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观察
数据新闻报道:框架与架构
发布时间:2016-07-05 10:35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毛良斌 汤子帅 周昊曦网络编辑:章淑贞

  【摘 要】从数据新闻报道形式构成要素出发,探讨数据新闻框架的存在,以及框架的生产过程,分析传者在报道中的架构行为;并通过分析选取“诠释包裹”研究路径,构建数据新闻框架分析工具,探讨数据新闻报道的框架选择倾向。研究结果表明:在数据新闻生产中存在着数字逻辑关系架构和呈现形式架构两个阶段,传者可以在这两个架构活动中实现倾向作用;数据新闻不同于传统报道和图片新闻,对于它的框架分析结合数据新闻生产中的两个架构结果特点进行更为贴切;新闻报道中实质性框架和程序性框架都较为常见,但两种关注点不同,框架实现的方法也存在差异。

  【关键词】数据新闻;生产架构;框架分析

  【中图分类号】G21 【文献标识码】A

  

数据新闻的框架影响内容认知

  数据新闻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崭新的新闻报道形式,与以往新闻报道形式相比,数据新闻以数据驱动为核心,依据客观的数据资料和严密的科学逻辑做出解释、判断,在解释说服方面具有突出的效果。数据新闻存在框架是有可能的,以往的研究可以印证这一点,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和阿莫斯·特维尔斯基(Amos Tversky)曾做了一系列著名的实验来说明数据的呈现方式不同会影响受众的选择行为,他们关于对死亡人数的问题和策略报告显示数字的选择可以直接影响读者对文章中心思想的判断①。而根据格式塔心理学的理论,视觉图表的呈现方式不同也会直接影响人的心理反应。Treisman(1985)认为色彩在注意力处理过程(pre-attentively processed)中有很大的作用,我们通过它可以接收到不同属性和数据分组之间的关系。我们的知觉无意识地感知和关联这其中的关系模式,而知觉经常首先主导我们的认识,因此颜色设计为了提供可靠的数据可视化效果必须遵循感知过程②。在数据新闻可视化报道中,数字、图形、色彩这些都是基本的构成要素,虽然这些以往研究并不是专门针对数据新闻,但它们的研究对象在数据新闻中都存在,数据新闻生产中可以通过运用这些技巧,选择和凸显部分事实和数据、视觉元素,实现报道框架,影响受众对内容的认知。

  运用框架引导受众对新闻事件的整体认知,这是传统新闻报道产生传播效果的重要机制。数据新闻框架难以被感知到,则是源于数据新闻本身的独特性。数据新闻作为一种全新报道方式,在很多方面与传统报道不同。传统文字报道注重个体,依赖于对新闻当事人的深入采访,以获取丰富生动的故事素材,精确地呈现微观的和个体的状况,而数据新闻多是从海量数据中挖掘新闻价值,往往指向宏观,淹没了故事叙述所需的具体情节③;传统的新闻配图一般起到配饰的作用,而数据新闻中的图形可视化往往是报道的叙述核心,传达主要的信息,而这些配图也以数据驱动为主,常见的有数据可视化和信息图。正是这些差异模糊了对于数据新闻框架的认知,在以往的框架研究中大多是以报道文本、新闻图影作为框架辨识对象,而面对数据新闻这一独特的报道形式就很难透视。刘义昆等人(2015)在分析了数据新闻设计的常见手法后认为新闻机构和记者编辑在制作数据图表的时候,免不了根据设置框架议程,给原本客观的数据附上主观意图④。

  

数据新闻的框架是怎样产生的

  无论是文字还是可视化报道形式,数据新闻报道最终的呈现形态中都共同包含着数字、图形、色彩这三大要素。但这些要素是如何选择和被组织起来的,这需要考察数据新闻的生产流程。

  数据新闻的生产经过了从原始数据搜集获取、再到整理和清洗数据、分析数据,最后到呈现数据。在原始数据获取阶段,记者根据既定选题收集数据,或者在数据中寻找选题;确定选题以后,记者编辑会根据需要整理手头上的数据,删除或添补需要的数据,对数据进行结构化达到自己的需求;然后会分析数据,运用运算方法找出数据中的新闻价值;最后采用合适的方法呈现这些数据结果。

  数据新闻生产中的数据筛选、分析和呈现的过程,实质上就是一种意义建构行为。Card建立了信息可视化和数据分析过程中的意义建构循环模型,他认为信息可视化是从原始数据到可视化形式再到人的感知认知系统的可调节的一系列转变过程,Card 等人对信息可视化的定义为:对抽象数据使用计算机支持的、交互的、可视化的表示形式以增强认知能力⑤。该模型的关键变换是可视化映射,从基于数学关系的数据表映射为能够被人视觉感知的图形属性结构⑥。可视化可以增强人们对其传递内容的认知,而这其中的关键是数学逻辑关系经可视化转变成了人视觉可感知的视图。

  这种数学逻辑关系并非凭空产生,在数据新闻的生产流程中,它产生于前期的数据收集、整理和分析,这些步骤最终确定了这则新闻的逻辑关系。逻辑关系转变成视图还要经过可视化的过程,而可视化过程也并非无意识的自发行为,它的制作带有明确的导向性。根据格式塔心理学理论,人倾向于将看到的事物当作一个整体感知,而不是一开始就区分各个独立的部分,为了便于理解,人类大脑会“自动补全信息”,对客观事物获得一个整体的感知⑦。而制作人员可以利用接近、相似、闭合等不同原则,给受众带来不同的视觉感知,从而造成不同的视觉暗示。中国人民大学教师方洁认为设计可视化的过程相当于对这些视觉元素进行编码的过程,这个过程依赖于人类大脑对这些视觉元素长期存储的认知模式,即人们已经习惯于在日常生活中针对相应的视觉元素的相互组接和影响形成较为固定化的视觉暗示,当可视化中出现类似的视觉设计时,大脑会自动做出认知和理解的反馈,从而快速地读懂视觉元素背后承载的信息⑧。由此可见,数据可视化过程是一个带有明显导向性的架构过程,其意义传达可以被人为设计。

  综上所述,数据新闻框架生产带有两个明显的意义架构阶段,一是数据收集、整理和分析以确定数字逻辑关系的逻辑结构阶段,另一个是将逻辑关系经可视化转变成了人视觉可感知视图的形式架构阶段。

  

识别数据新闻框架的途径

  框架概念最早由戈夫曼在《框架分析:关于经验组织的一篇论文》中提出,但由于框架起源复杂,不同学者根据自身研究取向和发展方向不同,对其进行了不同的定义,本研究认为框架的实质是选择与凸显,框架某事或议题,就是选择所感知的现实的某些方面,使它们在传播文本中更显著。对媒体报道内容的框架分析可以帮助研究认清媒体是如何构建框架并对受众产生影响的。已有的框架分析研究主要是两种取向与四种方法,在量化取向上主要是坦卡德的“框架清单”与加姆森和拉施的“诠释包裹”两种方法。而框架分析最难的就是首先要进行框架辨别和设定。

  比较各种框架分析方法,结合数据新闻生产的架构过程及特点,加姆森和拉施的诠释包裹量化思路最契合本研究进行框架辨别。所谓诠释包裹,指的是兼具逻辑性与组织性的装置的聚集。诠释包裹包括两部分的内容,一是推理装置,包括原因、后果、原则诉求3种,推理装置在于选择,确定报道的方向,梵戈普⑨解释其是:“有助于定义和了解框架的(明显或潜藏的)逻辑元素”;二是框架装置,包括字词选择、隐喻、示例、描述、视觉图像5种,其在于凸显,它的元素都是指向框架的⑩。这和数据新闻生产过程中出现的逻辑架构和形式架构存在相似性。诠释包裹的基本方法是:(1)通过大量阅读选定新闻文本,初步确定框架包裹,包括可能存在的框架,以及框架装置和推理装置的因素;(2)抽取一定量样本,进行分析确定这些框架和元素的谱适性(即在不同文本之间是否具有逻辑关联),修正并最终确定具有代表性的框架和元素,整合成框架包裹;(3)依据确定框架包裹,进行量化编码,统计各框架出现频次。采取先归纳后演绎的方法11。

  1.研究方法:数据新闻框架分析

  本研究从数据新闻生产的框架建构角度出发,以框架分析的路径探讨数据新闻在新闻报道中的相关新闻框架。为了避免语境差异带来的认知偏差,以及尽量较少调节变量带来对研究结果的影响,本研究选取国内两家数据新闻实践较好的媒体网易《数读》和财新《数字说》。实际上两家媒体数据新闻环境报道数量存在栏目下的环境模块报道为研究样本差异,《数读》环境类目下共有报道16篇,剔除两篇无关报道得到14个样本,时间跨度为2013年——2016年,为避免时间或环境变化带来的影响,在选取财新《数字说》环境报道样本时,在《数字说》中抽取了17篇主题和时间点与《数读》相近的报道。

  (1)本研究按照加姆森和拉施的诠释包裹分析思路,尝试建构新闻框架与诠释包裹中的框架装置和推理装置元素间的关联。这部分研究既借鉴了学者对于数据新闻特点的总结,也通过反复在样本中分类、归纳,本研究诠释包裹的具体内容如表1所示。本研究发现以实质性框架和程序性框架作为框架设定,最能把握数据新闻特点,凸显各框架间的对比差异,跨越不同议题,满足本研究的需要。在框架设置方面,实质性框架关注议题、事件、问题的原因、影响及重要性,程序性框架则关注对象的现状、过程方面12。在推理装置方面,它对应的是数据新闻报道的逻辑元素,而在清华大学教授彭兰的总结中,数据新闻报道中数据逻辑关系包括探究背景及原因,梳理共性、特点,探求模型;可视化逻辑结构主要有关系、比较、演变。在框架装置方面,它对应的是数据新闻报道中的表达元素,对于数据新闻设计元素的分析主要有三大类:数字(文本策略)、图形、色彩。13

  (2)本研究通过对部分样本进行归纳,分析框架与上诉元素之间的关联,经过多次讨论和修正,在第一步结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归纳、修正元素之间的关系类型、特点,两名编码员对报道进行编码,初次框架辨识一致性信度达到0.7,经过进一步讨论修正最后信度达到0.8以上,确定包括数据新闻框架类别、框架装置、推理装置及其间元素关系的诠释包裹。

  (3)在确定框架诠释包裹以后,本研究进入演绎阶段,以内容分析的方式,找出每一篇数据新闻报道所能对应到的合适框架,进行频次统计分析。

  2.数据分析

  使用上述建构的数据新闻框架辨识工具,本研究对网易《数读》和财新《数字说》两家媒体环境数据新闻报道进行了分析。首先,两家媒体在呈现形态上略有差别,《数读》主要采取文字+数据图表结合的形式进行报道,文字部分也多以数据分析为主要内容;而《数字说》主要采用信息图或可视化图表等形式,文字在图中起着导语、解释说明的辅助作用。虽然存在形态上的差异,但通过上述框架分析工具研究发现,两家在环境报道的框架选择上略有差别。虽然网易《数读》数据报道中实质性框架和程序性框架各占一半,但相对于财新《数字说》实质性报道只占约31%,数读报道的实质性框架已经相比高出近20%。从两家报道的总体情况看,在数据新闻报道中程序性框架的运用比实质性框架更为广泛。

  网易《数读》环境报道中实质性框架相对比较高,这与其标榜“用数据说话”,倾向于梳理事件逻辑、挖掘深度信息的风格有关。在实质性框架中,新闻报道更关注事件表象背后的深层次问题,例如数读《汽车限购能否改善空气污染?》这篇报道,采用的就是实质性框架,通过对比汽车限购城市及其空气污染状况,以及官方与大学研究组对于汽车尾气占城市空气污染比的数据矛盾差异,突出汽车限购对于空气污染治理作用不大,这种数据对比冲突反映出了问题的实质,揭示官方以控制污染限购汽车并无多大依据。而在数字说《北京PM2.5约七成自产 机动车排放超三成》这篇报道中,其采用的是程序性框架,只是分析了北京市PM2.5的构成、同比变化、区县分布,而并没有更深入地去分析、解释问题的原因、后果及实质。相对而言,采用实质性框架的报道比采用程序性框架的报道在操作上难度更大,需要收集更多维的数据,更复杂的对比分析,难度大产量低,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数据新闻报道中程序性框架较多。

  

结论

  1.数据新闻的架构过程

  在以往对数据新闻生产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多关注于数据新闻生产的四个环节,即数据收集、数据整理、数据分析和数据呈现,本研究通过对数据新闻意义架构层次的研究发现,数据新闻主要有两个架构阶段,一是数字逻辑关系架构阶段,这一阶段生产者根据传播目的进行数据收集——数据整理——数据整理形成清晰的报道逻辑关系,虽然数据是客观记录,但生产者在这个阶段仍然可以在原始数据选择、数据整理维度、数据分析比较对象等多个方面进行选择操控;二是由数字逻辑关系映射成报道表现形式的架构阶段,这个阶段数据新闻多采用可视化的方式,但有些数据新闻也可能采取文字报道,无论表现形式如何,生产者仍然可以通过数字策略选择、图形视觉设计、色彩运用等多种表现手段进行设计,让受众对报道产生不同的心理反应和认知。这样的一个意义架构链式是隐藏在数据收集、数据整理、数据分析和数据呈现这个生产流程之下的,四环节的生产流程反映的是数据在新闻生产中的流动进程,而意义架构链则解释了意义如何被构建。

  2.数据新闻的框架分析路径

  从传播学视角对数据新闻进行框架分析一直存在着很大的挑战,以往的框架分析对象大多是文本或者图像,而对于数据新闻这种以逻辑关系为核心,汇集图表、图示等多种可视化手段进行传播的形式,以往的分析方法多有欠妥。本研究借用诠释包裹框架分析路径,发现诠释包裹中的推理装置和框架装置与数据新闻逻辑关系和呈现方式设计之间的关系,在诠释包裹中推理装置主要是指报道的逻辑关系或报道的中心思想,这与数据新闻在意义生产过程中确定数字逻辑关系对应,而框架装置主要指将框架进行呈现的元素,这和数据新闻中的呈现方式设计刚好对应。这一发现为数据新闻框架研究方法提供了科学依据,通过分析,可以发现不同数据新闻不同框架在逻辑关系以及呈现形式设计上的不同特点,这些特点也为后续研究提供了研究思路。

  3.数据新闻导向框架

  通过对数据新闻报道框架进行归纳和演绎,研究发现数据新闻报道中实质性框架和程序性框架都较为常见,两种框架在逻辑关系和呈现方式设计上存在明显差异,发挥的导向作用也会不同。实质性框架主要侧重议题、事件、问题的原因、后果、重要性,在逻辑关系设置上多表现为通过关联、对比数据解释原因,发现实质,分析后果,在呈现设计方面注重差异、冲突,多维数据比较,图形色彩情感传递性强;而程序性框架则关注过程性内容,在逻辑关系设置上多是对空间分布、时间趋势、构成分析的特点描绘,而在呈现上多是单维数据趋势、分布,描述中立,情感较为平稳。这也为下一步效果研究打下基础。

 

  [项目资助:本研究受到汕头大学科研启动基金项目资助(项目编号:STF13013);本研究同时也得到汕头大学创新强校工程项目资助(项目编号:2014WTSCX049)]

  (毛良斌: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汤子帅: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周昊曦: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

 

  注释:

  ① D.Kahneman & A.Tversky,“Choices,Values and Frames”, American Psychology, vol.pp.39, 1984, pp.341-350

  ②TREISMAN A.: Pre-attentive processing in vision. Computer Vision, Graphics, and Image Processing 31, 2 (1985), 156–177. 1

  ③王强:《“总体样本”与“个体故事”:数据新闻的叙述策略》[J],《编辑之友》,2015年第9期,第65—68页。

  ④13刘义昆、董朝(著):《数据新闻设计》[M],桂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25版,第11—31页。

  ⑤ Card SK, Mackinlay JD, Shneiderman B. Readings in 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 Using Vision To Think. San Francisco: Morgan-Kaufmann Publishers, 1999. 1712.

  ⑥任磊、杜一、马帅、张小龙、戴国忠:《大数据可视化分析综述》[J],《软件学报》,2014年第9期,第1909—1936页。

  ⑦ 曾悠:《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的数据可视化概念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第36页。

  ⑧ 方洁:《数据新闻概论:操作理念与案例解析》[M],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206页。

  ⑨BV Gorp. The constructionist approach to framing: bring culture back i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2007, 57(1):60-78

  ⑩Gamson,A Modigliani. Media Discourse and Public Opinion on Nuclear Power: A Constructionist Approach.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89, 95(1):1-37

  11李海波:《揪出幽灵——新闻文本框架之概念及辨识方法》[D],云南大学,2013年第22页。

  12Entman, R.M. projections of power: framing news, public opinion and U.S. foreign policy.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04.转引自 杜涛:《框中世界:媒介框架理论的起源、争议与发展》[M],北京: 知识产权出版社,2014年第85页。

  

  本文原载于《新闻与写作》2016年第7期第35-39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