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文化 > 正文

钢琴诗人埃内斯托:在失去的伤痛中,创造有爱的人生和音乐世界

2021-09-14 10:48

北京日报

一天夜晚听到一首钢琴协奏曲,优美中透着浓浓的孤寂与哀伤,吸引了我的注意,上网查看,是钢琴家埃内斯托·科塔萨尔的作品《Without a Father》(没有父亲)。读到作曲家的一段话:“我从未从他的唇中听他说过我爱你,也不记得他是否曾亲吻过我,失去他,四十六年过去,我依然感到生命中没有父亲的伤痛。”

近年,无意中发现了许多好听的音乐和喜欢的音乐家,其中埃内斯托是我和先生非常喜爱的一位墨西哥籍作曲家及钢琴家,他的钢琴独奏与协奏曲优美动听,如一首首美丽的诗篇,被誉为钢琴诗人。若以文学来比喻,埃内斯托的钢琴曲有如散文和诗,纯美透亮、悒悒含情;他的协奏曲则像一部小说,每一个章节都牵动着听者内心深处的感情。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陈益宸摄 

第一次注意到埃内斯托的音乐是听到一首非常悦耳的钢琴协奏曲,查看得知曲名是《Dreamer》(梦想者),从此我们便开始关注他的音乐。埃内斯托的音乐有如叙事诗般诉说着不同的故事:《Without a Father》(没有父亲)叙述着少年失怙的彷徨无依,对父亲的思念和哀伤;《You are my destiny》(你是我的命中注定)细诉无怨无悔的爱情故事,引述作曲家的话:“我生来就为了永远在你身边,我爱你直到生命的最后一丝气息,为你我能攀越任何高山,穿越任何海洋,为你摘最遥远的星星。”《Just For You》(只为了你)钢琴独奏曲温柔深情,协奏曲中添加的几段旋律更是神来之笔,娓娓倾诉心中的爱恋,让全曲荡气回肠。

后来上网购买了埃内斯托的全套钢琴谱,共一百多首,我如获至宝,憧憬未来自己能练成这些美丽的钢琴曲。但我尚不了解他的生平,仅看过一张照片,一位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身着浅色西装、面带浅笑,斜倚在钢琴旁。浅笑中透着淡淡的忧郁和中年人的沧桑。

突然很想了解这位作曲家的人生,上网查才知道,他出生于一个音乐家庭,父亲是墨西哥最有名气的作曲家。埃内斯托十三岁时因为车祸失去父母,年幼的他与祖母生活,仍然完成了音乐学业。他十七岁那年向电影制片人游说,希望能给予他一个谱写电影背景音乐的机会。很多人认为他太年轻,不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埃内斯托打动了其中一位制片人而获得作曲机会,从此开始从事电影音乐的工作。十八岁为《La Risa de la Ciudad》谱写了背景音乐和主题曲。片中主题歌曲《River of Dreams》(梦之河)于1957年的哥伦比亚卡塔赫纳国际电影节中,获得拉丁美洲电影的最佳背景音乐奖。之后,他为超过五百部的影片和十个电视系列作曲和配乐,是一位成功的电影背景音乐作曲家和演奏家。

他的父亲与他同名,他的一个儿子也与他同名,三代同名,都是成功的作曲家。

埃内斯托的音乐曲曲都叙述着曲折的故事,旋律如诗如画,有的轻盈透亮、纯净如天籁,有的忧伤感怀、如泣如诉。他的音乐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魔力,温柔婉约的琴音透着淡淡的哀愁,诗句一般美丽的旋律跌宕起伏,真挚细腻,浪漫如梦,交织着热情和梦想。虽然曲曲各有特色,但都能让人感受到作曲家内心的深情和执着。每当琴音响起,总触动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了解音乐家的生平后,再次聆听《没有父亲》协奏曲,便有更深的感受。钢琴在弦乐伴奏下缓缓滑出,琴音清灵温柔,如同一个孩子的祈求,以简单的上行音阶,一句句怯怯地诉说心中的思念和盼望,旋律随着音域升高渐渐迫切,然后停在高音,急转为激情快速的下行琶音;第二主旋律展开,多次重复下行音阶,透着幽怨和执着,像是在问“为什么”,淌着泪水和委屈;第三部旋律将前两部变换组合,琴音优美和谐,仿佛从失怙的伤痛和孤单无助中走出,接受了命运后变得茁壮强大,最后回到第二及第一主旋律,以华丽的琶音结束。

埃内斯托在洛杉矶度过了辉煌的音乐生涯,2001年,他回到故乡墨西哥的坦皮科城与家人一起度过抗癌的最后几年,于2004年去世,享年仅六十四岁。令人欣慰的是,他虽少年失怙,但音乐成就卓越,家庭幸福。埃内斯托曾说:“我的妻子,我的家人和美好的友谊一直都是创作灵感的来源,四十年来始终相伴我左右。我真心感谢所有喜欢我音乐的听众。”埃内斯托曾告诉年轻作曲家:“一定要相信自己,始终在创作中表达最深切的感受,好的旋律是一切的根本。”他的两个儿子都继承了家族的音乐天赋,成为拉丁美洲杰出的新一代作曲家。

《Just For You》专辑中的第三首《Beethoven's Silence》是埃内斯托献给乐圣贝多芬的钢琴曲。他以一位音乐家的同理心,谱出这一首动人心弦的曲子,琴音如流水潺潺,细诉贝多芬失聪后寂静的世界,温柔地道出乐圣心中的沉痛,悲怀中洋溢对音乐的激情与执着、失去听力却仍然能够用心灵创造出伟大的音乐作品。埃内斯托希望听者能以温暖的心灵,静静地探索贝多芬内心的沉默世界。

曾经读到埃内斯托说过的一段话:“父亲的离世对我的职业选择具有决定性作用。参加葬礼时,我发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现象:葬礼的参加者大约有五十万人。在那里,我意识到我的父亲是谁,意识到他的音乐成就的魅力,使我萌生出父志子承、成为一名作曲家的想法。”

非常佩服这位少年失怙的音乐家,成长于没有父母陪伴的伤痛中,能创造出如此灿烂的人生、辉煌卓越的成就。幸运的是有一位爱他又能支持他的音乐梦想的祖母,而音乐可以疗伤、音乐可以滋养,不幸少年的人生因为音乐而幸福。

如同贝多芬在寂静无声的世界中创造不朽的音乐,埃内斯托在失去的伤痛中,仍然创造了一个有情有爱的人生和爱的音乐世界。

(原标题:埃内斯托的音乐世界)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吕传彬

流程编辑:u060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