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悦读 > 正文

“钟家胡同”见证北京怀柔城六百余年历史,如何得名?

2021-01-25 15:45

北京晚报

同北京城一样,北京的郊区各自都有悠久的历史。如今,在这些郊区的老城区,也留存着大大小小的老胡同,记载着过去的岁月。怀柔老城区就有这样一条胡同,见证了怀柔城六百余年的历史。它就是钟家胡同。


钟家胡同里仅存的三间正房的小院

钟家胡同是怀柔城现存最早的胡同,大约建成于明代初期,几乎与怀柔城相伴相生。

钟家胡同位于怀柔老城的核心区。胡同南侧,是繁华的商业街;胡同北口,是政府机关所在地。钟家胡同就如同娴雅的淑女,隐于闹市之中,见证着老城的繁华,散发着古风雅韵。

怀柔设县于明洪武元年(1368年),至今已有650多年历史。建县之始,城区范围很大,所筑怀柔城西边的边界一直延伸至龙山,呈东西长,南北窄的形状。后来怀柔土城倒塌,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重修砖石城时,将西部空地收回缩小,北部依势修城。这样就变成了东北角凹缺,西北角突出之势。有人称怀柔县城形似朝靴,西北角是靴口,东北角是脚背,西南角为脚跟,东南角为脚尖。


《怀柔古城庙会图》,从图中可看出怀柔古城类似古代的官靴 李祥 绘

在这只“靴子”里,主要“装着”东西向的前街、后街两条街道,即今天的商业街和府前街。而连接两条主路的若干个胡同,就包含着名声显赫的钟家胡同。

胡同取名为“钟家胡同”,正是因为怀柔建城之初,这里聚集了一些钟姓人家,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发展,钟家胡同成为一条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胡同。在关于怀柔的文史资料中就有记载,早在万历年间,钟家胡同就走出了一位大人物:钟大相。

怀柔文史专家王宝骏老先生的《怀柔文史钩沉》系列文集中,记载了钟大相的生平,笔者又参考相关资料,补充了钟大相及其后代的旧事。

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钟大相在乡试中考中了举人。清代编撰的《怀柔县志》科考举人中列有钟大相的名字。在《怀柔县志》中,记载有明万历年间儒学教谕胡朝卿所撰《创凿泮池记》,其中有“三旬日而告成,是秋遂荐一鹗焉”的记载,“鄂荐”是中举的雅称,《幼学琼林》里这样写:“贺登科,曰荣膺鹗荐;入贡院,曰鏖战棘闱。”《创凿泮池记》写于万历甲午(1594年),当时,知县蒋守浩创建了怀柔儒学泮池,文章中说那年秋天怀柔出了一位举人,这位举人就是钟大相。

钟大相中了万历甲午科的举人后,官运亨通,后来出任淮安府同知,官阶为正五品。淮安府当时辖清江、淮安、阜宁、泗阳等地,是江南的富庶之地。而淮安府同知更是“肥差”,掌管督粮、缉捕、海防、江防、水利等业务,相当于集财粮、防务、公安、经济等于一身。

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钟大相在任期内,主持了20万人治理徐、泗、淮、扬等地的泄淮工程,使淮河入海,这成为当时最宏大的水利工程之一。

钟大相在南方做官时,位高权重,自然是积累了相当的财富。据说,他在告老返乡后,除整修了钟家胡同的房宅,还置有规模很大的产业。

钟大相的儿子钟其潆,继承了父亲的产业。钟其潆不忘造福桑梓,为家乡建设作出积极的贡献,其中贡献最大的,就是开挖“宝带渠”。“宝带渠”是明代怀柔著名的水利灌溉工程,水渠由县城西的怀河左岸引水,大约就在今天怀柔城西南的南环路漫水桥附近。其渠底宽约10米,深2米,主干渠长一千多米,另建有支渠、毛渠数十里,灌田数百亩。

钟其潆创建“宝带渠”下了很大决心,他深知水利灌溉工程的作用。再加上他父亲钟大相为官时曾负责治淮工程,钟其潆耳濡目染,学到了很多开渠、灌溉等水利工程的知识,正好在开创“宝带渠”工程中大显身手。钟其潆不仅出巨资,为修建“宝带渠”精心设计,还费尽心力破解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难题。

据说在挖渠过程中,这条河渠要经过怀柔另一富户的土地,钟其潆与该户多次协商未果。该富户故意以天价刁难,想要借此机会发一笔横财。钟其潆也极有魄力,答应了该富户的条件。他用二百钱一摞的铜钱,摆满河渠要占用的富户的地块上,富户最终同意,“宝带渠”如期竣工。“宝带渠”福泽后人,功载史册。几百年后,《光绪·顺天府志》记载:“宝带渠在怀柔城外,邑人钟其潆凿渠引水,碱土遂成水田。”

经过钟氏父子的经营,钟家产业越做越大。当时,怀柔城内有“钟半城,刘满街”之说。意思是指钟家是怀柔首富,其产业曾经覆盖怀柔东南半城。其次为刘家,刘姓多居住在后街以北,尤其是府后街八腊庙一带,经过发展,县城内城关四街都有刘姓住户,所以人称“刘满街”。

钟家是明清时期的名门望族,除了钟大相父子,史料记载,还有钟爵、钟声喈、钟燕俊、钟珍、钟大勋等经过科举走入官场的钟家子弟。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战乱频仍,明清时期,怀柔地区民众大部分生活十分艰苦,清康熙年间怀柔县令吴景果写诗描绘怀柔人民生活的困苦情况:“哀鸿遍中野,乍见一心惊。”但是,钟家胡同里的住民也大都过得还是比较滋润。资料记载,每到春节,钟家胡同里的族人便依照辈分大小,穿上光鲜的衣服,磕头拜年。胡同口外的兴隆号、隆源栈、晋益永等商号,也在过年时燃放起烟花,给钟家胡同带来了与众不同的热闹。

如今的钟家胡同不长,约有130多米,宽约5米许,南北走向。胡同口外都是买卖铺面,胡同内两侧分布着十几户宅院。除极少几户外姓,其他均为钟姓本家居住。

钟家胡同经过数百年岁月的洗礼,那些古韵悠悠的老宅旧院大多早已变成了高大宽敞的楼房和铺面。我在胡同里仔细寻找,大约仅剩下一两处旧时宅院,蜷缩在楼群中。有个院落三间正房还在,青灰色的瓦顶下面两排朱红的梁柱,仿佛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是前出廊子的大宅。

胡同南口东侧,是一家百年老店“华峰药店”,药店前身同升堂,创办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创始人为杨华峰,当时的坐堂医生是屈玉珊,另有职员十余名。1956年公私合营,华峰药店成为国营企业,但药店店名“华峰”,保留了下来,算是留下了老店的百年历史。

胡同内散落着几家店铺,每天都悠闲地做着自己的买卖。其中一家制衣小店,还有一手纯手工绝活儿——织补衣服。不久前,我的一件毛料西服不慎弄破,拿到这里修补。在取衣服时,衣服补得天衣无缝。胡同右侧东向伸出的一条小巷还有一家风味独到的小餐馆。前段时间,疫情不严重的时候,我偶尔与朋友来此小坐。置身于数百年历史的胡同,倾听时光的过往,颇有“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快慰。

(原标题:钟氏父子与钟家胡同)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于书文

流程编辑:L006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