跋珪哪敢追?

支昙猛大哭,说:你们都忘了淝水之战吗?那就是轻敌和不信天道造成的啊。

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好奇地写道:慕容麟这么说话,难道是心里盼着慕容宝失败吗?

后燕军队依然毫无防备,结果在参合陂(今内蒙古凉城东北,一说在今山西阳高),北魏军队追上了后燕大军,“燕兵四五万人,一时放杖敛手就擒,其遗迸去者不过数千人,太子宝等皆单骑仅免。”拓跋珪下令将俘虏全部杀死。

经此一战,后燕国力大衰,此后慕容垂虽一度占据北魏的重镇平城,3个月后又丢掉。397年,北魏发起灭燕战争,后燕杀了当年扣留的拓跋觚。398年,后燕被灭。拓跋珪正式称帝,建都于平城(今属山西省大同市)。

拓跋珪干了不少荒唐事

走上巅峰后,拓跋珪性情大变。

据《魏书》载:“初,帝服寒食散,自太医令阴羌死后,药数动发,至此逾甚。而灾变屡见,忧懑不安,或数日不食,或不寝达旦……追思既往成败得失,终日竟夜独语不止,若旁有鬼物对扬者。朝臣至前,追其旧恶皆见杀害,其余或以颜色变动,或以喘息不调,或以行步乖节,或以言辞失措,帝皆以为怀恶在心,变见于外,乃手自殴击,死者皆陈天安殿前。”

太医令阴羌可能是阴光的误写,阴光出身于凉州大族。拓跋珪的堂孙、猛将拓跋题在攻打慕容麟时,中流矢而死,拓跋珪认为阴光治疗不力,将他处死。拓跋题死于397年,阴光应也死于这一年,此时拓跋珪才28岁。

寒食散含微量元素,服后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需专业医生用药控制,一般用三黄汤,阴光死后,北魏找不到同样优秀的医生,致拓跋珪病情严重。

在拓跋珪干的荒唐事中,包括:堂弟拓跋遵因酒后失礼,被赐死;司空庾岳因服饰艳丽、举止傲慢,被处死;左将军李粟因“简慢”,被诛杀;攻打后燕时,粮食缺乏,崔逞建议“桑葚可以佐粮”,言语有侮慢意,计谋被用,后被找茬处死;修宫室时,大臣莫题参与设计,“久侍稍怠”,被赐死;旧部大人之一贺狄干喜读经史,举止如儒者,被误认为是效法前秦,“并其弟归杀之”……

拓跋珪不仅残杀大臣,还常坐在车辇上,突然拔剑刺向抬辇人后脑,一人死,另一人接替,一次出行,有时竟杀死几十人。

为什么要吃寒食散?

寒食散无成瘾性,既然出现了副作用,为何还要吃?

一方面,这是当时医学发展水平所决定的。

魏晋南北朝时气温骤降,医家诊病,多从风寒角度看问题,一些与风无关的病也归为受风。拓跋部世居代北,比中原冷,更重视祛风,而寒食散被认为是最好的祛风药。

拓跋珪一家有高血压病遗传史,他的儿子拓跋嗣少年时便“头眩”,被视为“苦风”,从小便吃寒食散,以致“频年动发,不堪万机”。拓跋珪出生时“体重倍于常儿”,被认为“肥人有风”,将他的性格急躁、恍惚失常也视为“风疾”的体现,从20多岁起,拓跋珪便服用寒食散。

服用寒食散忌发怒,而拓跋珪特别爱生气。服用者每年会发作,但一般发作时间在秋冬,拓跋珪却在4月,说明他已中毒。

另一方面,这也是统治需要。

拓跋珪复国后,为谋求统治合法性,不得不借助谶纬术和道教。自西汉末,便有“代汉者,当涂高”之说,但“当涂高”是谁,一直没搞清楚。汉光武帝刘秀曾写信问东汉初割据蜀地的公孙述是不是“当涂高”,三国初袁术认为自己是“当涂高”,术的本意是当途立木,且袁术字公路。从结果看,曹魏代汉成功。五胡十六国很多政权称魏。拓跋珪称帝后,追封28个祖先为帝,一直算到220年,此年恰好是曹丕禅汉。

为强调天命在身,人民应服从,拓跋珪甚至称拓跋出自黄帝的儿子昌意一脉。在生活中,拓跋珪“留心黄老,欲以纯风化俗,虽称舆服御,皆去雕饰”,服寒食散成了每日“功课”。

行为异常或是刻意而为

拓跋家族进入中原最晚,原部落大人手握重权,行政不统一,但出于血缘关系,比较“齐心”。拓跋珪既想改,又不敢冒进。

前秦灭代后,曾解散部落,将各部奴隶变成农民,引起部落大人们的不满,集体支持拓跋珪,但编户齐民便于政府组织生产、增加税收,是强国之路。

在草原传统和农耕文明间,拓跋珪只好不断找平衡,他开疆拓土,将新增土地编户,引导传统部落转型。拓跋珪每日与高官们宴饮,一会儿找借口杀汉官,一会儿找借口杀部落大人,行为异常飘忽。比如“将军、刺史、太守、尚书郎以下,悉用文人”,却又令朝野皆“缚发加帽”(草原民族的服饰)。此外,刻意用怪官名,称诸曹走使为凫鸭,称伺察官为白鹭。

在拓跋珪的“荒唐事”中,不少是刻意而为,目的是融合两种文化,为我所用,未必都是寒食散的影响。比如为防外戚干政,拓跋珪定下“子立母死”的陋规。他立拓跋嗣为太子,便杀了他的生母刘贵人,致拓跋嗣“日夜号泣”,逃离宫廷。

拓跋珪无奈,又想改立次子拓跋绍,将他的母亲贺夫人幽禁。贺夫人是拓跋珪母亲的妹妹,拓跋珪似有不忍,贺夫人到了晚上,看自己还活着,就派人找儿子来救。拓跋绍才16岁,持刀闯入后宫。常“不寝达旦”的拓跋珪竟意外昏睡,刚惊醒,便被砍死。此时是十月,可能不在发作期。

不该发作时乱发作,该发作时不发作,可见寒食散真不是好东西。

(原标题:一代雄主拓跋珪竟毁在寒食散上?)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蔡辉

流程编辑:L021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