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东京奥运会选用“柴一”片段代俄罗斯国歌,这首曲子究竟有何魅力?

2021-09-14 10:33

北京日报

柴科夫斯基的《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以下简称“柴一”)作于1874年。在钢琴协奏曲中,这大概是演奏得最多的曲目之一。大胆洒脱的钢琴触键,音乐气息宽广,织体舒展起伏,音色交响丰富绚烂,处处彰显老柴对音乐戏剧性及情感细微描摹的功力。老柴满心欢喜地将作品献给尼古拉·鲁宾斯坦。柴科夫斯基还默默无闻时,鲁宾斯坦已是莫斯科音乐学院的院长,集学者、指挥、钢琴家“三料冠军”。鲁宾斯坦与老柴亦师亦友,老柴的大部分作品经他首演。“柴一”非但没有得到鲁宾斯坦的认可,还被批评华而不实缺乏新意,不适合钢琴演奏。受打击的老柴,肯定有“明珠暗投”的失望,转手将作品又献给了当时很红的德国钢琴家兼指挥冯·彪罗。1875年10月,彪罗在波士顿上演了这部作品,收获了巨大的成功。老柴的世界声誉悄然开启,同时为俄罗斯音乐走向国际主流视野起了很好的推进作用。确实,自柴科夫斯基后,斯特拉文斯基、拉赫玛尼诺夫、普罗科菲耶夫、肖斯塔科维奇等,一个又一个熠熠闪光的名字,洞开了世界音乐的俄罗斯时代。


柴科夫斯基雕像 图片提供/视觉中国

异乡的轰动,也让鲁宾斯坦最终收回成见,一年后,他亲自在俄罗斯指挥演出该曲,并成为此曲最热心的支持者与推广者。

老柴算得是全能作曲家,交响乐、歌剧、协奏曲等都有不凡作品,尤其芭蕾舞音乐写作,让傲视群雄的德奥作曲家也不得不叹服。但他的创作路并非一帆风顺,1878年他将《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献给著名的匈牙利小提琴家、彼得堡音乐学院院长莱奥波·奥尔,对方也是认为有技术问题“不能演奏”导致作品尘封箱底。直到1881年才由著名俄国小提琴家阿道尔夫·布德斯基在维也纳首演,如今已被誉为“四小协”之一。

作曲家有独秀于林的魅力,无一例外,他们的精神都能保持特立独行的诗意。这种诗意不仅是“卓”,而是不群,与众不同。经历误解、质疑甚至批评,依然坚定自我。“柴一”蕴含斯拉夫民族很多的音乐元素,而流畅的节奏与饱含内在激情动力的旋律,又和当时西方主流音乐非常合拍,它并不局限于本民族,所以能穿越时空引发集体共鸣。

短暂而雄浑的引子后,钢琴就开始了热情洋溢的演说,时而豁达奔放,时而柔情似水,酣畅地表达着内心的真诚与渴望。像暖流,让寒冷北风中的人对太阳和爱滋生出希望。我记得钢琴老师当年介绍此曲时说,“柴一”可以听到热情的普希金和俄罗斯辽阔的大地。在我听来,“柴一”就是作曲家用音符绘就的俄罗斯。钢琴奔泻的音流,如汹涌澎湃的伏尔加河和叶尼塞河,浩浩荡荡奔向远方;梦幻般的长笛如贝加尔湖神奇的蓝冰和冰裂,木管中有乌拉尔山麓开春的第一声鸟啼,片片弦乐里浮荡着斯摩棱斯克迷人的松香……浪漫派炫技作品,能听到俄罗斯大地浑厚、凝重的质朴感。

本届东京奥运会选用“柴一”片段代俄罗斯国歌。世界级体育竞赛盛会,用大家熟稔喜爱的“柴一”代国歌,再没有更合适的了。

(原标题:代国歌的“柴一”)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王征宇

流程编辑:u060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