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写作讲堂
时评天下事 得失两心知
——浅谈新闻时评写作的几个关系
发布时间:2014-10-28 11:25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苏文洋网络编辑:章淑贞

   

《新闻与写作》的编辑朋友约我谈谈如何写好时事评论。谈写作经验体会的书籍、文章,我读过不少。总的感觉是,共性的东西,大家都谈得差不多;个性的东西,别人又无法学习。而且,我一直以为,母鸡生蛋,奶牛下奶,前者或许是水到渠成,后者可能是被逼无奈。无论是谈“生蛋”的经过,还是谈被“挤奶”的感觉,都是母鸡、奶牛心中的“隐痛”,未必是一种快乐。

既应之,则写之。好在北京晚报评论专刊创办三年来,我每年写作新闻时评200篇以上。三年的日积月累,有了六七百篇拙作,近百万字,又读过几千篇他人的时评,几千万字的新闻,脑海里思索过成千上万的选题。以上这些东西为“底子”,大概可以虚实结合,闹中取静,从中找出一些带有规律性的东西。

一、时事与时评的关系

新闻时评与新闻时事的关系,两者的共同点都来自新闻。新闻时事以报道新闻事实为己任,尽管每一篇报道力求客观、公正,但其实有记者的观点。选择什么进行报道,从什么角度报道,包括引语的选用,都隐含着记者的观点。但是记者本人并不在新闻事实中发议论,也就是留给评论员或读者去做后面的工作。

时评源自新闻事实,这个事实可能是一件事或一个人,也可能是一组数据。时评的工作,不是简单地重复读者已知的新闻事实,而是对新闻事实加以解释、解读,告诉读者评论员的看法、认识。

互联网的出现,让人类社会真正进入了海量信息的时代。不仅新闻事实通过网络迅速传播,读者(网民)也即时发表言论(跟帖),新闻时评面临着双重压力,既有纸媒同行之间的竞争,又有与网络言论之间的竞争。这种竞争可以是良性的互动,“真理越辩越明”,对推动社会进步是一种难得的新生力量。无论怎么说,时评也已经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拥有了自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库”,有了比新闻报道还要广阔的天地。

二、批评性与建设性的关系

毛泽东在《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中说:“应当保持你们报纸的过去的优点,要尖锐、泼辣、鲜明,要认真地办。我们必须坚持真理,而真理必须旗帜鲜明。我们共产党人从来认为隐瞒自己的观点是可耻的。我们党所办的报纸,我们党所进行的一切宣传工作,都应当是生动的,鲜明的,尖锐的,毫不吞吞吐吐……用钝刀子割肉,是半天也割不出血来的。”(《毛泽东选集》19916月第2期第 1322)

我在北京晚报发表的评论,认真践行“毫不吞吞吐吐”的文风,力求尖锐、泼辣、鲜明。平心而论,由于多年来的思想禁锢和清规戒律,也有“习惯成自然”的惯性使然,一些报纸的评论文章早已经是四平八稳,没棱没角。读者如果翻开一下新闻界老前辈、老领导邓拓在北京晚报的《燕山夜话》,无非是借古讽今的文章,根本谈不上旗帜鲜明,读者只能在字里行间领悟其中的春秋大义,就成为“文化大革命”祭旗的刀下鬼。虽然“文革”被彻底否定,30年改革开放,人们的思想大解放,但新闻界起起伏伏,社会上也凹凹凸凸,放言纵论那是不可能的,笔者万幸地学会一套“戴着镣铐跳舞”的本领,从小练过毛泽东思想的“童子功”,中年后服膺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这些年又树立了科学发展观,虽然还达不到“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自认为也不远矣。

时评的选题,固然有极强烈的批评性,但我一以贯之地自我要求是寓建设性于批评之中。不是只逞一时之快,刀笔之利。评论写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推动社会更加公平正义,为了清除腐败现象和减轻百姓疾苦,有利于执政党的长治久安。

有人指我的某某篇时评为“骂人”,实乃冤哉枉也。鲁迅说,指良家妇女为婊子,那是骂人。说婊子是婊子,那就不是骂人,只是说出了事实(大意)。林语堂说:“凡有独立思想,有诚意私见的人,都免不了有多少要涉及骂人(语丝第五十七期)。”他又说:“骂人正是保持学者自身的尊严,不骂人时才真正丢尽了学者的人格(语丝第五十九期)。”我自问自己不是学者,迄今未有独立思想,写作时或许也有诚意和个人见解,大多还是“遵命文学”,固实在不敢在时评中“骂人”,对一些人指名道性,小有得罪,也只是因为那些人真的不是“良家妇女”,尽管他们有钦题的“贞洁牌坊”,但从他们抽的香烟、戴的手表、坐的汽车、住的豪宅、讲的官话中,实在是放在婊子的队伍中都不大受欢迎。对这些人和他们的所作所为,“用钝刀子割肉”是没有用的,拆掉他们的“贞洁牌坊”切切实实是今天的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建设性的工作。

三、“急就章”与“千古事”的关系

新闻是“易碎品”。新闻时评建立在新闻之上,似乎是“易碎品”上的“易碎品”,在沙滩上盖大楼。尤其是这两年的新闻,大有“朝闻道,夕死可矣”之势。不少新闻“见光死”,早晨这么报道,言之凿凿,几个小时后便有了更正。“论据”随时变化,“论理”殊不易也,文章的“立论”也就是观点,很难站得住脚。

杜甫有诗言:“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时评类文章,不用说流传千古,能流传几天就已十分了得。去年,同心出版社编辑刘成昆将我2005年、2006年的时评,选出1/2结集出版。书名《白纸黑字》,比原书名《供批判用》平和多多,少了视觉冲击力和感官刺激,居然在地坛的秋季书市上进入销售前十名榜单,当当网也一度脱销。年底时,更有朋友从早市上买来盗版的书送给我。这几件事情,让我思考一个问题,明明是“急就章”的文字,为何没有“速朽”而结集后还有读者呢?

新闻追求时效性,时评也离不开时效性。写作时间越短,“急来抱佛脚”,倚马可待,很难写出深刻一点的文章。就事论事不难,就事论理不易。当然,“熟能生巧”,干这行时间长了,写得多了,一些时评作者容易产生“路径依赖”,顺着熟门熟路走下去,万变不离其宗,“一道汤”或换汤不换药。这些“三脚猫功夫”一旦被读者窥透识破,也就不再令人期待,吊人胃口,给人启发。现在的时评文章,往往不能思人所未思,言人所未言,写不出“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的东西,不要说是观点,哪怕有几句话有些新意,也不可得。原因何在?我以为有两点:一是选题不严,开掘不深。在选题上,“拾到篮里就是菜”,未用一番沙里淘金的功夫。听见风就是雨,像根弹簧似的,“条件反射式”表态,未经深思熟虑。二是手里拿着一把“套圈”,初学乍练者大概是五六个,江湖老客能拿到十来个,诸如“腐败”、“官商勾结”、“不作为”、“乱作为”等等,看见新闻事实便用事先准备好的“套圈”往上一套,便班师回朝,大获全胜。这种把戏,时间一长,读者倒了胃口,时评也就走上了穷途末路。

四、道理与事理的关系

学习新闻时评的写作,要从研究新闻时评开始。我给初学者提供一个方法:任意选取一个时期(一个月或几个月)几家报纸的时评文章,逐日进行比照,即可看出各家在选题上有何不同。再深入一点研读,还可以看出作者写作的特点,共同之处与不同之处。这个方法不独可以用来学习时评写作,其实所有关于文章的写作入门,大体上都是沿袭这个方法。

我因为每天读大量新闻寻找评论目标,积累材料,同时也浏览各报的时评,发现很多时评文章人云亦云,不好看,不引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作者只会讲大道理,而缺乏对新闻时事做一番透彻的事理分析。

“文以载道”。时评固然是要讲理的,问题是尽人皆知的大道理,读者为什么要花钱看你怎么说?比如说,我在写本文时,正是元宵节之夜,中央电视台新址在建的附属文化中心大楼发生大火。写时评的话,讲安全第一、安全重于泰山的大道理是需要的,但也只能隔靴搔痒。这样的时评,可以说百无一用,聊胜于无,报纸刊出也是应景文章,至多有些装饰作用。要写一篇关于这场大火的好的时评,需要看各家媒体对这场大火不同角度的报道,从纷繁的线头中,抽丝剥茧,找到一个最佳的事理切入点。

写时评,最难的大概就是分析事理。好像一篇文章的标题,有人不经过苦思冥想,偷懒的办法是弄个“通用”的蒙混读者。好的文章,从标题到文章浑然一体,标题一定为这篇文章“量身定制”的,十分妥帖,别的文章是不能拿来用的。

毛泽东在193612月写过《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开门见山讲了三个规律,战争的规律、革命战争的规律、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层层递进,着力讲清最后一个规律。倘若只讲第一、二个规律,指导意义就不那么大,只有层层剥笋,登上最高楼,一览众山小,才能成为极具现实意义的好文章。毛泽东的文章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从不只讲大道理,更有具体的事理分析。不像现在的某些官样文章,基本 上是一些伟大的空话,正确的废话。遗憾的是,今天已经很少有人认真研读他的文章了。

一篇时评写得好坏,读者是最终的“判官”。因此,“得失”不止是作者自己“寸心知”,读过文章的人都知道。如此说来,可谓“得失两心知”。限于篇幅,以上只谈了时评写作的四个关系,还有几个关系问题留待下回分解。

(作者系《北京晚报》评论部主任)

  (本文刊登于《新闻与写作》2009年第3期)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