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特别策划
“吴晓波频道”:一个自媒体人的百日报告
发布时间:2014-10-14 12:52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吴晓波网络编辑:章淑贞
    
   


    “天下事,在局外呐喊议论,总是无益,必须躬自入局,挺膺负责,乃有成事之可冀。”这句话是曾国藩所言,雷蒙·阿隆也讲过类似的话,他称之为“介入的旁观者”。

201458,我“躬自入局”,由旁观而介入,开出吴晓波频道,今天,恰逢百日,乃有报告。


好文章比你想象的走得更远

吴晓波频道的公众号订户数,在 68日突破10万,到百日时为 24万。每周两个专栏,图文阅读率为 21%80% ,最高一篇的阅读量超过20万,如果加上其他公众号和微博平台的转发,阅读量可能需乘以10倍。也就是说,自媒体的文本传播效率为前所未见,好文章比你想象的走得更远。

视频在爱奇艺每周一期,平均每集点击量为84万,从后台数据看,收视人群约65%为男生,与公众号订户特征一致,平均收视完成率为 14% 左右,高于一般娱乐节目的三到四倍。另一个让我非常吃惊的数据是,87%的人是在移动客户端收看节目的,世界真的已经“小屏化”了。

6月下旬开始,自发组织的城市书友会出现,到百日时,已有30个城市组建了书友会,其中,9个城市选出了管理员,他们负责各自城市的读书活动;我特意推荐了“罗伯特议事规则”给读者们,这是第一次书友会必须共同学习、分享的环节,在讨论任何事情之前,我们应学习如何讨论,这是公民民主素质的基础教育。我原本的读者年龄应在50后到70后之间,而参加书友会同学的年纪大多为80后乃至90后,这是让我非常欢喜的。

 

把核心生产权利还给读者

“小步快跑,快速迭代”,这是互联网产品的特性,所以,“频道”100天的运营就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我进行了3次“知识产权实验”,得失心知。

第一次实验是关于商业化运营。

78,我发布“知识产权实验”第一号,宣布在文章中插刊商业广告,“为了让写作者写得更好,首先要让我们活得更好”,同时,我希望“所有转载我的专栏的公众号、平台,在转走文字、图表和照片的同时,请带走我的广告;你们尊重我的工作,其实也是尊重你们自己的工作。”为此我还专门就“开始在专栏中插刊广告”做了一个投票, 7550 人参与,约23%反对,7%“愿意付费阅读,但不愿意看到广告”,70%“支持这样的做法”。

结果是,广告插刊并没有引起反感,但“转载带走广告”完全无效。在这100天里,大多数公众号在转载文章时会提示出处,但全部剥离了广告。这种生态是值得讨论的。

第二次实验是关于平台化运营。

718,我发布“财经创作平台计划”,推出“荐文”栏目,邀约大家为频道写稿,同时还在公众号里招募6位独立审稿员,他们将负责从投稿中选出好文章,最后由我审定刊出。运行两周后发现问题,来稿五花八门,质量良莠不齐。于是在811,迭代推出“话题墙”,向订户征集他们关心的话题,由独立审稿员精选,每周挂出10个财经话题,公开PK征稿。

我想做这样的一个实验:把选题权、写稿权和审稿权——这3个文本生产的核心权力,都一股脑儿地还给读者,从而形成一个互联网生态下的、近似“失控”的文本生产平台。众所周知的是,财经写作的专业性很强,所以财经媒体的生产成本最高、管理难度最大,我希望用互联网的思维重构财经内容生产的流程。这个实验才刚刚开局,却也是我迄今最为兴奋的一点。

第三次实验是多媒体化运营。

7月中旬开始,我在爱奇艺的视频节目中大量增加了视频与公众号的互动环节,比如,提示观众去公众号收看一篇与本期节目相关的专题文章,发起一个让观众和订户可以共同参与的主题活动,等等。从后台看,这些环节的设计激发了年轻观众的参与性,多媒体的发酵效应是显著的。再接下来,“视频—公众号—线下书友会”又可能构成一个闭环的生态模式,这将是“吴晓波频道”在未来要探索的方向。 


一切价值都将重估

这过去的100天,在我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是最忙乱、焦虑和亢奋的100天。我在打一场完全陌生、毫无取胜把握的一个人的战争。

传统写作者和媒体,从纸质状态向移动互联网状态的大转移,带有强烈的“自毁+重生”的特征。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媒体业态的进化是线性的、资源就地重整性的,好比在一块土地上,扒掉老房子,重新建一个功能更丰富的新房子。而此次转移,则不是“旧房重修”,而是“异地新建”,所有的旧世界里形成的价值都必须被重估,比如品牌,比如专业流程,比如商业兑现方式,比如读者勾联模式,如此种种,有多少可以被带进新世界,有哪些将被彻底颠覆,至今都是未知数。很多写作者及媒体的困局正在于:人人都知道旧世界要崩塌了,但大多数人没有在新世界找到生存的办法,大量的“死亡”、萎缩正在这次大转移中惨烈地发生。

100天里,我一直在追问的问题,均与上述困境有关,以下结论,是个人不成熟的观点:

媒体品牌:绝大多数、缺乏人格化特征的媒体品牌,变成了“沉重的十字架”,将在新世界里失效,我的老同学邱兵创办“澎湃”,毅然舍弃苦心经营了10年的东方早报品牌,确是明智而有勇气的行动;

读者资源:绝大多数的纸质读者资源因阅读场景的改变而没有被转换的价值;

创作流程:自上而下、缺乏互动的创作流程将被彻底抛弃;

发行资源:全部的发行渠道没有被转换的价值;

以上谈到的三种资源都很有意义,但需要被价值再造的资源则包括:

核心内容能力:在非线性、社交化的移动互联网环境中,优质内容具有强大的传播力和黏性,这是写作者万不可妄自菲薄的地方,关键在于,内容需要被置于一个垂直、互动的状态下,而其兑现将更多的以流量分成和产品创新的方式发生。

广告资源:很多人将广告视为“老钱”,我深不以为然,在这100天里,我接触了众多传统公司 CEO ,从卖电器的到卖奶粉的,他们的困扰都是“如何在新媒体里投放广告、重新找到消费者”,这是一个 500 亿级的市场,也就是说,广告主与媒体业者面临的困境是一样的,两者亟应互相拥抱,携手探索。在这里,我必须感谢宝珀,他们对我的盲目信任现在看来是值得的。

近年来,我痴迷于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哲学,在这位“法兰西坏孩子”看来,当今世界“真理不在场,中心不可及”,所以人们应“出自于哲学,反过来对抗哲学”,“通过一种双重姿态、双重科学、双重书写,将传统的二元对立颠倒过来。”当互联网将传统世界彻底颠覆的今天,从旧世界冲杀出来的我们,当有足够的勇敢进行自我解构,用互联网来反抗互联网。

(本文刊登于《新闻与写作》2014年第9期第16页专题栏目)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