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评论 > 正文

“反恐”二十年,美国从未从“9·11”事件带来的分裂与失衡中走出

2021-09-15 11:20

北京日报

记者:刁大明

9月11日,美国举行了纪念“9·11”事件二十周年相关活动。作为唯一参加活动的共和党前总统,小布什在简短发言中强调了当今的美国“团结已经远去”。虽然这位前总统20年前的决策现如今广受质疑,但其认为美国更为分裂的判断却引发了极大的共鸣。


新华社资料图

20年前,“9·11”事件发生之后不久,民调显示高达72%的美国民众认为这个国家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持反对意见者仅为11%。然而,20年后的今天,同样的问题却得到了几乎彻底逆转的回答:只有29%的受访者还相信美国处在正确的轨道上,另外有88%感到当今美国人与人之间存在极其严重的分歧。由此可见,“9·11”事件及其后的两场所谓“反恐战争”带给美国的,是“大撕裂”的内伤。

“9·11”事件持续加剧了美国固有的党争极化与碎片化困境。“9·11”事件后,美国不同党派与群体的民意的确由于所谓“同仇敌忾”的情绪而高度一致。也正是这种“一致”彻底导致了权力结构的失衡,小布什政府可以轻而易举地发动阿富汗战争,并在一年半之后毫无确证地将战火引向伊拉克。随着美国深陷所谓“反恐战争”泥潭,关于发动阿富汗战争的认同者与反对者,逐渐呈现等量齐观的对峙极化态势,而这种对峙也基本上与两党分野重合。最近民调显示,近七成以上的民主党人非常坚决地将“反恐战争”视为必须要反思的错误,而持同样观点者在共和党中不足三成。这意味着,美国政治原本具有的驴象分歧已从国内议题扩展到了对外事务,彻底打破了所谓“党争不过海”的铁律标准,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精英的最后一道共识。

“9·11”事件加速解构了美国原本就根基羸弱的身份认同。作为一个多种族结构的移民国家,美国至今仍无法解决白人群体对非白人群体的歧视以及相应的不平等社会结构。面对原本就存在的身份认同短板,“9·11”事件后的美国排外情绪明显上升。尤其是这种“威胁来自外部”的情绪,快速与深植于国家基因的“本土主义”结合,促使了“白人至上”等极端理念的大行其道。外来移民尤其是来自中亚、中东地区的移民,因遭遇严重歧视而无法实现任何意义上的融入,形成了更加难以化解的仇恨。

“9·11”事件不断刺激美国国内恐怖主义以及其他极端暴力行为。“9·11”事件后,美国通过穷兵黩武的战争以及对内外肆无忌惮的监听等方式,看似避免了本土再遭类似恐袭冲击,却变相刺激出了美国国内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一方面,美国在海外“越反越恐”,导致境外恐怖主义组织转而利用社交媒体等方式渗透到美国社会内部;另一方面,美国政治精英的持续极化以及身份认同的持续崩塌,导致无法融入的某些群体反而更易接受外部极端思想的驱动。从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到圣贝纳蒂诺枪击案,再到奥兰多枪击案、冲击国会山事件,皆为“祸起萧墙”的恶果。

20年过去了,如今的美国却仍处于一个所谓的“后9·11时代”,其从未从“9·11”事件带来的分裂与失衡中走出来,仍在躁动与不安中越陷越深。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标题 “反恐”二十年,美国走向大撕裂)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 刁大明

流程编辑 u011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