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新闻 > 正文

大运河北京段上周末全线游船通航 40公里河道美如画

2021-06-29 13:57

北京晚报

记者:叶晓彦

 回看

时间线:上世纪八十年代

曾经清澈见底 渐渐黑臭不堪

一衣带水,沟通京冀津,这便是北运河。

温榆河是唯一一条发源于北京市境内的河流,至通州北关与通惠河相汇合后始称北运河。北运河沿途地势由山区过渡向平原地带,途经城市副中心区域后,经杨洼闸出境,流向河北香河,再经天津武清汇入海河。

北运河不仅是北京城市副中心居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条主要河道,更是承担中心城区90%排水任务的“九河末梢”。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北方河道大多干涸少水,但北运河却不是这样,清河、坝河、通惠河、凉水河等河水都汇入这里。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白文荣记忆里的北运河河水清澈,鱼虾成群。“我们家离河边不算远,小时候经常到河边去溜达,河道挺宽,水位不低,岸边钓鱼抓虾的人不少。”生长在通州、工作在通州的她,对这条河有深厚的感情。

可八十年代之后,白文荣和通州居民们渐渐发现,家门口的北运河变得陌生了。随着城市的发展,流入河道的生活污水量大大增加;沿岸建起化工厂、造纸厂、养殖场,工业污水和畜禽养殖废弃物无序入河……清水入河减少,多重污染源增多,清澈的河水渐渐变成冒着白泡的黑臭水体。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北运河的污染情况更为严重。当时,白文荣已经进入北京市北运河管理处工作了,管理处的办公楼就在河边。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每到阴雨时节,室外如果气压很低,河道里的臭味就会“涌”进楼道。伴着臭味办公,那滋味儿让她至今难忘。


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城市发展,隶属北运河水系的通惠河污染严重,急需进行整治。 张风 摄

工作人员巡河的时候,如果走在跨河工作桥上,必须捂着鼻子干活。“当时在水闸或者橡胶坝附近,经常能看到水里泛着白沫子,气味刺鼻,那都是沿河两岸居民生活污水和上游工厂排进河道的洗涤剂的味道。”白文荣说,渐渐地,河里的鱼虾不见了,水面上的鸟儿飞走了,连通州本地市民都很少靠近了。当时,北运河的水质已经处于劣V类了。


1993年,通惠河整治工程全面展开。 张风 摄

对于黑臭河水感受更深的是榆林庄村的村民郝洪恩,“我们村门前不仅有北运河,还是凉水河汇入北运河的入河口,两条臭水河一起来,都说我们是千年运河,可当时一点运河文化都感受不到,只剩臭味儿了。”

蜕变

时间线:2000-2020年

打响还清“战役” 截污治污修复

2000年

轮番试验治污办法

从2000年开始,一场北运河还清“战役”打响了。作为北运河管理处的工作人员,白文荣也参与过治理北运河的工作。“物理的、化学的……但凡跟治理污水有关的办法,用了很多,跟打擂台似的轮番上阵。”

白文荣记得,20年前国内污水治理领域的技术水平仍处于起步阶段,治污环保企业少,治污技术不多,即便这样,北运河也用过很多当时先进的处理工艺。经过几年的治理,北运河水系水质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初步改善。

2008年

编制完成流域治理规划

2008年,北运河治理工作迎来重大转折,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重点督办北运河水系治理。经过人大代表和政府相关部门的系统调研和综合分析,当时的北运河主要存在污水直排量大、河湖水质差、地下水污染严重、雨污合流比重高、污水集中处理率低等问题。

很快,北京市政府批准水务部门编制完成《北运河流域水系综合治理规划(2009-2015年)》,统筹考虑北运河污水处理、排放、吸纳、开发和利用工作,包括开展水污染执法检查、推动政府及相关部门规划实施、完善流域治理体制机制、研究污水资源化利用和水生态修复等。

2013年

三年治污行动启动

还有更多治理措施用在了北运河上。从2013年至今,本市先后实施了三轮“三年污水治理行动计划”。“那时候,在北京市水务局公布全市84条黑臭水体名单当中,有53条都在通州境内,可以想象当时通州治水难度之大、压力之大,但我们迎难而上。” 现任北运河管理处水生态环境科科长杨子超说。在三个三年行动计划中,截污治污、敷设管线、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北运河流域变成了污水治理的“战场”,且收效显著。


2014年12月,顺义区启动了北运河水系的小中河河道整治工程。新华社发

2017年

北京市全面推进河长制

治污的同时还有了制度保障。2017年,北京市全面推进河长制,北运河流域内1560名河长履职尽责,全面开展了“清河行动”“清四乱”农村小微水体整治等多项治理工作。

治理工作并不简单,也遇到过不少阻滞。通州境内的黑臭水体绝大多数都在非建成区,在漷县镇一村庄河段河滩地内,工作人员就曾经发现过一个规模很大的畜禽养殖场,里面散养着鸡、鸭、鹅等两万多只畜禽。“这个养殖场特别隐蔽,在滩地的树林里,一靠近就能闻见鸡粪味儿,完全没有任何畜禽排泄物的收集设施,粪便全部直接入河。”工作人员曾去现场查看情况,并多次与当事人沟通,但是效果并不好,后来在河长制的推动下,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养殖场就实现了彻底清退。


2017年4月,通州区八里桥老桥东侧,一排用脚手架和防水布搭建的隔离带在通惠河中向东延伸。本报记者 白继开 摄

北运河的污水治理还用上了智慧化手段。例如,对于严重影响主河道水质的重点排水口,北运河管理处采取高科技手段对排水口进行远程监测,实时回传数据,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今天

河水清澈

亲水设施到位

时至今日,北运河流域的系统治理已历经20余年,流域内河流水环境和河道水质逐年好转。


2019年8月,几位垂钓爱好者在通州北运河拦河闸下游刚刚修建的垂钓点垂钓。本报记者 白继开 摄


2020年12月,一群野鸭聚在通州武兴路东侧的北运河上嬉戏。本报记者 白继开 摄

如今的北运河河水清澈,水里的螺蛳、小鱼清晰可见,鸟儿越来越多。河道两岸还建设了慢行系统、钓鱼点、观景台等服务设施,大大满足市民的亲水需求。

新生

重现漕运风采 香河段同步通航

作为京杭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北运河是南粮北调的重要漕运通道。自2014年大运河成功申遗以来,北京一直在重点推进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


大运河北京段景色怡人。白志海/北晚新视觉供图

2019年10月,重获新生的北运河实现从北关闸至甘棠闸段11.4公里河道的正式通航。今年6月26日,从甘棠闸至市界全长28.7公里的河道也实现了旅游通航,重现了当年的漕运风采。

北运河管理处工程科科长于凤芹介绍,多年来,水务部门在推进水务工作、建设水利设施的同时,融入运河文化元素。例如在北关闸的改造过程中,就打造了七孔石拱桥形拦河闸、重建了失迹百年的验粮楼等。


2020年5月,包括运河畔标志性建筑燃灯塔等在内的“三庙一塔”景区开启升级改造施工。本报记者 白继开 摄

在筹备大运河北京段全线旅游通航的过程中,经过了近三年的建设,水务部门在沿线建成了两座单体最大的新闸甘棠船闸和榆林庄船闸。船闸的造型溯源漕运历史和运河文化,以船帆造型为主,一方面重现北运河昔日繁荣景象,另一方面成为船闸地标,让游客一看到船帆,就知道北运河的船闸到了。

游船离不开航标,大运河北京段40公里航道布设了200余个新型太阳能一体化航标灯,相较于传统航标灯具有发光强度高、透雾性能强、充电性能好及续航能力强等优点,为水域通航安全提供有力保障。

此外,水务部门还通过北运河综合治理工程,在沿线两岸打造了绿色生态走廊,补种绿植花卉、栽种水生植物、增添运河文化元素、建设慢行道等服务配套设施,让市民有船乘、有景赏。

北运河的巨大变化,郝洪恩和村民们的感受最深。“我们村是北运河北京段的一个堤内村庄,真正的亲水村庄,通航将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发展契机。”兴建大运河文化展馆、开发村庄民俗和特色美食……如今,作为榆林庄村的村支书,郝洪恩正带领全村村民进入“新赛道”,打造真正的“运河第一庄”。

此外,记者从水务部门获悉,位于河北境内的北运河香河段旅游也与北京同步旅游通航。未来,北运河香河段将具备与京津旅游全线直航的条件。


2021年5月,北运河通州段甘棠闸、榆林庄船闸启动带水联调。本报记者 白继开 摄

历经20载,如今,已实现通航的北运河不仅成为了城市副中心蓝绿交织、水城共融的金名片,还让北运河水系上下游居民共享水环境治理成果,带动沿线经济发展,让千年运河真正重现生机。 

(原标题:大运河北京段上周末全线游船通航 40公里河道美如画 北运河20年还清 重现漕运风采 )

来源:北京晚报 | 记者 叶晓彦

流程编辑:u025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