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悦读 > 正文

北京澡堂子的变迁:不仅能搓澡,还能住宿谈生意

2021-01-13 13:28

老刘画画儿

老北京的浴池俗称“澡堂子”,相传元代寺院僧人开办的“香水行”是这个行业的前身,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据考证,明永乐年间京城出现洗浴行业。随着商业服务业的发展,清代洗浴行业逐渐兴旺。


一品香澡票

老北京的浴池根据条件和规模分为不同档次,高档浴池设备先进,卫生条件好,设有浴室、客房、茶室,且有青楼女子出入,供客人在这里洗浴、休息、睡觉、吃点心、喝茶、打麻将、交际。近似今洗浴中心,多接待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和有钱人。根据史料记载:1937年平市浴堂营业的有125家,其中女浴堂有8家,池塘已多改温热五池,且用白瓷砖砌成,池广水深。澡盆木盆为改洋瓷盆,清洁美观,设备最完善。营业极旺盛的有东城清华园、怡和园;西城华宾园、裕华园;外城如清华池等处。浴池雇有理发师、刮脚者,湖北及扬州人擅长刮脚者。浴堂中对手艺高超的刮脚技师争相雇佣。如一品香刮脚的小魏经过他的手修刮的脚则如释重负,因此名气特别大。清末始建的清华园浴池,地点在王府井大街。原名东兴园浴池,1917年更名清华园浴池。1929年增建女澡堂,1939年扩建东官堂,1949年前其规模设施均为北京浴池之首。在王府井大街改造中被拆除。


清华池外景

位于南城虎坊路4号的清华池,始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原名小仓廊澡塘。20世纪20年代更名为清华池。20世纪30年代扩建为楼房,专门设置了清真浴室及理发部,浴客多为达官显宦、巨商富贾。1956年公私合营,1986年进行了扩建和装修。


1991年拍摄的汇泉浴池

中低档浴池即大众类浴池。位于王广福斜街中间路南的“一品香浴堂”和位于骡马市大街264号的汇泉浴池。大众类浴池设备相对简陋,卫生条件较差,顾客多为卖大力的劳动者。不过前来的顾客,目的也不全是为了洗澡,有的是为了谈生意;有的是为别人解决纠纷;有的是到浴池过夜;还有的是到浴池躲债。到了上个世纪30年代,洗浴行业逐渐扩大,市内繁华地段都设有不同等级的浴池。1928年,浴池经营者们成立了浴堂商行会,浴池业已成为不可或缺的服务行业。


一品香浴堂遗址

老北京大众类浴池白天提供顾客洗澡,晚上关门后,普遍地会利用男部的床铺为旅客提供住宿。浴池住宿条件差,因此价格要比旅店便宜些。利用浴池提供住宿,既满足了低收入人群的需求,也提高了洗浴业的综合效益。浴池锅炉烧水产生水蒸汽,有些浴池便增加了代售蒸馏水的业务。


1979年澡票

解放初期,一些机关、企业内部没有条件建立浴池,便根据工作性质每人每月发两三张面值两角六分的澡票,作为单位福利,职工可以凭票到营业性浴池洗澡。在我的记忆里,每天到浴池洗澡的人很多,由于床位有限,甚至要排号等待,常常要排一两个小时能洗上澡,像如今到医院排队挂号看病一样。

上个世纪70年代,居民居住条件较差,单位不能洗澡的都要到公共浴池,所以浴池服务对象都是普通百姓。浴池设有单间盆塘和大池子,主项理发和洗澡,以满足不同层次的顾客需要。浴池附加的服务项目五花八门,均另外收费,有修脚、刮痧、拔火罐、搓澡、捶背等。如:理发一角五、洗澡两角六。一次性收费后给消费者相关服务小票,然后拿钥匙和号牌,号牌有木制、竹制或金属片上面印有床头柜子的编号。

进入更衣休息大厅,场面壮观,一行一行带隔板的床头柜和床铺相连有序地分布在房屋中央和四周,头对头排列整齐。服务员根据号牌编号,热情地将你带到铺位前,顾客更衣进入公共洗澡间,洗澡间内一般设有两个3×4米的大池子和五六个80公分宽2米长的小池子。小池子的水温较高,一般50度以上,热气腾腾。大池子人很多,靠池边围成一圈,有的站立,有的蹲坐,蹲坐只露出一个脑袋。老年人一般喜欢小池子,好像年龄大的不怕热,老人从水池出来个个全身通红。洗澡的程序是先泡、后搓,再打肥皂最后冲洗。皮肤经过热水浸泡,搓澡时,身上的泥和浮皮很容易被去除,不管身上多脏,只要走一遍这个程序,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老北京澡堂池塘牌匾

在更衣休息大厅,洗完澡的顾客有躺在床上有闭目养神的;有喝茶聊天的;有吃自带点心的。一些浴池准备了瓜子、袋泡茶、象棋等,提供给需要的客人。身穿白色工装的服务员穿梭其间,向顾客提供热毛巾,只要你招呼一声,很快就来到你的身边提供服务。我对捶背印象最深,技师娴熟地双手合掌,用肘腕在顾客后背有节奏地敲出“咕咕咕”的声音。我最不理解的是浴池休息大厅里,人们赤条条地密集分布,还有修脚和拔火罐的。这样的环境空气可想而知,偏偏有顾客洗澡后,在这种环境中吃点心。

老北京浴池向顾客提供的修脚、刮痧、拔火罐等服务是民俗文化的集中体现,老北京浴池和老舍的“茶馆”一样,各色人物到这里消费,边谈天论地,从一个侧面展现了社会的变迁。当我看到一件旧澡票,拍摄到点滴的浴池遗址,便联想起那段亲身经历和感受。老北京人对北京浴池都有他各自难以忘怀的记忆。

(原标题:北京澡堂子的变迁:不仅能搓澡,还能住宿谈生意)

来源:老刘画画儿|作者 刘鹏

流程编辑:u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