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深度 > 正文

“南极人”“仁和”成贴牌“领军”,贴牌岂能一贴了之?

2021-10-15 09:19

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孙毅 美编 宋溪

“拿到吊牌后,你价格定多少都可以。”小方很自信地推销自己的业务。

小方是一个中介,不过不是卖房子的,而是卖品牌授权的,俗称“贴牌”业务。在他的朋友圈内,有各式各样的品牌授权广告,主要是服装,还都是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品牌。记者调查发现,如今,这种生意非常普遍,不仅是服装,还有医药等多领域,都广泛存在着类似现象。

产业

品牌商品授权年收超十亿元

南极人依靠品牌授权“无本万利”的故事,早已是家喻户晓的商海传奇。打开电商平台,搜索南极人的店铺,有几十家之多,手机刷了十几屏,还没刷完。除了起家的内衣,南极人还有家纺、户外、男鞋、童装、小家电,甚至食品等。

而且,南极人旗下还有卡帝乐鳄鱼、精品泰迪、PONY等其他子品牌。数据显示,2012年,街面上就已经没有南极人的直营店。仅2019年,南极人通过品牌授权,收入就达到了13亿元。

于是,记者以棉衣生意急需品牌合作为由,加了小方的微信,第一个咨询的品牌就是南极人。小方很爽快地说:“南极人合适,现在抖音、拼多多最火,都可以做。”他说,做贴牌生意的,都是通过电商渠道销售。前几年,是淘宝、京东最火爆。最近,抖音和拼多多成了后起之秀。

记者问另一个著名内衣品牌能不能贴牌,小方说,也能,但是授权费太贵,他不做。他还简单描述了一下具体的授权流程。首先,双方进行意向沟通。然后,小方要对记者的工厂进行生产资质审核,要达到一定的工厂验收和产品质量标准。接着,就可以缴纳品牌授权费,签订协议了。

“南极人现在的授权费是4000元,外加3000套标(吊牌),授权用到明年年底。标(吊牌)的价格,棉衣1.8元一个,棉裤1.7元一个。”至于挂上南极人商标(吊牌)后,记者卖什么价,小方表示,“随意”。

在小方的朋友圈,记者还看到了卡帝乐鳄鱼、啄木鸟、彬伊奴等服装品牌的授权广告,而且他说“门槛不高”。

比小方更神通广大的,还有一些专职品牌授权的网站。记者看到一家网站声称,其授权的品牌涵盖家纺、家居、内衣、男装、女装、鞋品、母婴、童装、服饰配件、箱包、户外、居家日用、个人护理等十几个类目。网站给出的授权费从0到2万/年不等。标费0.25元/个到2元/个不等。

客服告诉记者,有些不收授权费的品牌,对商标起定量是有要求的,比如一次至少要定10000个以上。

另一个网站上的宣传资料中,记者看到了更多声称可以做贴牌生意的熟悉品牌,比如:恒源祥、富贵鸟、北极绒、俞兆林、皮尔卡丹等等。

探究

药企踏足贴牌转战化妆行业

生意不仅是在服装行业,医药、保健品也是另一个贴牌盛行的行业。被称为“医药南极人”的就是仁和。

在电商平台搜索仁和,也可以看到五花八门的产品,涉及医药、食品、器械甚至化妆品等等。其实,更加方便的是,到仁和的官网去查询。

记者事先做了功课,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没想到,仁和有如此多的官网。除了仁和集团和仁和药业的官网,还有旗下各制药企业的官网。此外,旗下其他品牌,如妇炎洁、优卡丹、闪亮等也有官网。更多信息,在仁和旗下商业公司的官网。

在仁和商业公司之一——仁和聚和大健康的官网,可以看见仁和已经涉足个人护理、美妆护肤、滋补保健、食品饮料、医疗器械五大领域。而且这个网站,主要就是在介绍其大健康加盟产品类目。

和南极人类似,仁和大健康也有很多子品牌,比如药都仁和、仁和匠心、安亲宝贝、一健倾馨等等。而这些大健康加盟产品,也是主要在网络平台上销售。他们把电商、微商、网红等作为主要的招商加盟对象。网站自己也宣传,仁和大健康产品已经打造出多个天猫类目第一。其中包括仁和老北京足贴、仁和159代餐粉、仁和天山雪莲抑菌凝胶等。

记者发现,网站最新推荐的加盟产品,都是化妆品。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网站上,有一个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服务平台。以“仁和”为关键词,可以查到600余条化妆品信息(部分已注销)。每一个仁和化妆品,都能查到其生产厂家,生产厂家会有一个备注,其中有不少写的备注是“自主生产”。也就是说,这款化妆品虽然挂着仁和的商标,但是由另一家企业自主生产。

记者又利用天眼查,查询这些生产厂家与仁和的关系。

自主生产“仁和匠心眼部精华乳”的“奥俐莱雅(广东)家化科技有限公司”,与仁和集团,通过其他科技和投资公司,有一些关联。

自主生产“仁和匠心黑头导出膜”的“广州诗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仁和集团,通过参股和投资,有些关联。

自主生产“仁和匠心海藻植物面膜”的“广东粤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仁和集团,没有查到关系。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

建言

不能牌子一贴不管产品质量

仁和聚和大健康的官网,如此自我宣传:“一线品牌,深受消费者认可,产品溢价能力强,转化率高。”而在仁和新零售的官网,他们自己描述:“新兴品牌药都仁和、仁和匠心、一健倾馨等,提供仁和OEM、仁和贴牌、仁和代加工,一条龙一站式业务合作服务……”OEM,一般是由品牌方提供品牌,设计产品,厂家生产。

不管是OEM、贴牌还是代加工,消费者看到的产品都是仁和的品牌标识。记者注意到,仁和匠心和药都仁和,虽然品牌名称不同,但都使用仁和集团标志性的红白两色标识。在电商平台,尽管产品上印着仁和匠心和药都仁和,但多数商家还是在宣传页面上强调“仁和药业”四个字。消费者对这些产品背后与仁和集团的关系,很难知晓。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告诉记者,近年来,由于经营压力大等因素,很多企业走上了卖授权、做贴牌生意之路。“大家都看见南极人了,靠贴牌生意净利润高,成本几乎没有,很多企业都在学。”以仁和为例,以前靠着大规模的广告投入,打出了品牌知名度,溢价能力强,很自然地也走上了这条路。

而且,史立臣透露,现在有专门的中介,去公关品牌企业,“他们去告诉品牌企业,有这么一种赚钱的方式,想方设法让品牌企业卖授权,然后他们去赚中介费。”

史立臣说,贴牌在法律层面是不违法的,关键是如何在授权的同时,继续控制质量。“不控制质量,消费者不满意。消费者不管你是贴牌还是代加工,消费者只知道买的是你这个品牌。品牌美誉度下降,最后溢价能力越来越低,品牌就越做越烂。”

南极人的口碑就已经出现了微妙变化。反映在市场上,今年上半年,南极电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42.85%。

“南极人已经没有主业了,他的主业就是卖授权。但是仁和这样的药企还有主业制药。所以尤其要注意质量,不然授权的产品越来越多,越来越杂,质量控制不住,最后影响到主业的口碑,得不偿失。”

史立臣认为,授权不能牌子一给,就撒手不管,“贴牌在一定程度上,是没问题的。但是品牌企业要有专门的部门,去管理贴牌产品的质量。每批次抽检,这是必不可少的。产品在宣传上,也必须有把控,做到口径一致,不夸大。”

 (原标题:调查 |“南极人”“仁和”成贴牌“领军”,贴牌岂能一贴了之?)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毅 美编 宋溪

流程编辑:U016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