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京味 > 正文

桑株河谷的马兰花,见证皮山县城的那些岁月

来源: 北京日报

2021-11-12 10:51:11

桑株河发源于昆仑山。初夏,沿着桑株古道,一路伴着水的轰鸣,来到库尔浪,访民问策,探寻致富之道。不期然,在桑株河谷湿地上,相遇遍野的马兰花。马兰花枝叶深绿,花型大,淡白中夹蓝紫,倾情开放。


昆仑山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张宏祥摄

那一夜,我枕着桑株河水,和十几个老乡及乡村干部一起,睡在土炕上。听着此起彼伏的鼾声,心中一阵阵感动。清晨,雨从天窗滴到我的脸上,如同心底涌泉,我视为天露。同样视为天露的还有马兰花,这些雨滴催发了马兰花的深情。

桑株河从桑株达坂下来,形成若干河谷。因为雪水润泽,小麦、豌豆、红柳、梭梭丛生。最引人的,是河谷大片大片盛开的马兰花。马兰花耐盐碱,根系发达,利于水土保持,一开一大片,一簇簇一团团,其花淡雅清香。相对河谷四周光秃秃的土石山,河谷里大片的马兰花随风摇曳,我的心绪也随之摇动,一时仿佛置身于江南。

回程,老乡用坎土曼挖了一丛马兰草。我小心用塑料袋连土装上。我没要开花的。如果是花,难保不破损。它原本静静地开放于昆仑深处,不求招显,怎么能损坏呢?

那些摇曳的马兰花,时时在心头开放。未开花的马兰,我带出山间,来到烟火万家的人世,伴我读书伴我眠。

青藏高原由于大陆板块运动,常常地震。我在和田的日子,先遇于田大地震,震中在昆仑深处阿羌乡,威力自见,不伤及人禽。又在皮山县城遭遇6.5级大地震,震中距我仅12公里。

2015年7月3日上午9时7分,这是个惊心动魄的时刻。当时,大家正吃早餐。老宋屁股在椅子上滑动了一下,吓得跑了出去。平时,这里小震不断,习以为常了。我们笑其胆小。笑声未落,更大晃动来了,一条线地杀过来。突然感觉:这是大地震了!天地在抖动,大家一阵阵惊嚎。

地震,皮山,6.5级!这属重大级别。好在是白天,大家反应及时。

我请大家一律到广场上来。人在一起,心就定。稍定,分成三个小组,查在建和建成的项目,查指挥部损坏情况。指挥部看起来狼藉,不过问题不大。食堂的墙体龟裂,饭桌上尚有逃离时未吃尽的饭食,看到脱落的鞋,有人依然不自觉放大八度声音,惊恐不定。我问老宋现在如何,老宋说好多了。我指指他手上还捏着的筷子,他不好意思地笑了。可见,大震之下,人紧张到什么程度。

午时,我到三楼自己房间看了一下,书橱倒在地上,马兰花盆碎了,花侧倒在地,我弯腰扶起,迅速带出房间。与国家地震局的同志一同察看,墙体有损坏,一楼裂出了大缝,但整幢楼框架是好的。围墙全塌了,连一块站立的砖都没有。我布置排班看守,不准擅入,以防发生次生灾害。

大震后的日子,和田、皮山都是浮尘天气,满眼是灰,尘垢迷蒙。大家都在帐篷里。他们念我岁数大,支了一个小床。不知谁这时候还这么细心,找了一个盆子,挖了些土把马兰固好,放在我的床边。大家白天都在岗,连晚上也到指挥部加班。大家都是好样的,江淮之外几千公里的昆仑山下,我们经受住了大地震的考验。

这是心力磨淬的过程。地震之后,晃晃的世界使人心惊肉跳。余震绵绵,常在深夜。常惊起一片,甚至有人嚎啕起来。这还好不算坏,嚎啕不能久,一会儿就歇了。最怕抽泣、哽咽,竟不能止。一人不止,众心浮动。诚如所说,在疆工作心力要强,没有大心脏,如何能头顶昆仑,脚踩大漠,经受考验?

大震后的日子,白天忙来忙去,没什么感觉。夜半至凌晨,余震频发,也是惊恐之时,最难熬。一有动静,全体扰动。

大震后的日子,不只我,有一楼人的坚守,一县人的坚守和京津皖等无数人的守望相助。不只我,马兰在帐篷里静立,还有桑株河谷的马兰花在绽放。

此去经年,仍念念在兹。库尔浪的老乡迁移至康克尔,安居乐业。皮山全县脱贫,县城如今已是绿洲明珠。

(原标题:犹见马兰)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正在

流程编辑:u060

扫描二维码
下载手机客户端

分享到

发布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未登录

0/200
发布
发布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未登录

0/200
发布
全部评论

0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