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写作讲堂
如何提高批评性报道的有效性
发布时间:2015-12-05 16:40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华惠毅网络编辑:李进
 

批评性报道是实施新闻舆论监督的重要内容之一,它与习惯所说的正面报道(表扬性、成就性、经验性报道)相辅相成,形成强大的舆论力量。批评性报道所揭露的是消极的东西,而它发挥的作用却是积极的。就绝大多数新闻媒体和记者而言,现在面临的已经不是要不要采写批评性报道的问题,而是如何提高批评性报道的水平,充分发挥批评性报道作用的问题。从这几年的实践来看,充分发挥批评性报道积极作用的关键,在于提高批评性报道的有效性。如果我们的批评性报道老是“打空炮”,看上去轰轰烈烈,实际解决不了问题,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就会挫伤人民群众的热情,报纸也会在群众中失去威望。

怎样提高批评性报道的有效性?解剖一些成功的批评性报道,可以发现,批评性报道除了遵循新闻采访的一般规律以外,特别要注意批评报道的特殊性。

失真——有效性的大忌

采写批评性报道是十分严肃的事,记者要倾尽全力保证批评报道完全真实。怎样才能保证真实?一要坚持认真调查研究。“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到实际中去,到群众中去,详细而且充分地占有第一手材料,应该是采写批评性报道的座右铭。二要虚心地听取不同意见。克服先入为主、自以为是的思想作风,随时修正自己不符合实际的观点和材料,这并不表明自己水平的低下,恰恰相反,有错就改,就及时纠正,只会得到读者和同行的尊重、钦佩和信任,而且在取得被采访对象信任以后,有可能得到在一般情况下得不到的材料。三是如有可能,在不影响提供材料人的政治前途和物质利益的前提下,报道中的重要材料要注明来源、出处。四要善于识别真伪。不要轻信过分生动的和轻易得到的材料,不要放走一丝疑点,对不符合常规的材料一定要问一个为什么;就是亲耳所闻、亲眼所见,也不要放弃核实。五是要按制度和规定办事。制度和规定是前人经验和教训的结晶,有的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一定要严格遵守。该送审的要送审,该给被批评者看的要给被批评者看,如果被批评者的意见是合理的,就应该充分吸收。这样做,可以使批评性报道更精确更全面,因而更无懈可击,更有战斗力。

在这里,需要澄清一个似是而非的观念,就是要确立报道要对事实负责、而不是对被采访对象负责的观念。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一篇批评性报道出了偏差,记者就会说被采访的人“就是这么说的”,甚至会拿出采访本、录音带以示他是忠实于被采访者的原话原意的。这种情况的出现,是这些同志把对事实负责同对被采访对象负责混为一谈了,认为只要对被采访对象负责就是对事实负责。其实,这两者是有区别的。因为:第一,被采访者不一定就是事件的当事人,他们提供的材料也许是听来的,与事实有一定的距离;第二,即便是当事人,他们介绍的情况也难免不掺杂个人的观点,是不可能十分客观的。因此,对被采访者介绍的情况,务必要作客观的分析,记者可以把它作为判断客观事物的参考,但一旦加以运用,就一定要核实,作多侧面的比较,以获取最可靠的材料,作出最准确的判断。

讲究内容和形式的客观性

要提高批评性报道的成功率,必须讲究批评性报道内容和批评性报道形式的客观性。总的说来,许多批评性报道是比较客观的,但也应该看到也有一部分报道尖锐有余而客观不足,影响了社会效果。

批评性报道之所以有力量,是因为报道的是事实。有些记者不懂得事实是批评性报道力量之源的道理,不善于用事实说话,总喜欢自己在报道中“抛头露面”:有的记者往往在报道中亲自上“公堂”参与辩论,为当事的一方说话;有的记者常常在报道中直接给被批评的人和事下判断、作结论,造成了一种粗暴的、不公正的批评,削弱了报道的说服力和战斗力。有的问题并不复杂,记者有把握作出正确的判断,即使如此,记者也不宜出面,因为新闻媒体是舆论机构,并非法院和检察机关,也不是一级党委和政府,无权给有关的人和事定性。许多批评性报道告诉我们,由报道作结论,从表面上看,被批评者没有异议,甚至作了检查,接受了处分,但这是“以力服人”,是新闻媒体的一种越权行为。记者这样“抛头露面”的危险性还在于,一旦材料或者提法稍有差池,记者就会被动,甚至陷入疲于应付官司的困境,严重的还要承担法律责任。记者尽量不在报道中“抛头露面”,坚持用客观事实说话,是增强批评报道有效性的不可或缺的技巧,也是记者保护自己的一个好办法。

在强调批评性报道内容客观性的同时,也必然要求报道形式的客观性。批评性报道由于其内容的多样性,形式也应该是多样的。除了在报道中直接提出问题,对问题进行分析、评论这种常规的形式以外,还可以根据批评的对象、内容及其在社会上的影响程度,采写多种形式的批评性报道。比如,可以通过有关方面负责人发表谈话的形式,对某个问题提出批评——这种形式的长处是能够比较全面地阐明情况和分析产生问题的原因,提出比较切合实际的改进措施,具有较高的权威性。比如,可以通过会议报道对某些不良现象进行批评——这种形式的长处可以引起舆论的重视,容易造成较大的声势和冲击波,影响面广,等等。无论采取哪种形式,都要态度热情,顺畅自然,有实事求是解决问题之心而无居高临下逼人难堪之意,使读者感到可读、可信、可亲,有利于被批评者接受批评,促进问题的解决。

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南京地区有一家报纸根据市民投诉,披露了一个工地因施工不善损坏了几十棵栽培多年“法国梧桐”(悬铃木)的事件。南京是国家级园林城市之一,南京人都以“绿”自豪,对“毁绿”进行批评,无疑是抓住了政府重视、百姓关心的“热点”,自然会引起社会的共鸣和共振。这篇批评性报道以“读者反映”的形式见报以后,记者并没有到此为止,而是顺势推出了专版和专栏,呼吁开展“护绿大行动”,先后报道市长与园林专家共商“护绿”大计,园林局推出“护绿”新举措,市民踊跃争当护绿员,在社会上形成了“护绿光荣、毁绿可耻”的浓厚氛围,整个批评性报道层层递进,合理而又自然,得到了包括被批评的施工单位、园林部门在内的各个方面的赞同和支持,原本的“毁绿”人现在成了积极的“护绿”人,社会效果非常好。江苏省有关方面称这次批评性报道为“近几年来南京地区新闻媒体成功地进行舆论监督的一个范例”。

但现在有些报纸的批评报道不讲究报道方式的客观性,过分地强化了报道的主观意识,拉开了与读者的距离。比如,有的在报道中一再扬言“本报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在几天之内不解决问题”,本报将怎样怎样,一味给被批评者施压,气势咄咄逼人。这样的批评报道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有可能助长被批评者的对立情绪和逆反心理,造成“顶牛”,增加解决问题的难度。媒体本身因此也会遭遇进退两难的尴尬,损害批评性报道的严肃性和权威性。

分清建设性和破坏性批评报道

正确的批评性报道必定是建立在记者正确的出发点这一基础之上的。用“恨铁不成钢”这句话来形容记者进行批评性报道应该持有的出发点,是非常形象的。记者揭露、批评社会上那些腐败和丑恶的现象,用手中的笔表达心中的“恨”,其目的是根除这些腐败和丑恶的东西,促使正常的、健康的、向上的东西更好地成长。记者只有从“恨”字切入,批评性报道才能有激情;但必须以“成”字为归宿,批评性报道才能起到积极作用。记者如果一旦偏离了“恨”字,就有可能不敢批评,而一旦偏离了“成”字,就有可能仅仅是展示和渲染落后,产生负面影响。   

介绍一个“恨”和“成”结合得好的例子。

200729日,无锡江阴市顾山镇幸福路发生了触目惊心的一幕:一位许姓企业老板酒后驾驶别克君威,撞坏了环卫工人吴萍娣的垃圾车后,竟因为自己车上有一道划痕而对吴萍娣百般羞辱。吴萍娣再三道歉无果,最后只得当街向许姓老板下跪,许姓老板才扬长而去。211日,扬子晚报经过调查核实报道了这一事件,引爆了社会舆论。许许多多读者通过短信、电话、网络等方式发表自己的看法,表达对“发威老板”的愤怒。但是,扬子晚报并没有停留在指责这个老板“为富不仁”的层面,在连续报道了“许老板父母向环卫工人道歉”,言论“富裕后更应学会做人”,“当今更需尊重普通劳动者——访省党校副校长唐建中”,“许老板向公众真诚道歉”,“江阴市领导宴请环卫工人”,以及许多网友的评论之后,顺势提出“愤怒之余该思索什么”,开展讨论。许多读者说,“这件事告诉我们,不能歧视普通劳动者,不能一富就‘显摆’”,“发生这件事情确实有违和谐社会主旋律,但这并不是社会的主流”、“和谐社会的建设也不是喊口号喊出来的,是实实在在做出来的,只有一点一滴地提高全民的道德水平,才能真正实现和谐社会和幸福社会”。扬子晚报还巧用“他山之石”,适时推出“南京市容局要求带头尊重环卫工人”和镇江市市长在213日市委、市政府向全市环卫工人拜年迎新春座谈会上,连用4次“对不住”的报道,情真意切表达对环卫工人的尊敬和愧疚之情,深深感动了环卫工人。整个批评报道没有对事件本身和老板个人的恶劣行径进行“深挖”,而重在思想解剖,重在教育和接受教训,把大家注意力从个案的消极层面迅速上升到参与“尊重普通劳动者”素质教育的积极层面,对引导顺利转化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有的同志提出,批评性报道有建设性批评和破坏性批评之分。所谓建设性的批评性报道,是指有利于克服工作中的缺点,巩固党和政府同人民群众的联系,加速改革和建设的批评性报道。所谓破坏性的批评报道,是指那些阻碍政策落实、影响建设、妨害安定团结的批评性报道。这种分析是否科学,有待商榷,但也确实提醒人们,牢固确立“成”的观念,尽量避免批评性报道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把负面影响降低到最小程度,是积极而又正确地开展批评性报道的应有之意,是含糊不得的。

有没有全局观念,是批评性报道能不能有正确的出发点和归宿的关键。任何一家新闻媒体,任何一名记者,在着手进行批评性报道的准备时,摆在面前最重要的课题,必然是掂量这篇批评性报道是否有利于党和人民的事业,是否有利于安定团结,是否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和今后工作的开展,就是说,对全局是否有利。如果从全局来看,某个问题有批评和揭露的必要,即使有的地区、单位或个别领导者不赞成甚至阻挠,新闻媒体也要竭尽全力加以报道。反之,如果从一个地区、一个行业、一个单位来看,通过新闻媒体进行公开的批评是可行的,而从全局来看是不适宜的,那进行公开报道就要谨慎,或者只在内部进行反映,或者以别的方式(如借用其他单位的正面经验)提醒当事者和责任人认识错误、改正错误,要是勉强进行公开报道,就有可能给社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与我们常说的正面报道相比,批评性报道的要求更高,难度更大。作为新闻工作者,没有任何理由不知难而进,使出混身解数,提高批评性报道的有效性。随着改革的深入,政治文明建设的加强,党和政府必然会给开展批评性报道提供更为宽松的社会环境,但同时全社会对批评性报道的期望值也会更高,这就要求每一位记者讲究批评的策略和艺术,做到既勇于批评又善于批评,使批评性报道既尖锐泼辣又准确有效,真正成为实施舆论监督的有力武器。

(作者系新华社高级记者、新华社江苏分社原采编主任)

 

转载请注明出处——华惠毅:《如何提高批评性报道的有效性》,《新闻与写作》2015年第12期第82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