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低俗新闻”一浪接一浪 学者称媒体需自律和他律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日期:2013-07-03 14:20  作者:  网络编辑: 李蕾   字体显示:  

 
 

  “深圳富豪流行喝人奶”、“带处女证明参加相亲会”…… 

  低俗新闻怎么一浪接一浪? 

  昨天,有媒体曝出深圳一家政公司为成年人提供奶妈中介服务,并表示需求很多,喝人奶在深圳富豪圈中成为流行。该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了众多批评的声音。联系起前几天“85后女孩带处女证明参加富豪相亲会”、“避孕套成为大学期末考题”等新闻,有网友感叹:“这些低俗新闻怎么一浪接一浪?” 

  介绍“奶妈”确有其事

  对于“成人喝人奶”的报道,连续的批评声中也有人质疑事件本身的真实性。

  这家家政公司名为“心馨语”,记者在网上搜索,可以直接找到该公司的主页,公司简介一栏里写着:“心馨语家政成立于2003年,集家政、清洁于一体……主要业务是向社会家庭提供专业钟点工、保姆、陪伴式家教、月子护理、老人陪护、育婴师、奶妈等服务。”

  在网站上还有很多待聘员工的简介,其中有三位是奶妈,年龄在二十四五岁,学历均为高中,分别来自江苏、湖南和四川,此外还有身高、体重、血型等资料。

  网站上提供了座机、手机、客服QQ等联系方式,但电话拨打过去均无人接听。该座机有公司的广告彩铃,介绍的用工种类里也明确提到了“奶妈”一职。

  与此同时,记者在网上搜索该手机号,出现了很多58同城、赶集网等类似中介网站的页面,几乎都是“心馨语”家政公司的广告,对奶妈给出的要求是“20-30岁,初中以上文化,身体健康”,开出的工资是“8000-12000元”,招聘时间集中在2012年11月份。

  记者通过客服QQ与“心馨语”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面对询问,该工作人员表示有奶妈可以介绍后便不再回复,QQ也很快下线。由此可见,“心馨语”家政公司提供奶妈中介服务应该确有其事,但是否如报道中所说的“在深圳富豪圈中流行”则不得而知。

  对于成人喝人奶,网友们不淡定了。网友“宝妈Eva”在微博上写道:“从心底里觉得恶心!”网友“天涯孤草”表示:“反胃,看到这新闻真反胃。”对于报道中提到的“可以对着乳头喝奶”,有不少网友表示此举已经涉及情色交易,涉嫌违法了。

  低俗新闻层出不穷 

  其实,最近让人觉得“恶心”“反胃”的新闻还有不少。在武汉市一场专为富豪举办的相亲会上,一位85后女孩拿出了医院开具的处女膜完好的证明,并最终被一位70后房产商相中,报道结尾称女孩如今已经嫁给了房产商,并辞职过起全职太太的生活。

  对于这条新闻,网友们也是口诛笔伐,“低俗”是评论中出现最多的词语。网友们先是对富豪专场相亲会表示了反感,“这种相亲会不就是在宣扬拜金主义吗?低俗。”网友“归客1758”表示:“富豪相亲会直接沦为人与物之间以货币为媒介的商品买卖了,婚姻竟也沦为钱色交易。”

  此外,对于这位女孩带着“处女证明”参加相亲,网友们尤为反感。网友“飘动的鱼”写道:“这种富豪相亲会本来就有些不尊重女性的意味,女孩还自己带着这种证明,是自己也不尊重自己。”

  昨天还有一条“男子酒后性侵亲生女儿”的新闻引起热议,报道中称男子性侵女儿后还辩称女儿平时经常与异性举止暧昧,觉得别人可以乱来他也可以;再比如前几天微博上讨论火热的“避孕套用法成大学期末考试试题”……

  面对这些新闻,网友们纷纷提出了质疑,网友“FJJ强”就表示:“这些低俗的事情真的值得报道吗?很多也只是为了博眼球吧?”

  媒体需要自律和他律 

  这些低俗新闻一个接一个地出现,首先表明了当今社会上低俗现象不断出现。“这是我们社会转向多元、多样、异质特点的表现,相较于同质性社会,这也是一种进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社会学博士邱建新放下个人好恶,以一个学者的角度客观评价,“在这些个案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动机: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深圳奶妈公然声称“只要开得起价,可为成人哺乳”,以及女孩为了能嫁入豪门开出“处女证明”。放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中,追求利益最大化似乎是个通用法则,不受到人为干预,“这也许是我们社会的最大误解。”邱建新表示反对,“亚当·斯密说,市场人是具有道德情操的人。市场经济中,并不因为是个体的选择就没有了规范,就可以抛弃道德底线。”

  “社会进化过程中会有失范行为,因为市场有失灵的时候。当金钱占据了人的精神地盘,超越了法律道德,这就是市场机制失灵的时候,是该政府调控的时候。”邱建新表示,政府调控也有失灵的时候,那么还可以依靠社会调控起作用。社会调控有两个途径,一是民间组织行业协会,二是媒体和公众舆论。“媒体是社会监督者,常常要担当‘扒粪者’的角色,但‘晒肮脏’的目的在于给出价值判断,引导舆论。”

  低俗现象成为新闻,当然离不开媒体的介入。媒体的力量是公众给予的,应该也只应该为公众所用。可是有些媒体以吸引读者为借口,对社会失范行为津津乐道而不加评论甚至推波助澜。

  媒体需要自律,也亟需他律。“低俗新闻的泛滥与眼下新闻门槛过低有直接的关系。”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方晓红认为,“有关部门对新闻内容道德层面的监管很松,睁只眼闭只眼,缺乏有效的把关。更深层的一个原因,国人道德教育的缺失,令社会诚信、廉耻、尊严等道德底线一再降低,即使是有素质的人面对低俗新闻也变得麻木,宁愿熟视无睹,不愿拍案而起。”

  低俗新闻处处有,方教授对比国外,认为国外媒体因为分类明确,会严格自律,做严肃新闻的就很严肃,不会关注花边新闻。或许将来,我国的媒体也进行分层分级,自己有明确严格的新闻选择,也给读者一个选择的机会。(记者 廖卉 季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