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深度 > 正文

我们的记者真这么干了!卧底“饭圈”,信息量很大:粉丝=被收割?

2021-03-23 15:32

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孙毅

“你没戏,一个中年大叔,都不知道人家小姑娘聊的是什么……”听说我要尝试卧底进入饭圈(粉丝圈子),90后的小舟浇了盆冷水。

近日,歌手王霏霏通过微博发声,希望粉丝不要再替她值机。瞬间,此话题成为热搜。偶像与粉丝、隐私与曝光、热爱与金钱……大家再度把关注投向饭圈和饭圈经济。

虽然不知饭圈究竟为何物,但不屈和好奇促使我走进饭圈。三天“卧底”,确实有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但也大致掌握了一条饭圈经济利益链。

Day1·进群门槛

先晒购买偶像专辑截图

小舟是前饭圈成员。她说,偶像有男有女,但饭圈,九成以上是年轻女性,以大学生、高中生最多。所以想卧底,首先把社交账号的头像换成花美男写真,再把性别改成女性,这样才不突兀。光改性别还不一定有用,“有些群,你是肯定进不去。”

嘿!我不信邪。但一试才知道,果然,我还是太天真。有些群的门槛高不可攀,比如要求把购买偶像专辑截图在微博里置顶,还要求提供在活动中为偶像投票的截图。买专辑和参与投票都是要花钱的,这些都是为了证明,粉丝真心为偶像付出。而且,专辑买一张还不行,一般要求是大于等于10张——偶像的数字专辑一般几块钱到十几块钱不等——从入门开始,花钱就是支持偶像的重要指标。

还有些进群的门槛相对较低,比如微博里曾经发表过与偶像相关的内容(还不能集中发)等等。这些条件,现补是来不及的。

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尝试加入一些门槛较低的群。QQ上有很多偶像的粉丝群,每个群都有接头暗号,也就是验证信息。有些乍一看,根本不知道是在说什么。比如某明星有个粉丝群的验证信息是“灼灼红海三千里,下一句是?”好在有搜索引擎,原来,下一句是“不负韶华不负玺”,都是外人无法理解的暗语。

通过不断地搜索、验证,3月18日,我潜入了十几个粉丝群,终于成为饭圈一员。因为QQ注册时间久,还被有些粉丝尊称了一声“老大姐”。我只能一边冒着冷汗,一边按要求改群昵称。群昵称一般都是粉丝群体名称加个性后缀,比如“*铃+某某”。也有的比较直接,像“**女友+某某”这样。

Day2·买到偶遇

5块买行程40块包刷关

追星社交媒体、网站,在饭圈里被称为站子。站子准入门槛的制定者,就是站姐,也就是常说的粉头。这些站姐有些是“用爱发电”,有些纯粹是为了赚钱——被称为脂粉(职业粉丝)。

脂粉来路各异,有些就是经纪公司员工,而多数站姐最初也是粉丝。通过QQ群,我认识了前站姐嘉嘉。“很烧钱。”嘉嘉说,“追偶像行程,买机票、酒店、演唱会门票等等,非常烧钱。”粉丝以时刻追随偶像为荣,所以拿到偶像的行程是基础。“经纪公司有时候会公布行程,不公布的行程,就要靠自己去找。”

嘉嘉说,有专门的黄牛,出售偶像行程。我也尝试着在微博上搜索到几个黄牛,加了微信后,发现确实可以买到行程。不贵,5块钱一个。黄牛老万,每天在朋友圈里公布偶像动态,但是要买具体的航班号,就要花5块钱。老万收了我的转账,发来几条行程,其中一条是男明星朱某某——3月某日,从北京到上海,国航航班。他说,自己有偶像的身份证号,通过“系统”可以查到行程。


黄牛在朋友圈兜售偶像行程

有了行程,粉丝就可以接送机,甚至制造偶遇。甚至通过“刷关”——购买与偶像出行时间相近的航班机票,过安检,把偶像送上飞机,再退票——达成陪偶像一起候机的目的。老万说,自己也能代理刷关,小明星40块钱刷一次。

“这是私生饭的行为,我们不喜欢这种打扰偶像隐私的行为。”嘉嘉说,更离谱的,就是歌手王霏霏遇到的,粉丝利用偶像的身份证号、航班号帮偶像值机,以达到和偶像邻座乘机的目的。更有甚者,直接改签偶像的机票,让偶像与自己同机。

“我不卖偶像身份证号,有底线。”老万说自己只卖行程、代刷关或者帮粉丝拍接送机照片、视频。

为了验证老万提供的行程是否真实。我在买到的日期下午1点,抵达首都机场T3航站楼。距离男明星朱某某航班的登记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但T3国内出发大厅,出现了一阵骚动。一群端着相机、举着手机的小姑娘,追着一个红衣年轻男子跑。一群人乌泱泱,先去值机,又去安检口。其他乘客,好奇地也拿起手机,“这谁啊?干嘛呢?”

红衣男子脚步飞快,一言不发。小姑娘们也默不作声,只是笑着拍照。等红衣男子进了安检口,小姑娘们散去了,但是没走远,又到出发大厅服务台附近等待着。

我凑上去,明知故问:“这是等谁呢?”

“朱**。”一个小姑娘回答。

看来行程是真的。“刚才那个是谁?”我又问。

“彭**。”也是一个偶像。只这两句,小姑娘不再搭理我了。她们并不是一起的,三三两两聚集着,还不断用手机和外界联系。到了大约下午2点。有谁说了一句:“大概走VIP了。”她们才彻底散去。

“这些人里就有站姐。”嘉嘉说,拍照、拍视频,有的是为了让站里的粉丝们分享,有些甚至是用来卖钱,也就是老万提到的代拍业务。按照老万开出的价码,小明星的代拍,大约二三百块钱。

Day3·养成游戏

花钱送心仪的偶像出道

买专辑、买行程、买刷机、买代拍,花费的金钱还不是大头。真正花钱多的,是送一个偶像出道。

3月20日,随着卧底饭圈越来越深,我发现很多群,不断出现应援(为偶像加油打气)活动。偶像生日要应援,偶像发专辑要应援,偶像上综艺要应援,偶像演电视剧电影也要应援。直白点讲,应援就是站姐组织粉丝们花钱,很多时候还是集资花钱。在有些群的文件里,能看见站姐公布集资的明细。给偶像送的花篮、现场摆放的易拉宝、助威用的棒子,都是粉丝集资。这些还是小钱。还有粉丝集资租城市地标投屏、租无人机灯光秀。偶像的生日,站姐也组织粉丝们集资送礼,从集资材料看,送的都是名牌奢侈品。

“有集资,就有钱捞。”小舟说,国内娱乐圈,站姐卷钱跑路的事,已经发生过。此外,站姐还会售卖偶像周边。“爱豆公仔,长得都差不多,站姐说是谁的公仔就是谁的,这就叫有了属性,卖的就贵。”

我尝试用网购的识图功能,发现同一款公仔,就被当成多名明星的公仔。


同款公仔被当成不同明星的周边产品

最烧钱的,还要属送偶像出道。像“创造营”“偶像练习生”“明日之子”“青春有你”等,按饭圈的描述,这叫养成类综艺。粉丝投票,送自己的偶像排名节节攀升,最后名列前茅,得以出道。

投票,普通用户一天一次。如果充值办视频网站会员,可以加一次。购买综艺冠名赞助商的产品,又可以增加投票次数。粉丝们不过瘾,还可以跟黄牛买投票手机号。“我看过统计,排名靠前的偶像,光用来投票的集资,就上百万。”嘉嘉说。

卧底三天,我只感受到粉圈文化的冰山一角。早已脱圈的小舟和嘉嘉,如今一身轻松。在饭圈经济链上,站姐、黄牛都是小角色。“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消费闭环。”小舟说,“资本手下有艺人,打造选秀节目,投放在自己的视频平台。资本还有社交媒体炒作热度。粉丝开始进场,花钱送偶像出道。偶像出道后,资本甚至有市场调查机构,把流量数据给品牌看,让偶像拿到代言广告,粉丝又去购买代言产品。资本还投资偶像去拍电视电影,再投放到自己的视频平台,粉丝再去消费观看这些节目。如此循环,粉丝被不断地收割。”

(原标题:本端记者饭圈卧底日记:追星全靠烧钱,粉丝=被收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毅

流程编辑:u008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