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独家专访
一名评论员的成长逻辑——专访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米博华
发布时间:2016-05-05 14:57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高海珍网络编辑:章淑贞

  米博华,1989年调入人民日报社,历任评论部副主任、主任、副总编辑,起草人民日报社论和重要文章近百篇,发表了400多万字的各种言论作品。

  在读者心中,米博华是个谜。他的身上贴着重重的中央媒体评论员的高大标签,同时,字里行间、言谈举止中又透露着足足的生活气息。在人民日报社论这样的固定动作和其他言论的自选动作中,能挥洒自如者,的确为数不多,米博华就是其中之一。

  新闻是快餐,但起始于新闻的评论,却在思想的庇护下,历久弥新。因为,在评论中,我们看到的是认识问题的角度,对待事件的态度,启迪智慧的思想。

  世界上,所有能经得起岁月打磨的东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可以三到五年锻炼出一名合格的新闻记者,但是,一名合格的评论员,却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的准备。当然,对于一名出色的评论员来说,除了这些,还有天赋。

  2016年两会刚过,我们有幸约到这位评论界的大腕级人物——米博华,一起探讨评论的魅力和一名评论员的成长过程。

“评论智商”很重要

  记者:您有30多年的评论写作生涯,写出了大量名篇,结合您的经历,请您谈谈一个资深的评论员需要经过哪几个成长阶段?

  米博华: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次偶然机会干上了新闻评论,直到退出岗位,一直做这个工作。从言论作者到专业评论员,再到分管言论工作,转眼40多年。

  以我个人经历看,从学习写评论到比较熟悉评论文体,再到享受评论创作,照例也是一个依次渐进的过程。很难准确地用“阶段”表述,但确有一些独特的感受。

  评论写作进入创作实战,面临的第一个困惑是,绞尽脑汁却不得其门而入:比如,要么是选题陈旧浅显,要么是分不出段讲不出层,要么是有话要说却无从开口,要么是想得挺清楚,一写就糊涂——如煎似熬,虽然吐血般努力,却鲜有收获。有时往往是越写越没有信心,甚至觉得还不如高中时写的作文。

  多数学生和年轻同事都有这样的感受,原因大概有两个:一个是,可能不太适合干评论这个活;一个是,恐怕遇到了瓶颈,每前进一步都很难。

  自己是否合适干评论,不要过早下结论。但坚持一段时日,还是没有起色,建议改攻别的专业。

  遇到瓶颈,最好的办法是坚持。一篇评论不论写得多么苦,都要完成,绝不放弃。苦是长功力的时候,苦不堪言,很可能就是突破的临界点。

  什么是突破?这是更上一层的感受。也许在某一天或写某一篇评论时,有一种“顿悟”之感,“咣当”一下,豁然开朗——那些无法把握的跑风漏气的表述,变得很顺从,你已经可以把自己要说的话,清晰而又轻松地说出来、写下来,完全不用抓耳挠腮。只要想到的话题,可以迅速构思,几层意思,几个段落,了了在心,清爽无比。到了这个阶段,我想,大约可以凭着这个手艺糊口吃饭了。

  更高的阶段应该是“从心所欲不逾矩”吧。这和年龄关系不大,却一定和经历阅历、知识积累、能力提升有关,其重要标志是,无事不可入题,无题不可入议。如果不去还文债,写作已是享受,如庖丁之解牛,像棋手之拆招,获得思想体操之优美,脑力锻炼之乐趣。

  不过,我要说,干这个行当,十之八九很难熬过写作之苦,在第一个阶段就放弃了;第二阶段因耐不住寂寞,有一半也得转行。真正可以有点成就、毕生以此为业的,实在太少太少。

  记者:大多成名的评论家都不是科班出身,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米博华:从没想过这个,现在仔细想想,还真的是这么回事。

  过去的大学,设新闻系的都比较少;新闻学院评论专业大量招生,是很近的事。以前干这个专业的,多是记者出身,很少科班生。

  中国现代报纸出现以来,新闻评论家不少,但最优秀的似乎都不是科班出身,这倒是事实。有影响的评论家大体有三类人,一类是职业革命家,像毛泽东、陈独秀、瞿秋白等,一类是报人张季鸾、邵飘萍等,一类是作家如鲁迅、郁达夫等。也听说,金庸和梁羽生也曾经是社论主笔。

  这可能是因为,评论只是一种文体。文体本身不能成为一种专业或者谋生职业。这就决定了评论家首先是一个社会观察家,通过撰写评论表达自己对各种社会现象的看法。

  对社会生活观察的能力,这不是学校能够培养的。正如,可以告诉你评论应该怎样写,但没有办法告诉你应该写什么。也正如,新闻系评论专业的教授未必写评论,但可以教授新闻评论学;而评论家每天都在写评论,未必可以教授新闻评论课。

  评论是以新闻事件、社会现象作为工作对象;而评论学则是以各种评论现象作为研究对象。概言之,评论就其本质而言,是对政治经济文化等等社会现象的认知,而不仅仅是一种文体。这或许是对“非科班”的一种解读吧。

  记者:什么样的人更适合写评论,或者一个评论员的基本素养有哪些?

  米博华:是否适合写评论,这事挺重要。

  我对“勤奋出天才”的说法,持部分的保留态度——虽然一个人的成才,勤奋是不可或缺的要素,但同样重要的是,人的某些特殊的禀赋。正如,甜美的歌喉,发达的肌肉,匀称的身材,聪明的大脑,甚至冷静、理性、谦虚的气质,大都可以找到遗传的内在依据。

  我想说,必须承认有“评论智商”的存在。这并不是一般意义的聪明还是不太聪明,而是说,有的人在评论智商方面配置确实很高,有的则在别的方面配置高一些。这也许是基本素质吧。

  具体来说,作为时事政治评论员,应该有这样几条:一、关注政治,善于从政治角度观察社会变化、研究社会问题。比如,领会领导人讲话真实含义,分析新闻事件背后原因,了解舆论倾向和老百姓的情绪,等等。二、新闻敏感,每天都应该条件反射般地说出发生的国内外最重要的新闻事件;即使未必发表评论,也要饶有兴味地去了解重要新闻的来龙去脉。第三,理论素养,具有比较完善的知识体系和比较完善的逻辑思维能力,擅长分类、归纳、概括,不作无谓抬杠,不屑于诡辩。第四,情感炽烈,对是非善恶感受强烈。第五,写作本领,有一种用笔写作而不是高谈阔论却从不动笔的职业习惯,条理性极强,概括力极强,造句能力极强。

评论贵在独到深刻

  记者:新闻给读者真相,评论给读者的最大收益是什么?

  米博华:如你所说,新闻是报道人物和事件。如果人们惊呼“出事了”,不用问,那就是新闻。

  也如大家所知,人类所有智慧活动都可以还原为认知活动。我常想,除了思想和观点,我们人类还有什么优势?这也许正是评论的价值所在。

  不论是自觉还是不自觉,支配我们行为的是观念形态的东西,而不是别的。大至一个国家,小至一个人,都是如此。比如,改革开放经验极其丰富,但还原成基本原理,也许很简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我们要干什么。“建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怎么干。“多种经济形式并存”——我们的发展模式。邓小平的伟大就在于在这些基本问题认知上,开辟了新途径。然后,就是天翻地覆,地覆天翻。而这些思想观点,正是我们三十多年来反复论述的,也是评论最主要的内容。

  其实,评论在舆论场上始终占据主导地位。没有人是无事不知的百事通,再大的学者也有认识的局限,再大的干部也会有片面性。所以,面对无法预测的新闻事件,评论在第一时间介入,相当于把议题设置权抓在自己手里。先“评”的未必最强,但导向优势明显。正如,有理不去说理,往往陷于被动。绝不是说评论就是“大忽悠”,而是说评论的立场、观点,对广大受众来说具有强烈的影响。

  正因如此,媒体内容管理的重中之重,通常就是评论类栏目和节目。

  记者:一篇好的评论应该具备哪些特质?

  米博华:评论,必须评得好、论得精。独到、深刻的见解是第一位的。所谓独到,并非故作惊人之语,而是见人所未见,说人所想说。所谓深刻,是站得高、看得远、论得透,让人茅塞顿开。

  其次,文章应该有工艺性,展开合理,转折优美,收束自如,可以在评论中看到作者讲道理的高超本领和对文字的驾驭能力。

  总之,要“文质兼美”,见解高明,文字漂亮。

  记者:新闻有时效,取材于新闻的评论,其价值的长久取决于什么?

  米博华:先扯点闲篇。中国人历来“崇文”,认为文章是不朽盛事。二三十年前,人们对文章相当看重。随着时代发展和传播手段变化,媒体的新闻供应可能也是大大过剩;代之而来的是,各种媒体成倍成倍地增长,写文章、发文章已经不再那么神圣。

  新闻报道和新闻评论的情况也大体如此。因为读者需要大量的快餐,所以媒体也大量供应时鲜食品;所以大部分的评论就属于这类新闻食品,其特点是,话题的应和性远大于文章的工艺性,评论的认识性压倒文字的审美性,作者的知名度远胜于文章的是否真的有内容。

  从这个意义上说,媒体和评论家们也许不再追求价值长久。很难说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至少现在的新闻评论行当大抵如此。

  当然,我们还是要说,近代中国新闻界曾经有过高手云集、佳作迭出的时代,梁启超、鲁迅、陈独秀、胡适等等一批杰出人物,他们之所以影响巨大,恰恰是因为他们写出了最好的评论。这些作品至今仍是公认的范本。

写作有个性,但不能任性

  记者:多数读者比较喜欢具有独特风格的评论员,但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的社论,都有其固定的话语风格,这会不会抹杀单个评论员的特色?

  米博华:在谈个人风格之前,先说一点职业责任。大多数主流媒体的评论员,每天面临的任务多是“命题作文、限时完成 ”。这是任务,没得商量。不论你个人观点如何,都必须与政策对表;不论你心情如何,都必须在规定时间交稿。正如,体育比赛的规定动作虽然比较单调,但有时比自选动作更难。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一个合格的评论员,意味着得放弃一些自己,但此番锤炼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关于评论员的风格,我的看法是:一,主流媒体的重要职责是政策宣示,社论、评论员文章,不是个人意见,所以评论员任务就是把该说的话说准、说好。二,不少人认为社论、评论员文章都是官方语言,没有技术含量。这看法是不对的。相反,我认为不仅技术含量高,且包含着丰富的政治智慧和经验,是治国理政的重器。如果一个人能够写出很好的社论,写其他言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三,评论员完全可以写署名评论,尽情挥洒自己的才情,这不是问题。写作有个性,不错;但过于任性,不好。

  记者:当前,单篇文章的转载数、点击量往往作为文章影响力的标准,此法是否适用于评论?

  米博华:毫无疑问,转载数、点击量作为可统计的阅读率,具有指标性意义。当然也有另外的情形,有的评论其实写得很棒,但转载数、点击量可能并不高。这里要注意两种片面认识,一种是,完全忽视转载数、点击量,忽视读者感受,把文章变成自己写、自己看、自己夸的自我吹嘘,自我欣赏。一种是,一切为了转载数、点击量,忽视媒体责任,把发表意见当成聚拢“粉丝”、取悦观众的表演秀。

  记者:对于一个媒体机构,怎么培育一支足够强的评论员队伍?

  米博华:人才是质量的保障。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家媒体要是能拥有几只好笔,可以大大提升评论质量。我常用专业队和非专业队、国家队和非国家队来形容队伍建设。所谓专业队,就是让一些有评论专长的人专干此事,不能像抓差一样,今天干这明天干那。还要有好的教练传帮带,好的队友比学赶帮超,好的机会施展才干。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样,世界上有许多有天赋的乒乓人才,但没有一家俱乐部有中国乒乓队的训练条件和训练水平。所以即使天赋不错,也难成顶级人才。人才成长需要机会和条件。

评论的基本属性永远不会变

  记者:随着微信、微博、社交媒体的兴起,140字短评以及各种各样语态和形式的评论正在兴起,且俘获了不少年轻的读者,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米博华:自媒体的兴起,极大地改变了传播方式,改变了媒体格局,甚至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实在说,现在我基本上是在手机上看报纸并处理文字性工作。显然,微信、微博、社交媒体,是评论生活的一部分。

  当然,我认为,微信、微博、社交媒体,依然不属于公共生活。尽管有些微信的段子很有趣,有些微博很有见解,但我把它们看成是个人意见、个人情绪、个人才华的一种展现,娱乐、消遣而已,不会看成是新闻发布和政策宣示。

  记者:从历史发展看,评论文的变迁有没有规律可循,其变与不变所依据的标准是什么?

  米博华:变化是巨大的。在新闻载体极其有限的时代,每一张纸都是宝贵的,所以那时的说法是“敬惜字纸”,一篇文章改了又改,以极经济的笔墨传达尽可能多的信息。同时,过去如果不依靠一个单位,是不能靠写文章养家糊口的,没听说有自由撰稿人。投的稿是要单位盖章的。

  随着时代变迁,生产力水平大幅提升,教育水平大幅提升,社会开放度大幅提升,导致新闻纸供应过剩,电脑和其他移动终端供应过剩,有较高文化、会写文章的人越来越多,人才大量涌现。多种因素相互作用,形成而今媒体新格局。

  这对新闻评论的影响是很大的。比如,评论的写法和阅读习惯就很不同。现在的评论多为时评,有话直说,有话快说。“直”是说,亮明观点别含糊,为什么对,为什么错,直说。不要“秀”理论,用一大半篇幅讲基本原理;而是要把理论的力量含在话题之中。“快 ”是说,不要酸文假醋、摇头晃脑。不要煽情,“秀”文学,如果一定要“文化”“文学”,还是到副刊发稿。

  当然,评论的基本属性不会变,那就是必须有独到而高明的见解,思想之美永远瑰丽迷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高海珍:《一名评论员的成长逻辑——专访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米博华》,《新闻与写作》2016年第5期第58页至第61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