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矩阵 > 正文

陆帕的《狂人日记》,是中国观众心目中的鲁迅作品吗?

2021-03-17 20:08

艺绽

今年是鲁迅诞辰140周年。

在近日热播的电视剧《觉醒年代》中,着力表现了鲁迅创作中国第一部现代白话文小说《狂人日记》的经历,鲜活的形象让很多人都很有感触,就连不少年轻人也产生了强烈共鸣。


电视剧《觉醒时代》剧照

与此同时,在驱动文化传媒的策划和邀请下,享誉世界的当代戏剧大师级导演克里斯蒂安·陆帕,也将他心目中的《狂人日记》,搬上了中国戏剧舞台。

在经过五年的筹备之后,3月14日,由陆帕导演,乐曦、王学兵、梅婷、李龙吟、李滨等主演的《狂人日记》在哈尔滨大剧院首次亮相。

陆帕不仅是这版《狂人日记》的导演,同时也是编剧、舞美设计、灯光设计。“不喜欢准备好的剧本”的他,将鲁迅原著只有4000多字的短篇小说,改成了5个小时的大戏。

剧中不少内容,让很多观众会觉得不同于原著,但一些对鲁迅作品非常熟悉的观众则会发现,《狂人日记》不是只解读了鲁迅一部作品,而是构建了一个“鲁迅宇宙”,在其中不仅能发现《孔乙己》《阿Q正传》《药》《故乡》等熟悉作品中的元素,甚至很多中国读者都不太了解的《风筝》,也成为剧中不可忽视的线索。

熟读了大量鲁迅作品的陆帕,是带着无数的问题,像去探索一个谜题一样,对待鲁迅和这部作品的。正如他自己所言:“谜题类剧本的探索对我很重要。”

伴随着一些一直都被忽视的问题,似乎早已被人们熟悉的鲁迅和《狂人日记》重新变得陌生。

在陆帕看来,鲁迅不希望读者是被动的,而是希望每个读者通过阅读他的作品,都能够积极地启动自己的思想和分析能力。陆帕被这部作品“挑衅”到了,让他对原著中神秘的讲述者有了兴趣,也对这个神秘的狂人弟弟有了兴趣。

所以,如果说很多作品都是在给我们答案,而陆帕的这版《狂人日记》,则是扔掉所有的成见和“标准答案”,带我们一起去探秘,去梦游,去对鲁迅进行一次漫长的精神拜访,去重新审视那些罕有人去真正追究过的种种谜团。而《狂人日记》的舞台,也成为一个充满秘密的“魔盒”。

熟悉陆帕作品的观众,刚一看到《狂人日记》的舞台,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错,在《伐木》《酗酒者莫非》当中曾经出现过的“镜框式红线”又出现了。那么这一次的“红线图腾”,又意味着什么?它和鲁迅作品中曾经提到的“铁屋子”,又有什么样的联系?

演出从《狂人日记》开头所叙述的故事背景开始,讲述者听闻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友生病,于是决定绕路探访,他来到患病友人的家乡,却只拿到了故交满纸疯言的日记。日记里记叙,这个寻常小镇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生活在这里的普通人其实都吃人!

随着讲述者的探究,似乎又结出了新的秘密……残破不完整的日记,清明通透的月光,时间沉淀出的水乡古镇,各怀心思的人们……想揭开谜团的人是否自己也藏着秘密?

陆帕的《狂人日记》,不是按照大家传统的欣赏习惯讲故事,而是通过表演、舞美、灯光、音效、多媒体等艺术手段创造的多重视觉、听觉的综合感受,带领大家如同悬疑探案或是心理分析一样,抽丝剥茧、层层剥笋,进入“狂人”复杂的心灵世界,探索超越时空的人类永久困境,以及更深远的文本精神。

这,无论对于演员,还是对于观众,都是一个极具挑战的过程。

乐曦扮演的主人公狂人,神经质、敏感、虚弱、有着诗人般的气质,执着于知性和感性的幻想中,是⼀个孤独的理想主义者。

王学兵扮演的哥哥外表普通, 性格内敛,态度严肃认真,有⾼度的责任感,和弟弟狂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

陶海扮演的讲述者,从深层次上来讲,也是狂人个性的另一方面。他忧郁,内向,谨慎、谦虚、低调、安静,带着悲伤与神秘感,狂人兄弟的秘密也是他的秘密。

扮演赵贵翁的李龙吟,之前就曾和陆帕导演在《酗酒者莫非》中合作过。作为资深戏剧人,李龙吟认为陆帕是他接触的导演中水平最高的导演之一。

《狂人日记》原著中,关于赵贵翁只提到了两次,但陆帕导演给赵贵翁写了一整场戏。这场戏是狂人想象中的场面:狂人到了一个吃人的地方,在这里,赵贵翁是一个大官,他审问狂人让他认罪。这罪是什么呢?“不尊重等级比他高的人、向权威挑战”。而狂人觉得自己唯一做的不对的事,就是踢翻了“古久先生的流水簿子”,其实就是踢翻了那些旧思想和权威。鲁迅把这些写得很隐晦,但陆帕则把它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舞台上。

在鲁迅的《狂人日记》中,只有寥寥数笔的医生给狂人看病的描述,也被陆帕扩展成一场戏。刘牧梅饰演的既是一位留过洋的西医,也是一位心理学家。他对狂人的“问诊”,对狂人的心理状态以及他和周围人的关系,也有深刻的揭露。

《狂人日记》原著中的陈老五是个男人,但陆帕把处理成了一个女性,特邀北京人艺92岁的老艺术家李滨饰演。陆帕认为,狂人身边需要一个温暖的女性角色,这个角色不用非得是母亲,也可以是家族中其他的女性长辈。“陈老五这个角色有秘密、有故事,但是没人知道是什么。她给了狂人家庭的温暖,她身上也有狂人不知道的事。虽然陈老五要听从哥哥的命令,但她会像个灵魂一样无声的穿梭于大屋之间,守护着狂人。”

在《狂人日记》中,陆帕还大胆地创造了一些全新的角色。

比如梅婷饰演的嫂子,就是原著中并不存在的一个人物。她热烈又内敛,美艳不可方物,常常穿着艳红的高开叉旗袍、现代的黑色礼服裙等似乎不符合剧中时代的服装出现。在导演阐释中,嫂子这个角色“美丽、神秘、多疑、自我。她大多时候在轻声细语,善于操纵别人,可以感受到她强大的压迫感。”梅婷则说:“嫂子和狂人在精神层面更为相通,她或许是狂人的另一面,狂人在发狂之前什么样,她是明白的。”

“你认为这个世界还能变好吗?”剧中还特地增加了一段当代大学生和狂人“旧灵魂”在飞驰的火车上彼此对话,互相拷问灵魂的内容。

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议,在3月15日举办的专家讨论会上,还引发了鲁迅之孙周令飞和濮存昕、吕效平等嘉宾不同意见的争论,可见其超越时空的当代性。

作为剧中最重要的意象和线索,《狂人日记》中的日记文本跟随剧情多次在舞台上显现。这些出现在舞台上的手书,都出自剧目出品人钱程。

有些传统话剧观众不太能够接受陆帕作品极为缓慢、充满停顿的“陆帕节奏”。对此,陆帕认为,“人们不说的东西比说的东西重要太多,他们说出来的其实都不太重要,真正重要的在他们没有说出来的东西里。”正如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吕效平所言:“《狂人日记》不是一个传统的演出。”

当然,以目前试演的情况来看,这部作品还没有达到理想的完美状态。特别是结尾部分,在演出当天还做了重要的删减修改。陆帕自己也承认,该剧还需要继续修改和打磨。

对此,濮存昕表示:“鲁迅是中国太重要的一个人。有独立品格、自由精神的人总是想去接近鲁迅,去完成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思考。对他们这部作品的初试,我充满了作为文化人的敬意。”

来源:艺绽 作者: 王润

流程编辑:u022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