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专业记者不会消失,但必须改变自己 
来源: 新闻记者     日期:2013-05-08 11:48  作者:  网络编辑: 李蕾   字体显示:  

 
 

  ——记者职业面临的挑战与未来

  如果要用简短的话总结过去十年的新闻生态变化,它可能是:每个人都突然获得了更大的自由。新闻制作者、广告商、新兴企业和普通人,尤其是之前被称作“受众”的普通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传播自由。无论是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还是“阿拉伯之春”,大量第一手报道都来自普通公民。

  在新旧交替中,我们很容易将公共话语的增长等同于混乱的增加,但在今天让人感到很绝望的混乱,明天可能就是新闻业的常态。旧的秩序不会恢复了,人们将慢慢习惯新事物。

  正如同工业革命对社会生活带来的变化。在蒸汽机发明之前,所有的布料都是由工匠“作坊式”制作的。虽然这些布料质量不高,但人们别无他选。而蒸汽机的发明将人们从手工业生产中解放出来,并创造了大量诸如高技能技工、图案设计师,以及工厂经理等新兴职业。

  我们相信,新闻业也在发生类似的变化——日常新闻生产可以部分由非专业人士,甚至是机器人完成。这样的变化显然影响了记者的饭碗,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专业记者应该或可以被草根记者、公民记者完全取代。相反,它意味着专业记者的角色将发生变化,在传播链中的位置上移,从之前的一线新闻生产,转变为更加关注信息的核实和解释,使公众制造的海量文本、音频、照片和视频变得有意义。

  记者这个职业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们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发生的原因,而新闻则是最有效、最可靠的途径。真实的新闻报道很关键,因此新闻业的价值不能被削减。我们相信,职业记者作为真相讲述者、意义赋予者和解释者的角色不能被其他社会分工系统所取代;记者们并不只是事实供应商,也向公众提供理解信息的框架,影响着公众。

  现在和可知的将来,我们都需要全职的专业新闻工作者作为新闻报道的骨干。不过,新闻人必须应对时代挑战,调整日常工作方式和自我想象,以适应全新的新闻生态系统。

  

  挑战:记者在传播链中的位置失守? 

  20世纪的新闻业差不多是一个线性的生产过程——记者和编辑收集事实和评论,并把它们写成报道,然后印在报纸上或者在电波中传送出去,最终被受众所消费。与此同时,处于传播链“下游”的受众是新闻产品的接收方,只能看到最终的新闻成品。假如受众希望在公共平台发布自己的评论,需要获得专业人士的许可,说服他们刊登读者来信或者在电视直播中提供一点表达的时间。

  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个人和其他社会机构致力于在信息化社会中提供新闻,他们的出现使新闻记者职业遭到挑战,其专业的新闻传播者的角色被替代了。也就是说,就算离开传统媒体和记者的工作,通过新闻业余爱好者、群体和机器的合作,事实的收集和传播甚至基础分析都可以自动生成。

  1.个人信源  

  社交媒体的出现,使得拥有关键信息的个人无需通过媒介机构便可履行记者的职能。

  当海豹突击队抓获本?拉登时,第一个新闻报道来源于索海伯?阿萨(Twitter账号是@really virtual),用他自己的话形容,“我就是那个在推特上直播突袭本?拉登过程的人,但我实际上毫不知情”。他不是一名记者,而只是突袭事件发生地附近公司的一名IT工程师,他甚至可能不知道他已经在制作新闻了。阿萨听见直升机和爆炸声时,本能反应告诉他应当将看到的通过Twitter发布出去。于是,阿萨成为记者对该事件描述的最重要的来源,并帮助记者重构了该事件的时间表,使其成为与官方公开版本的重要对照。

  对于许多有新闻价值的事件来说,第一手资料越来越容易被普通市民而不是专业记者获得,而且他们可以越过媒体自行发布信息。

  2.群体  

  当聚集了足够多的个体参与者,就形成了一个群体,通过一系列网络化的个人活动行为,他们可以整合出事件更完整的面貌,或是发现一些通过传统报道方式并不容易快捷获取的真相。

  日本在2011年3月遭遇大地震后,福岛第一核电厂曾发生核泄漏,媒体和记者无法获取辐射指数的实时数据,因此附近群众个人运用盖革计数器测量辐射量,并将获得的信息传输给流媒体网站UStream,从而信息得以汇集起来。

  便于分享实时数据的网站平台正在被不断搭建,它们不但能获取信息,还可以将信息整合并加以诠释,例如Cosm等,这些平台的活跃用户多为企业群体或仅仅只是对某些事情感兴趣的人群,例如空气质量、交通速度、能源效率等等,并且通过低成本的设备进行分享。这些网站平台能提供具有广度、深度和准确的数据,而个体的记者根本无法与之比拟。

  3.机器  

  机器更擅长高效地从大数据中创造出价值。在未来的5到10年中,我们会看到更多的计算机自动生成的信息。

  Narrative Science是一家拥有30名员工的公司,其中三分之二是工程师,三分之一是编辑。首席技术官克里斯?哈蒙德这样形容该公司的业务:“收集原始数据进行拟人化输出。”哈蒙德和他的电脑工程师团队将新闻报道和计算机程序相结合,通过对特定主题的数据分析,会自动选择合适的写作角度,快速写就一篇有标准新闻报道结构的文章。Narrative  Science 最初被应用在大学棒球和垒球比赛的即时报道中,后来也被应用于财经报道等领域。由于它提供的内容产品很廉价,赢得了广泛的客户,从商业领域到传统媒体不一而足,福布斯网站也已开始与 Narrative Science 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接受访谈时,哈蒙德预期未来有八到九成的报道将是自动生成的。当我们询问这个判断的理论依据时,他解释说,由于在线收集本地化和个人化数据的易得,因此数据生成的“故事”会大量增加。

  

  应对:记者要更富于合作性 

  新媒体环境下,新闻生产已经从一项工作变成了一系列行动。当然还是会有全职的专业的新闻人,但利用业余时间参与新闻制作的人会越来越多,这些草根记者中很多人并不关心新闻的定义是什么,而只在乎“我的朋友或同事会不会喜欢这个消息”。全职和兼职、专业和业余新闻从业者的合作与重叠,将是未来十年新闻业的一种常态。

  了解在新媒体时代新闻生产的可替代性,并不是为了让记者们悲观地退出这一行业,而是帮助记者把握这一职业的现状和走向。此外,在明确哪些方面可以有所作为,哪些方面应该减少精力投入的问题上,记者们还需要清楚自身的优势所在,以扬长避短,为自身确定最佳的社会角色定位。

  (一)职业记者的优势  

  1.负责。负责,或者说可以被问责,是职业记者与草根记者的一个重要区别。虽然有关英国《世界新闻报》电话窃听案不断发酵,成为新闻界的一大丑闻,但政府、警方的调查,以及一系列指控、批评,都从反面表明了记者不仅有报道的自由,同时也必须为自己的报道行为负责。

  因此,谁承担信息发布风险是非常重要的,在面临指控和辩护时更是如此。在这方面,与草根记者、公民记者相比,职业记者和新闻机构对自身的言论显然承担着更多的责任。

  2.效能。不言而喻,记者在获取和传播某类特定信息方面,要比普通人或者计算机更有效率。独家报道是需要采访才能获得的,致电给白宫或学校董事会、出席会议并接受反馈、分享观点并表达疑问等,都使新闻更有故事性。詹姆斯?凯瑞将故事性形容为一张报纸的核心内容,这使得新闻是对信息的表现,而非对简单事实的传播。

  3.创造性。好的创意、行动,以及实践的革新,首先都需要思想的创新。意识到医保法案的重要性或为什么要推动税务改革等,依赖于对这个复杂世界的理解,这是计算机难以做到的。良好的文化素养能够将记者、编辑、设计师以及其他新闻业者与那些只会收集和传播简单信息和数据的人区分开来。

  4.感召力。人们会互相追随,因此,仅仅作为“人”的记者本身就有着强大能量。正如《赫芬顿邮报》前技术主管保罗?贝利所言:“现在采访记者时会问到一个问题:你有多少粉丝?”如果不仅求量还要求质,那么就应当问:“谁是你的粉丝?”

  (二)记者职业技能的提升  

  在新媒介环境下,记者上述传统优势依然存在,但它还不足以维系记者的信息垄断者地位。面对挑战,既然无法回避和改变对方,那就得改变自己。对记者而言,最重要的,是要变得更富于合作性,在与技术人员、社会公众和同事的合作中,完成大量规模化的工作。具体来说,这需要记者在“软技能”和“硬技能”两方面都有所突破。

    1.记者的软技能  

  观念模式:要有改进、提升新闻业的“雄心壮志”,而不仅仅满足于从事简单的重复劳动。正如美联社互动编辑部的主管莎兹纳?奈瑟所言,“我们需要让年轻的记者认识到,他们是能够改变新闻机构的。事实上,人们也经常期望他们能做出一些改变”。当然,很少有媒体机构愿意像第一数字传媒公司(Digital First Media)那样,希望裂变、期待变革,不做限定。

  具备超越现有新闻行业的愿望和动机,需要意识、自信、想象力和能力的有机结合,成为创业家型的记者。在任何技术领域中,每个记者都应当尝试以革新为目标的探索,而不仅仅是忍耐。

  网络化工作:所有记者都要有自己的新闻网络,包括消息来源的网络、专家意见的网络、联系社区的网络、自己的受众网络等。随着这个网络中每个单元各自连通性增加,拥有有效的网络使用技能的记者将获得更多帮助或效率。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社交媒体平台制造的新闻比全世界所有专业媒体制造的总和还要多得多,可见,开发各种关系、形成自己的沟通渠道,对于信息收集更为重要。

  公众代言人的角色:“公众代言人 (Public persona)”曾经是专栏作家的专属角色,但如今每个记者都要承担这一重任。每个编辑、记者、摄影师都对社会事件、公共事务有自己的看法和判断,并且能够通过社交媒介被分享、讨论、解释、质疑或赞许。在这个社交媒体盛行的时代,不论什么领域的优秀新闻人,都能够不靠机构支持就拥有权威性。一旦树立了这种权威性,发生公共事件时,“粉丝”们也期待着了解他们的意见。

  正直和判断力是记者作为公共知识分子角色的部分属性,而抄袭、剽窃、不诚信和潜意识里的偏见,要想隐藏起来并不容易。即便在微博上发布了不准确的事实、抄袭和言语粗鄙,也会削减记者的信誉,并且难以修复。

    2.记者的硬技能  

  专业知识:传统意义上,记者是杂家,知识结构中除了新闻专业知识外,对其他领域仅略知一二,或一窍不通。但在媒介市场细分越来越精确和网络上各种高水准评论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记者的报道要脱颖而出,得到读者认可,就需要做出更专业的报道,以内行人的视角阐释新闻事件而非外行人。因此,记者应当拓展在某一专业领域的知识,成为一名专家型记者。

  数据分析与统计能力:新闻人的基础数据读写能力一定要与时俱进。对个人来说,虽然公司和政府部门创造数据并将其公开,但是我们对于数据的可获得性和最终的利用率并不是一回事。了解大数据内容的性质,了解如何描述事件、如何从不完整的信息中获取有意义的部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理解受众与信息使用习惯:了解受众如何接收新闻,什么内容会得到传播,哪些人会读到、听到或者看到什么新闻,都是新闻业的重要方面。对于人们信息使用习惯的普遍忽视,在工业模式盛行时并不是什么问题,但在如今这个支离破碎的时代,关于受众如何消费信息,记者撰写、记录或拍摄的信息是否能够到达受众的问题,都日益变得重要。

  编码:记者应当学会计算机编码,即使无法流畅运用程序语言,也需要了解编码最基本的定义、功能和交流的方式。因为记者现在更多地在技术环境中工作,而对工科专业知识的缺乏已经成为新闻机构取得进步的主要障碍。就算是最好的新闻编辑室,记者和程序开发人员的比例也不会超过10:1,这实在是太低了。而许多新闻编辑室中的开发人员比起在Facebook和 Twitter这类技术公司的人员来说,素质也相去甚远。

  在媒体机构的领导们看来,可能觉得员工具有商业能力和编辑水准更重要,而并不特别重视计算机编程知识,这就是由不断增长的第三方平台为记者提供新闻工具的原因所在(微博可以说是自电话发明以来对新闻业发展最有用的工具)。其实对于从未在日常使用中写过一行编码的记者来说,基本的技术素养同新闻业务素养同等重要。

  讲故事:讲故事是记者工作的基石,我们较少谈及这一方面是因为不希望这些基本功有所变化。但是当大量内容是由公众生产时,意味着记者在利用这些素材讲故事时要注意了解信息源和验证不同来源的素材。

  项目管理:史蒂夫·巴特里提出,记者需要具备“项目管理技能”——一种跟进项目全程、了解其如何组合,并最终能够做出相关产品的技能。因为报道的形式不再像是一次性的成品,而变得越来越像一系列行为的整合,在新闻编辑室中的人手不断减少的情况下,计划一个报道的“规模”、一条程序编码的原理,或是一则新闻预计的结果、目标及影响,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记者职业路径的变迁 

  曾经,在《华盛顿邮报》和在通用汽车工作一样,都有一个确定的职业前景——初级记者可以按既定的工作轨迹成长。根据其作品可以把记者分成头条作家、普通记者、编辑、专栏作家等。然而,现在新闻行业正经历着一场革命性的转变,记者们已经没有标准化的职业路径了。比如2012美国总统选举年中,表现出敏锐洞察力的纳特?斯尔夫本来的工作其实是经济咨询,他用业余时间创建了一个政治博客FiveThirtyEight.com,2010年,他的博客被《纽约时报》收购。类似的还有伊斯拉?卡雷恩,作为经济政治新闻评论员,他19岁就开始写博客了,还创建了自己的博客平台,并因此得到了《华盛顿邮报》的职位。在这两个例子中,探索的风险和拓展受众的任务,都是通过个人用免费博客完成的。而那些垄断性的大品牌新闻机构,因为它们拥有巨大优势资源,反而因此错失了培育类似新星的好机会。

  个体记者的工作方式有哪些转变呢?其中的一些关键环节已经很清楚:对新闻截稿时间和版面的限制越来越少;地理条件对信息获得和新闻制作的限制减弱;实时数据流和社交媒体提供了新的未经过滤的新闻素材;实时反馈影响着新闻报道;记者个体比媒体品牌更有名气。

  过去,记者的成名更多地依赖他们所服务的媒体,而现在,只要能够报道高质量的新闻,就能够获得外在于媒体的个人品牌。比如专栏作家安卓?苏利范从《大西洋月刊》跳槽到《每日野兽》报时,他也将其大量“粉丝”带给了新东家。当前,个体记者的声誉、可靠性和专业性,更容易受到其受众网络的认可。在网络平台上,记者可以通过个人订阅、慈善资助、政府补贴、广告等多种形式获得支持,他们的工作拥有了更多自主权和创新动力。越来越多的受众也可以少花钱甚至不花钱,就轻易获得这些信息。

  下一阶段,新闻业将出现一个个人才华和关键领域创新项目的大爆发时期,这也许是可视化报道、大数据报道,或是信息分享与集合的平台等等。随着新闻行业模式和节奏变化的可能性越来越多,我们建议新闻从业者:

   了解你自己——了解你的优势和劣势并懂得如何向他人展示;了解你所专长的领域,不论是内容方面(北非政治、土木工程、气候变化)还是技能方面(是采访记者、研究型记者还是后期剪辑记者)。  

    了解你所需要的工具,包括了解何时用计算机和数据、何时依靠受众;了解你的谈话对象更容易通过微博接触还是直接接触;了解你的新闻网络中的人在什么时候对你有所帮助,并且懂得寻求帮助。  

    了解采编程序何时有助于你的工作,何时又无助;并了解当它有碍工作时,怎样才可以打破瓶颈;了解何时应该单独工作,何时应当依靠团队。 

  上面的这些建议都是帮助记者在某一新闻领域达到专业性。在内容上的专业化是可行的:专注于你所关注的新闻,或你所掌握的背景,或你所采访的任务类别。技术上的专业化也同样可行:擅长数据挖掘,或阅读投资报告,探访不毛之地,或与用户互动,这些技能将被运用到多个领域。你可以专攻内容或专攻技术,或两者兼备。

  

  在这样一个变革的时代,我们更应该谨记,记者这个职业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们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发生的原因,而新闻则是最有效、最可靠的途径。尽管有类似公民新闻(草根记者)这样的方式,但并不能消除社会对于新闻或记者的需求,虽然它确实改变了记者这个职业。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在新闻行业的众多变化中,旧的业态遭受侵蚀的同时,随之而来的是新闻工作的新机会与新要求的不断增长。记者没有被取代,但可能转型,从第一手资料的采集者转变为事件主要线索和意义的建构者。当然,原创报道应当越多越好,不仅如此,这些原创报道应该与新型的新闻资料获取方式相辅相成。■

    (编译者系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师资博士后。王侠、江海伦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