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文化 > 正文

《我要我们在一起》,拍出爱情面对现实时的无力感

2021-05-26 16:14

北京晚报

5月20日,有两部爱情片公映。一部是日本经典电影《情书》重映,另一部则是国产爱情片《我要我们在一起》。从票房来看,后者要超过前者,《我要我们在一起》上映5天,收获了2亿元的票房。而在口碑上,《情书》网评分高达8.9分,《我要我们在一起》的评分只有6.5分。可就是这个分数,也已经碾轧大部分国产青春爱情片了。

《我要我们在一起》由陈国富监制,早在2013年,他就买下了网络长贴《与我十年长跑的女友明天要嫁人了》,但迟迟没有开机,直到找到拍摄过《你好,旧时光》网剧的90后导演沙漠,这才开拍。这份耐心和坚持,值得点赞。

影片讲述了屈楚萧饰演的吕钦扬和张婧仪饰演的凌一尧跨越十年的爱情。影片并没有停留在校园恋爱阶段,而是将重点放在了他们踏入社会后,面对现实生活时,两人感情逐渐产生变化的过程。归纳起来,这部影片中吕钦扬和凌一尧面对的爱情障碍,来自于两方面:一是身份上的差距。凌一尧是一位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天之骄子,而吕钦扬则是一个工地上的监工,早早踏入了社会。两人的爱情不被凌一尧的母亲祝福,但后者也没有寻死觅活地反对;其次,吕钦扬过分耿直不愿同流合污的性格,让他在社会上寸步难行,赚不到钱,两人在大城市里无法立足,由此导致他的内心逐渐失衡,越来越觉得自己配不上凌一尧,两人矛盾逐渐激化。吕钦扬最后出走新疆,是内心对这份感情的投降。

这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小说《伤逝》,文中的涓生和子君,两人可以凭借一腔孤勇,冲破封建势力的重重阻碍,追求婚姻自主。但真正进入婚姻生活,最终被柴米油盐的日常琐事打败。《伤逝》中萦绕的那份惆怅,也延续到了《我要我们在一起》中,让人觉得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在爱情上,现实中的算计也无非是一个钱字。

《与我十年长跑的女友明天要嫁人了》作者李海波给这个帖子设计了三种结局,影片选择了第二种结局,就是吕钦扬死在了新疆,他的学弟复述了这个故事。影片主创诗化了这个结局,让吕钦扬在赶赴跟凌一尧约会的路上,冻死在了风雪里。

原帖的感动,在于作者的真情实感。《我要我们在一起》有现实做基础,让人对这份感情的真实性不容置疑。但两位男女主角过分琐碎的生活细节,也让人觉得味同嚼蜡,因为片中所有的情节都似曾相识:女方的母亲反对,婚姻不被祝福;女方高富帅的发小及时出现,搅乱了男方的心;男方被好朋友骗,经济陷入困顿;女方母亲住院,付不起医药费等。正像监制陈国富说的,“这不仅仅是一个爱情故事,从中可以看到这一代年轻人碰到的困境,以及他们面对困境时作出的抗争和选择。”现在大银幕上的爱情故事,多局限于个人的小天地,缺乏一种格局和气度。国产青春片中所谓年轻人的困境,无非就是房子、车子和票子。这种故事拍多了,终究是乏味的。

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 王金跃

流程编辑:u008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