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评论 > 正文

“亚裔之痛”揭示了美国人权困境

2021-03-24 09:59

北京日报

近日,6名亚裔女性在美国亚特兰大遭枪击身亡。这一悲剧随即引发了全美多地的悼念和示威活动,“亚裔的命也重要”话题一时间冲上热搜。对此,美国政界也行动起来,国会众议院针对仇恨亚裔犯罪举行了听证会,总统拜登也呼吁全国团结起来反对仇恨。

3月21日,人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湾区城市圣何塞集会抗议针对亚裔的歧视行为和仇恨犯罪。新华社发

从非洲裔到亚裔,连绵不休的族裔歧视事件一次次提醒人们,种族问题已经成为美国国内根深蒂固的毒瘤,美国对外打造的“民主和人权灯塔”早已黯然失色。作为一个多族裔移民国家,美国人口组成的动态变化和重构,为可能的族裔歧视提供了条件与基础。最早来到这片大陆的爱尔兰裔就遭遇过歧视,后来的犹太裔、亚裔、非洲裔等,都不同程度遭遇过不公。亚裔在美国的融入史,更是一部血泪史。1882年的排华法案将华裔描绘成不堪的族裔,20世纪40年代日裔仍被送进集中营,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公民权利被剥夺、财产被取消、生意被没收。可以说,所谓的美国族裔融入史,并不是一部值得颂扬的人权保护史,而是一部掺杂着“优劣”评价的族裔歧视变迁史。

从现实角度看,美国解决族裔歧视的努力同样陷入困境。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被视为非洲裔美国人在政治权益上取得的重大进展。特朗普任内的交通部长赵小兰、参与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初选的杨安泽等人,则代表参政相对不积极的亚裔也在逐步取得突破。然而这种情况引发了白人群体的反感,他们认为美国的族裔“熔炉”应当是建立在白人主流理念和文化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向少数族裔赋权的“矫枉过正”。

更严重的是,族裔歧视与美国社会其他问题交织,进一步累积放大了其负面效应与冲击。一是与枪支暴力叠加。无论是去年威斯康星州非洲裔男子布莱克遭警察枪击,还是这次6名亚裔女性不幸惨死枪下,枪支暴力都成为点燃族裔矛盾的危险引信。然而,这二者在美国都是无解的沉疴。二是与贫富差距等“社会不公”交织。一些白人认为工作岗位遭到其他族裔挤压,产生“被剥夺感”,认为“平权主义”“进步主义”的国内政策对“主流白人”不公,导致他们的不满持续积压并集中爆发。前总统特朗普迎合白人铁杆选民的言行,进一步加深了白人的种族主义优越感,更有人把“美国优先”解读为“白人优先”,认为只有这样美国才是真正的美国。

尽管美国大选早已尘埃落定,以拜登为代表的传统民主党政客重掌白宫,但长期困扰美国政治与社会的结构性问题仍如影随形,“特朗普主义”随时可能卷土重来。面临抗击疫情、复苏经济、应对气候变化等多项急难险重任务,拜登难有更多精力着手解决结构性的族裔问题。相反,为谋求2022年中期选举胜利乃至2024年大选连任的政治利益,拜登所吸纳的民主党左翼政策,只会进一步激怒传统白人选民,所谓的“平权运动”也将不断异化为撕裂美国的恶性循环。

(原标题:亚裔之痛揭示美国人权困境)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孙成昊(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流程编辑:u022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