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奖励“舆论监督”何必宠"上"媚外 
来源:     日期:2007-01-29 14:17  作者:  网络编辑: gong   字体显示:  

 
 

记者采写湖南郴州的舆论监督报道,不但有可能得到“舆论监督奖”,还有可能被授予郴州市“荣誉市民”称号。这是记者12日从湖南省郴州市委了解到的新信息。111日,中共郴州市委办、市政府办向所辖各县市、区及市直机关单位等转发了市委宣传部《关于进一步支持新闻媒体工作的意见》,其中提到设立“舆论监督奖”,“专门奖励主动把舆论监督线索交给郴州调查处理或通过舆论监督对郴州工作产生重大推动作用的中央、省级媒体记者”。(见114日《新京报》http://news.thebeijingnews.com/0564/2007/01-14/031@235743.htm

去年下半年,一系列令人瞠目的腐败事件频频在全国媒体曝光,使处于湘粤交界、矿产和旅游等资源丰富的郴州市成了因腐败而在全国闻名的“明星”城市。从斗胆挪用住房公积金1.2亿元用于赌博等的李树彪开始,包括原市委书记李大伦,曾包养9名情妇,自称玩钱、玩权和玩女人的“三玩干部”的原副市长雷渊利,以及以“双规”为武器,官煤勾结成矿主保护神的原市委副书记曾锦春在内的一批官员纷纷落马,形成一种全国瞩目的“郴州多米诺”现象。也使郴州成了一个可以与安徽阜阳、黑龙江绥化等少数城市相“媲美”的“腐败大市”。因此,郴州市新任领导从维护和塑造郴州新形象,对因腐败“多米诺”效应而在人们心中造成的负面形象进行“印象整饰”的角度出发,鼓励媒体对其“新政”进行舆论监督的做法是值得提倡的。毕竟政府的形象和品牌在信息时代也需要维护和设计,政府也需要与影响力极大的大众媒体搞好“公共关系”。但是,郴州只奖励“中央、省级媒体记者”的做法,不仅存在“嫌贫爱富”的“势利眼”嫌疑,而且曲解了舆论和舆论监督的本义。更严重的是,只奖励“上级”媒体的做法还逃脱不了“媚上” 、甚至变相贿赂、“封口”的干系。

在古代汉语中,“舆”即“车”,“舆人”即是车夫,引申为普通老百姓,“舆论”是“舆人之论”,便是指普通老百姓的议论。在西方,舆论的英文意思也是公众意见。据知名传播学者陈力丹教授的考证,早在1762年,卢梭在他的《社会契约论》中首次将拉丁文中“公众”和“意见”两个词汇联系起来,用来表达人们对于社会性的或者公共事务方面的意见。并且认为舆论“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们的心里”,是正规法律以外的法律。在中国古代,为政者也有“观风俗,知得失”的“采风”习俗,其目的就是了解“舆论”。像《硕鼠》中的“硕鼠硕鼠,勿食我黍”就是原始朴素的“舆论”。既然“舆论”是公众的意见,是铭刻在老百姓心里的,那么舆论监督就应该包括当地老百姓对于郴州市政府的一些意见、态度、看法和情绪,当然也包括当地媒体和异地同级媒体的监督,而不仅仅是郴州目前只放在眼里的“中央、省级媒体记者”。如果只注意上级媒体和记者的间接意见,而对当地百姓、当地媒体的意见建议置之不问,这种舍近求远的做法就不能算是真正对舆论监督的鼓励,就是叶公好龙。

当然,从舆论学专业的角度来看,舆论监督并不仅仅是批评和揭露报道。按照国内舆论学者的说法,“舆论监督的本意,并非单纯的批评,也包括善意的提醒、经常的严格约束、通过典型示范进行鼓励等等”。因为公众的意见除了批评还有赞许,对政府行为和公众人物的正面的肯定也是舆论监督的一种。如果郴州市领导也从这“正面宣传”的角度来理解舆论监督,也用“正面宣传”的视角来决定哪些“中央、省级媒体记者”值得奖励和授予“荣誉市民”,那么,郴州这份《关于进一步支持新闻媒体工作的意见》也就成了收买贿赂上级记者,最终达到表扬和自我表扬目的或者变相压制“负面新闻”的“宣言书”。

在一个信息化的现代社会,舆论越来越丰富和多元,了解舆论的渠道也越来越多。网络议论、街谈巷议、各级传统媒体的评价议论都是了解舆论和舆论监督的场所,如果郴州市设立“舆论监督奖”的用意真正是以“更加开放的思维、更加开明的态度”支持新闻媒体开展工作,那么就没有必要这样舍近求远、嫌贫爱富,专挑“中央、省级媒体记者”来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