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评论 > 正文

立陶宛甘当“跳梁小丑”到底为哪般?

2021-05-28 09:28

北京日报

近段时间,波罗的海东岸小国立陶宛成了“反华急先锋”,其外交部长宣布立陶宛退出中国-中东欧“17+1”合作机制,并指责中国借此“分裂”欧盟,呼吁欧盟成员国在“27+1”的框架下一致应对中国。这样的表演让许多国人感觉莫名其妙,连一些西方反华媒体都露出“费解”的神情。立陶宛甘当跳梁小丑到底为哪般?


资料图 图文无关 新华社供图

实际上,中立关系近些年一直处于下行区间。从出台将中国定义为“安全威胁”的《国家安全评估报告》,到终止中企投资克莱佩达港;从加入“清洁网络计划”,到猛炒涉港、涉台、涉疆议题,立陶宛与中国已经缺乏维持合作的基本政治基础。今年2月,立陶宛主动降低参加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峰会的代表级别,被视为其“退群”的前兆。如今预测成真,倒也不令人意外。在笔者看来,作为并不相邻的国家,立陶宛对中国的敌意有其深刻的外部结构根源与内部政治诱因。把握这些因素,有助于我们更好对冲其上下翻飞产生的不利影响。

立陶宛是最先脱离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与之相应,对美安全依附一直是立陶宛地缘战略的核心要素:美国通过向立陶宛供给安全产品,换取立陶宛对其全球秩序的战略配合。对于此类深陷地缘政治泥潭的中小国家,中国与其开展务实合作的前提是中美关系的基本稳定与良性竞合。如今,在中美战略竞争的背景下,立陶宛开始配合美国,以夸张的对华打压行动递交投名状。比如,去年美国政府公布“清洁网络计划”的五项新内容,旨在将中国企业排挤出跨国供应链体系,立陶宛立即响应这一计划,不仅签署“5G安全声明”,还限制立陶宛机场使用同方威视安检设备。

再看内因。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始于经济危机所开启的“机会窗口”,但这也使部分中东欧国家脱离自身发展实际而对合作抱有过高预期。在投机心态下,一些国家将中国视为欧盟资金的短期替代品,忽视中国企业的正当投资需求。波罗的海国家在苏联解体后普遍选择了“去工业化”路径,致使自身经济高度依赖北欧金融资本输血。就立陶宛来说,激光产业的一枝独秀并不能掩盖其制造业整体衰败的事实,人口外流与本土就业低迷并存。“去工业化”的负面后果直接造成了立陶宛对华贸易失衡的结构性矛盾。2020年上台的“新执政联盟”,认为真正改善民生困境不如打价值观牌获益大,因而强调立陶宛必须在西方与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说到底,立陶宛“退群”是美国制造的“新-老”欧洲裂痕的显现,但这不代表欧洲国家对华政策的整体转变。换个角度看,立陶宛的离场有助于排除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的内部干扰因素。找准症结、精准施策,这或将成为把中欧跨区域多边务实合作机制推向更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契机。(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

(原标题:立陶宛以“退群”向美国递交投名状)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汪圣钧

流程编辑:u022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