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新闻 > 正文

活久见!居民楼里竟养上千只蛐蛐儿,异味难忍......

2020-10-16 13:49

北京晚报

每年秋季是捉蛐蛐儿、养蛐蛐儿、斗蛐蛐儿的最佳时期,白露、秋分、寒露,则是玩蛐蛐儿的高潮,所谓的“勇战三秋”,指的就是这三个节气。前些天,通州区马驹桥镇神龙潼关小区的居民反映,有住户在楼内大规模养殖蛐蛐儿,产生了难闻的气味。在社区工作人员与镇政府、民警、城管、市场所等多方联合工作下,该住户积极配合,目前已经将养殖器具全部搬离,并且另外找到了合适的养殖地点。


资料图 记者 王海欣摄

居民楼竟养起了蛐蛐儿

前段时间,家住神龙潼关小区的张先生总是能闻到一股股怪味,并且时断时续,每天都会持续好长一阵儿。怪味到底从何而来?在确认本楼层没有异常后,为弄清异味的源头,张先生开始楼上楼下走访。

走到8楼,张先生感到异味越来越强烈,他发现,该层住户的房门敞开着,楼道里还堆放着一些泡沫箱,里面装着沙土、白菜叶。而这股怪味正是从房间里散发出来的。向屋里看去,里面的景象让张先生顿时傻眼了:地上堆积着一摞摞泡沫箱、塑料箱,还有一层一层码放的瓶瓶罐罐。经了解,这些罐子都是蛐蛐罐,箱子等器具都是用于养殖蛐蛐的。“这么大规模的养殖行为,异味已经严重影响了其他居民的生活环境。现在又是疫情期间,社区能否从中协调处理?”张先生将问题反映给了社区居委会。

接到居民的投诉后,社区、物业工作人员立即实地走访调查。“确实味道挺冲的,楼上楼下都能闻到。”新海北里社区居委会副主任李凯等人走进该住户房间了解情况。据两名住户介绍,他们受雇于该房间的租户,租户平时并不在这儿居住,由他们来负责蛐蛐儿的养殖及日常管理。饲养的蛐蛐儿主要被用来喂鱼。原本雇主只是租了一户,后来由于养殖规模扩大,加上对面房间正好退租,价钱也合适,就把对面也租下来了,现在这一层的两套房都被他们用来养蛐蛐儿。

据了解,两户房间的面积分别约为110平方米、140平方米。工作人员发现客厅、卧室、厨房,以及添置的货架上都摆满了菜叶、饲料以及各种养殖器具。摞起的蛐蛐罐高度可到人的胸口位置。李凯掀开蛐蛐罐逐层查看,“每层大约有20多只,总共大约有上千只,这么多蛐蛐儿我还是头一回见。”

至于异味扩散的原因,两名住户表示,因为养殖,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味道,在把该楼层的两户都租下来后,为了方便进出,他们干脆就把门大敞着,气味就扩散到了楼道里。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劝说、协调下,两名住户同意将堆放在楼道里的泡沫箱等养殖器具进行清理,并且在开关门时多加注意,尽可能避免异味扰民。

多方协调租户主动搬离

不过,几天后,当社区工作人员回访时发现,虽然楼道杂物已经基本清理完毕,但是异味问题依然存在,楼上楼下的居民对此也颇有怨言。

“现在光是异味问题就已经很严重了,目前蛐蛐儿还未发育成熟,要是等天凉了,蛐蛐儿再叫唤的话,就更麻烦了。”为彻底解决这一问题,社区工作人员先后联系了房东、中介以及租户,希望通过多方协调,租户能够停止养殖行为。虽然房东及中介表示愿意服从社区的安排,不过租户起初认为,养殖行为只在自己的房间内,并没有触犯相关法律法规,因此不该被管。

社区居委会随即将情况向马驹桥镇的相关职能部门进行了反映。但是,能不能在居民楼内大规模养殖蛐蛐,能养多少,以及产生扰民后,是否有权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谁来执法等等,都没有明确的条文规定。

在了解到社区面临的困境后,镇政府相关负责人立即联合包片民警、市场所、城管、社区、物业等工作人员再次来到现场走访,与该租户进行面对面交流。“因为养殖行为确实影响了其他居民,房间里堆积了那么多的泡沫箱子也存在火灾隐患。继续在这里居住我们不反对,我们建议他能不能将养殖器具暂时先搬出去,另寻合适的养殖地点,特别是那种带有院落的平房。如果这一过程中遇到困难,我们也会帮忙协调。”李凯说。

“我愿意配合社区的工作!”在与工作人员沟通之后,该租户主动表示愿意搬离,“不过,当时租房子就是为了养殖,要是把蛐蛐儿搬走了,房子也得退了,能否帮忙协调退租事宜?”面对租户的这一请求,社区工作人员又积极协调中介、房东,退回了其剩余的租金。目前,该楼门已完成洒扫消杀工作。

(原标题:居民楼里养殖蛐蛐儿上千只 异味难忍  社区多方协调 租户主动搬离另觅养殖点)

来源:北京晚报  实习记者 孙延安 

流程编辑:U016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