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矩阵 > 正文

“大女主剧”《司藤》热播!万万没想到,“大甜甜”景甜的口碑竟然也有逆袭的一天

2021-03-18 22:47

艺绽公众号

记者:高倩

可能稍微上点岁数的观众都没想到,景甜的口碑竟然也有彻底反转的一天。

目前,由景甜、张彬彬主演的网剧《司藤》正在播出,评价还不错,豆瓣评分为7.8分。 

和许多影视作品一样,《司藤》也是从网络小说改编而来的,原作是尾鱼的《半妖司藤》。小说中,司藤原是一棵生长在西南密林的白藤,在丘山道长的设计下精变于1910年,成为丘山扩大声望的工具。司藤同类相食,鲜有败绩,一时间令道门中人闻风丧胆,后来意外被害,埋葬于囊谦。七十年过去,年轻男子秦放突遭横祸,坠入悬崖而死,鲜血再度唤醒了司藤,司藤的一缕妖气也救活了秦放。 

不过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网剧中,司藤变成了携带外星生命基因的苡族人,道门成了悬门,地名也多有改换,但故事基本上还是按照小说的脉络展开的。

《司藤》是名副其实的“大女主剧”。作为全剧的中心人物,司藤头脑冷静,心思缜密,行走在人世间,有种冷眼旁观的疏离和游刃有余的从容。司藤主要的生活轨迹在民国年代,她的身上也有着一种旧时光里的优雅富贵。 

景甜在这部作品里的造型很受好评。为了演司藤,景甜也豁出去不少,那双细长的柳叶眉,据说就是她刮掉自己的眉毛画上去的,以贴合那个年代的审美。几乎一集一换的旗袍勾勒出妩媚身形,雪肤黑发,确实非常漂亮,也非常适合这个人物。

难怪粉丝们会用“人间富贵花”来夸赞。据造型师介绍,《司藤》没有服装赞助,九成衣服都是自己做的,还有一些来自她的私人收藏。

在演技方面,现在30集过半,景甜的表现还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至少司藤的范儿,她基本上拿住了。

面对秦放,司藤经历了从冷漠俯视到逐渐信赖的过程。刚从长眠中醒来,她就给了秦放一个下马威。“我为宿主骨血,你为寄生齿发”直接把人拿捏死了。 

秦放想要逃走,司藤看穿但没有阻拦。与其浪费口舌,不如让他自行体会。果然,秦放在逃跑途中意识到自己无法远离司藤,否则就会迅速衰老甚至死亡。没办法,他只好乖乖回到司藤身边。 

与秦放相处时,司藤几乎时刻都处于主导位置:她以“主人”的身份自居,让秦放端茶倒水、拎包结账;她还吐槽这个后生不懂风雅,和几十年前的男子们比起来,简直像“地里的韭菜,一茬不如一茬”…… 

但每当秦放遇到危险,司藤又总会挺身而出。比如秦放被几个小混混盯上或者被绑匪打了,司藤不动声色的一句“他是我的人”,让人安全感爆棚;发现沈银灯用幻术迷惑秦放,司藤以青丝护佑,及时让秦放清醒过来。 

秦放也不是个拉后腿的。小伙子对于自己是ATM机的定位有相当清醒的认知,虽然有怨言吧,但一直任劳任怨。一路上,查资料、订机酒,他全都一手搞定。司藤与沈银灯对阵时,为了不让沈银灯发现司藤受伤,恐高的秦放竟然直接从悬崖上跳了下去,引开沈银灯的注意。

一次次的并肩作战,让两个原本看不对眼的人渐行渐近。高傲的司藤开始向秦放袒露软肋,化作原身疗伤时,她可以将自己放心地交付给秦放。秦放这个傻小子不会甜言蜜语,只能一层层地往司藤身上盖棉被帮她取暖,还郑重承诺哪怕要等百十年,也“每天都给你浇水”。 

司藤与秦放的相处模式,直接性转了以往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和“男强女弱”的思维定式,在女性意识逐渐觉醒的当下相当应景。

而感情线并不是司藤故事的全部。面对悬门众人,司藤没有什么“父债子还”的执念,曾经的仇敌老的老、死的死,悬门凋敝,她并不打算迁怒无辜,而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姿态开明又高冷。

对付熊孩子,她也很有一套。瓦房调皮捣蛋,司藤一边吓唬他“小孩子最好吃了,我一口一个”,一边手把手教他写字、给他搭秋千。

在司藤这个角色的塑造上,看得出来剧组真的花了心思,她鲜活生动,立体全面:既能杀伐果断,又有害怕毛毛虫这个诡异的弱点;既熟谙世故,又在喝到各种饮品时开心得像个孩子;她在丘山的贬低和折辱中成长,却从不自怨自艾。爱错了人,也没有沉湎于情伤中止步不前。爱错就爱错,过去的事情翻篇就是了。

景甜的表演也撑起了司藤,可谓互相成就。由此也可见,演员挑对了适合自己的剧本和角色是多么重要。早年间,景甜总是难逃“资源咖”的标签,从《战国》到《长城》《金刚:骷髅岛》,成群的演技派为她作配,各种国内国际大制作砸下去,也没听见太多的响儿,反而是转战更接地气的小荧幕后,开始收获了好评。 

在2017年播出的《大唐荣耀》中,景甜饰演善良隐忍、胸怀天下的沈珍珠,这似乎是她口碑逆袭的开始。不过,《大唐荣耀》也带来了一些别的声音,比如许多观众关注到了景甜当时过于明显的双眼皮,调侃她像“悲伤蛙”表情包。 

景甜倒没有反驳,回应也落落大方。她知道自己把自己整丑了,一度愁眉不展,但幸好补救及时。相较于那些对整容或微调遮遮掩掩、三缄其口的明星,不得不说,景甜太拉好感了。

差不多同一时期,景甜还有一段洗脸视频在网上火了。视频中,她卸妆与观众们素颜相见。人们不是总是津津乐道于女明星的真实容貌吗?那就直接展现给大家看。她彻底卸下了光环,头戴可爱发箍、分享护肤经验时,她与生活中任何一个平凡女生无异。就这么洗了一把脸,真实不做作的“大甜甜”又成功吸了一波粉。

不过演员终究还是要靠作品说话,《司藤》来得正是时候。网剧固然没那么大制作,但这次胜在适合她。

说回《司藤》,这部作品的优缺点都相当明显。导演李木戈还曾经执导过《东宫》,看得出来,他非常擅长实景拍摄和捕捉美人的闪光点。《东宫》中,大漠实景开阔辽远,充满异域风情,一袭红衣的小枫明艳如火;《司藤》的实景同样令人神往,剧中的“达那”既有藏地风情,又充盈着西南地区密林叠嶂的野蛮生命力,一如司藤本身。开头几集,完全可以当作旅游风光大片。

但剧情显然是《司藤》的短板。尾鱼的原作小说胜在层层铺垫,前期一个细节勾连着后期的转折,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但电视剧毕竟不同于小说,在主线剧情外不加选择地铺陈伏笔,让剧情的起伏感降低了不少。 

比如,在对秦放女友安蔓一段的设计上,《司藤》的处理方式有待斟酌。安蔓误以为秦放已死,对两个劫匪恨之入骨,哪怕不择手段也要为秦放报仇。在安蔓狠下决心一段上,剧集没少着墨,又是独白,又是特写,当观众以为安蔓要有什么破釜沉舟的大动作时,她匆匆忙忙就死了。

沈银灯与丈夫央波的故事也是。沈银灯死后,央波一脸黑化阴鸷的模样,还以为要搞啥大事,结果转眼就领了盒饭。 

就这?相信看过这两段的观众,难免都有一笔带过的虎头蛇尾之感。

或许是为了增强可看性,《司藤》在男女主角的感情线上进行了不少填充,那就势必会压缩其他支线的体量。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司藤》的剧本精简做得并不到位,在各个线索之间跳进跳出时也缺少过渡,有时会显得割裂。 

作为一部多少带着悬疑色彩的作品,《司藤》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其实很多:秦放的血为何能让司藤复活?被众人抢夺的九眼天珠到底有什么作用?司藤和白英的关系究竟如何?

目前剧集体量过半,能不能在接下来的部分中逐个解答这些问题,说实在的,有一点点让人担忧。

 (原标题:万万没想到,“大甜甜”的口碑竟然也有逆袭的一天

来源:艺绽公众号 | 记者 高倩

流程编辑:U016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