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历史 > 正文

皇城根遗址公园的设计往事,这几个节点值得说一说

来源: 北京晚报

2021-12-21 14:38:27

最近,北京电视台播出了《最美中轴线》系列节目,其中一集最后演出场地就设在皇城根遗址公园的北端广场,画面中以复原的皇城墙为背景,南侧是为庆祝建党百年摆放的鲜花,西侧、北侧围满了观众,歌手们尽情地歌唱,观众报以热烈掌声……

皇城根遗址公园复建的红墙

公园里保留的老房子

五四大街的雕塑:《翻开历史新的一页》

皇城根遗址公园是在东皇城遗址上建起的街心公园。2001年2月起开始建设,9月竣工。公园建成后成为人们追昔抚今的好去处。

如今,皇城根遗址公园建成20周年,笔者就是当年的设计者之一。最近,随着中轴线申遗步伐的加快,我又重走了一遍皇城根遗址公园,回忆起当年设计遗址公园时的诸多细节。

2000年,为了慎重做好皇城根遗址公园的规划设计,相关单位委托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在制定标书的基础上,于当年12月邀请国内6家设计单位参加投标。2001年1月由王府井建设管理办公室组织召开了“皇城根遗址公园征集方案评审会”。评审会成员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林业大学、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市园林局、市文物局、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组成。经过投票,东城区园林局、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华特顾问设计公司提出的3个方案被评为优秀方案。

综合上述获奖方案,我们初步确定了在皇城根遗址公园建设中,必须要突出几个关键地段,并列出了多个节点。比如一级节点有4个:地安门东大街、五四大街、东安门、南入口;二级节点3个:中法大学、东黄城根南街32号四合院等;补充节点1个:公园中的一座老房子。

最终,根据市领导意见,我们召集设计单位重新对规划方案进行修改和深化。在各个节点,我们确定不同的主题,根据统一的设计要求,通过不同的方法保护和再现历史遗存、创建新的特色景观。地安门东大街节点位于皇城根遗址公园的北入口。为了强调皇城根遗址公园的历史文化内涵,复建了一段约30米长的皇城墙,皇城墙尽管不算长,但高高的红墙、夺目的黄瓦,映衬着历史变迁中文脉的延续。

在中法大学旧址这一节点,我们曾颇费一番功夫。原设计方案拟在此修建一座西式的亭子外加雕塑,经反复推敲改为休闲广场,修建了一处园林,中间栽种了五颜六色的鲜花。设计者用石材围成一个画框,非常巧妙,犹如一幅多彩的油画,园林中还有一对石雕花盆,美不胜收。现在这个小广场成了老人们的乐园,而北边林子中的“露珠”雕塑,吸引了很多小孩子,这一静、一动,一老、一小,恰似浓缩的人生画卷。

五四大街北大红楼东侧这一节点值得重点说一说。最初,我们是想通过雕塑来充分表现“五四”精神。在最初的征集方案中,有一个方案提到“五四”广场由三种不同颜色的石头来表现:黑色代表封建统治;蓝色代表美好的未来;红色代表中国共产党。但我们感到不够直观,于是请来雕塑家重新设计,就有了现在“翻开历史新的一页”的雕塑。雕塑建成后,非常具有感染力,与不远处的北大红楼等建筑遥相呼应,象征着中国现代百年历史从这里开始。

当年,为了沟通公园南、北向交通,还特意在五四大街路口新建地下通道,地下通道是当时工程的一大亮点。通道内一尘不染,墙面两侧特意设立了11面浮雕,艺术感十足,给人以享受。

东安门节点是集中体现皇城根遗址遗存的关键地段,最初的设计构想是恢复东安门遗址,但考虑与当前交通矛盾太大,故取消。采用的设计构想是依据文物部门挖掘整理的明代城门基础作为展示,西望故宫东华门,东望王府井大街,成为历史与现代的交汇处。目前两处露天皇城墙遗址展示的下沉广场,设计很到位,简洁、大方,让人们在这里可以感受和触摸到历史。

10多年前,我的一位同学带着他的老板、2000年悉尼奥运会主场馆的设计者考克斯先生来此参观。当时,考克斯先生对下沉广场的设计比较认可,但对场地上临时摆放的木桶种植提出批评,他说:“下沉广场主要是展示文物,有其他东西反而干扰了观众。”

这次故地重游,下沉广场还是非常值得称赞的,场地里除了文物,干干净净,没有多余的东西。

如今,在公园里可以看到一座老北房,中式房脊,做工精细。这栋房子在原规划方案中险些被拆除,现保留了整座建筑以及院内的树木。开园时,它是一座茶馆,现在它不定期组织一些活动,希望他们日后能对公园的管理多发挥一些作用。

在公园的游览中,我无意间发现公园的树上用线绳拴着一块不大的卡片,上面写有认养人姓名、班级以及寄语等内容。之后,我再看周围,几乎每棵树都有一位同学认养。小朋友们的行动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也冒出来一个想法,尽快向有关部门申请认养一棵树,寄语也想好了:我愿看你长大,你陪我慢慢变老。

回想20年,弹指一瞬间。曾经的设计师、建设者们,如今有的都成了单位领军人物,有的则退休了。再过几十年,我们也许都会陆续消失,但皇城根遗址公园还在,这些树还会在,它们会承担我们的记忆和希望。

在公园的南入口,阳光透过树荫洒在巨石雕塑上,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场地北侧有几个小孩在曲水流觞处玩耍,不过,往日的喷泉早已停歇了,破损的台阶经过简单地修补后,还能看见一些修补的痕迹。入口处,增加了一块“地震应急避难场所”总平图指示牌,我仔细一看,发现了一处错误:“公园南起大甜水井胡同,北至地安门东大街,长约3公里……”明明是2.4公里,一个“约”字差了600米,造成总占地面积以及临时容纳人数都不准确,这也提示公园管理者,工作要更加细致。本版图片 魏科 摄

(原标题:皇城根遗址公园的设计往事)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魏科 文并摄

流程编辑  U003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联系电话:010 85202353

扫描二维码
下载手机客户端

分享到

发布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未登录

0/200
发布
发布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未登录

0/200
发布
全部评论

0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