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独家专访
为保卫和发展中国特色新闻学鼓与呼——专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郑保卫
发布时间:2015-06-10 10:15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高海珍网络编辑:高海珍

郑保卫,1964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自此开启了他半个世纪的新闻追梦之路。这些年来,从“保卫新闻学”到“发展新闻学”,郑保卫旗帜鲜明地扛起了维护中国特色新闻学的大旗。

如今,已进入古稀之年的他,仍然自信地在国内和国际学术平台上,传播和捍卫着中国特色新闻学。其决心和力量从何而来,让我们一起循着他的新闻追梦之路来寻找答案。  

倡导维护中国自己的新闻学

记者:一些人认为中国没有自己的新闻学,而您却一直在为保卫和发展中国新闻学奔走呼喊,我很希望了解其中的原因何在?

郑保卫:这些年受“新闻无学论”的影响,有些人总在对中国新闻学说三道四,他们认为中国没有自己的新闻学,有人干脆提出用传播学取代新闻学,或是用新闻传播学替代新闻学。但在30多年的新闻教学与科研实践中,我却深深感受和体会到了中国新闻学的广度、深度与厚度。可以说我对中国新闻学始终充满信心,这也是我常常呼吁要加强中国新闻学基础理论和创新发展研究的原因。

新闻学研究在世界范围内已走过了近二百年的路程,在我国也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尽管与哲学、史学、文学、法学等一些历史久远的传统老学科相比,它的学科体系还不是很完整,学科内容还不是很完善,学科研究方法还不是很完备,但我认为,经过长期的积累和发展,中国新闻学的理论体系已经大体形成,学科内容逐渐丰富,研究方法也在不断扩展和更新。总之,作为一门独立的社会科学学科,中国新闻学已经完全具备了必要条件。

我国新闻学在上个世纪90年代便已被有关部门确定为一级学科,2004年又被列为国家重点扶持的九大人文社会科学学科之一,在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组织编写的九本系列教材中,新闻学也包括在内。因此可以说,其学科地位已经得到了国家的权威认可,只要大家重视对中国新闻学的理论研究,坚持不断创新,新闻学就一定会有广阔的发展前途。

其实,“新闻无学论”的要害就是否认中国新闻学有学。因此,维护中国新闻学,特别是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是当前新闻学学科建设和发展的关键所在。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为维护中国新闻学的学科地位,促进中国新闻学的学科发展做些事。

例如,我作为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的学部委员兼新闻学传播学科召集人,每年要举办一次学科发展论坛,就当前新闻学科发展的状况、存在的问题,以及今后的发展目标及趋向等组织研讨,并形成研究报告,提交给教育部及相关部门,为新闻学学科发展助力。比如2013年学科发展论坛的主题是:“新闻学和传播学在国家智库建设中的作用”,旨在探讨新闻学如何在国家倡导的智库建设中发挥作用;2014年的主题是:“中国新闻学传播学国际话语权建构和影响力提升”,旨在探讨提升我国新闻学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的路径和方法,为中国新闻学走向世界学术舞台出谋支招。

记者:您如何认识新闻学的学科性质?

郑保卫:我认为新闻学是一门带有人文学科性质的社会学科,从事新闻工作要讲人文精神和人文情怀,简单说,记者要带着人的真情实感去写作,去讲述生动的人间故事。我很欣赏穆青所说的,记者要先做人,先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再写干干净净的文。崇尚人文精神,充满人文情怀,这应该是新闻学的内涵和真谛之所在。可以说,一个对祖国和人民缺乏深厚感情的人是当不了好记者的。

记者:现在我们在强调学习和践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您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在新闻工作中的指导和引领作用呢?

郑保卫:习近平同志强调,新闻工作是意识形态领域极端重要的一项工作,它关系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和长治久安。因此,可以说从事新闻工作的人肩负着重要的历史使命与社会责任,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新闻观是很难担此重任的。

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是一种科学的新闻观,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在新闻传播领域的反映和体现。具体说,它是马克思主义对于新闻现象和新闻传播活动的总的看法及规律性认识。我想,一个新闻工作者无论他采、写、编、评的技术再好,如果离开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指导,就可能迷失方向,就难以成为一个好记者。因此,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践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这是社会主义新闻工作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中国新闻学最核心的内容。

实践证明,在中国当记者,尤其是要成为一个有作为、有影响、受欢迎的好记者,仅凭掌握一些采写编播技能技巧和西方新闻专业理念,是很难适应国家和人民的需要的。因此,掌握好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将其作为自己的看家本领,并且努力在实践中学习和践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就显得尤为重要。 

学术研究要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记者:您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负责人十几年,您觉得新闻学研究应该如何为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郑保卫:新闻学作为一门实践性和应用性很强的学科,为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是其基本的功能定位。我这些年主持的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是教育部的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之所以以“新闻与社会发展”为名,正是要突出其服务社会发展的宗旨和方向。

多年来的工作实践使我深深体会到,学术研究一定要带着强烈的问题意识,要瞄准国家和社会的急需来设计项目,研究课题。例如在北京奥运会期间,我受有关部门委托,带领几位教师和学生进驻奥运会新闻中心,跟踪研究奥运会的舆情和新闻宣传。我们为有关部门撰写的第一个研究报告就强调要遵循新闻规律组织宣传报道。我们提出,奥运会期间发生在北京的任何事情,中国媒体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报道,这样才能掌握主动。如果我们不报,国外媒体就会炒作,这样我们就会很被动。恰好在奥运会前夕,北京发生了一起外国教练被伤害事件,我国新闻媒体在第一时间作了报道,公安部门也及时公布了事件真相,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再比如这几年我主持的中国气候传播项目中心所开展的气候变化与气候传播研究,其初衷就是要从新闻传播的角度来关注并研究在应对气候变化过程中,如何更好地运用媒体,如何有效地进行传播。因为我们认识到,气候变化问题不仅是一个全世界都关注的环境和生态问题,而且是一个涉及人类和社会可持续发展,需要全球行动共同参与的重大问题。因此,我们应该责无旁贷地选择这样的问题开展研究,为促进和推动全社会,乃至全世界的节能减排、环境保护、绿色发展和生态文明服务。

为此,这几年我们项目中心坚持利用参加坎昆、德班、多哈、华沙和利马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机会,主办气候传播边会,表达中国学者和民间社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态度和立场,发出我们的声音,提升了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及影响力。2013年我们还联合美国耶鲁大学在北京举办了世界上首届最大规模的气候传播国际会议,把气候传播推向了国际学术前沿,起到了引领作用。

作为一个学者,我为我们的团队能够在国际舞台上为维护国家和民族利益服务感到自豪和欣慰,也为我们项目中心在此领域率先取得的突破和进展而高兴。尤其是我们的调查数据在多哈联合国气候大会期间,被联合国气候变化执行秘书长用来肯定中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做的工作,这使我们很受鼓舞。总之,我们的学术研究一定要瞄准国家和社会急需的问题,要运用新闻学和传播学更好地为国家和社会服务。

记者:您过去给大家的印象是做新闻学基础理论研究的,这几年却转向传播学方面的应用研究,特别是您做的气候传播项目,应该主要算是传播领域的话题,请问为什么您会有这个变化?

郑保卫:如你所说,我过去主要致力于新闻学基础理论研究,而这些年从民族新闻传播研究到气候传播研究,再到区域传播研究,我的研究领域在不断拓展,平台也越来越宽,可以在国际学术平台上发出声音了。从我个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变化。说实话,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转向和变化。不过说起来也不奇怪,作为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的负责人,瞄准国家和社会的急需问题开展研究,服务于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这算是一种乘势而上、顺势而为的行动选择。

通过这些年参与或主办国际学术会议的经验,我体会到,一个学者应该树立学术和理论自信,要自觉地借助学术研究为国家服务,要敢于在国际学术平台上发出中国的声音。

20143月底,我应邀到比利时布鲁日出席欧洲学院举办的题为“中国改革对欧洲和世界的影响”的研讨会。41日,我受主办方邀请在现场聆听了习近平主席在欧洲学院的讲演。习主席在讲演中所表现出的对祖国的热爱、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和制度的自信感染了在场的听众,特别是我们这些中国听众。听到欧洲听众对中国领导人的好评,我深深感受到了国家强大带给每个中国人的自豪与荣耀,也更加体会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所应承担的使命与责任,同时也激发了我作为一个学者的学术自信和理论自信,更加坚定了我借助学术研究为国家和社会服务的决心。

学者需要讲究学术良心和学术规范

记者:在您几十年的新闻教学和科研经历中,您认为一个学者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和理念?

郑保卫:我认为,一个学者在学术研究中应当有自己的基本立场、基本态度和基本观点,要有起码的“学术良心”。

记者:那您怎么理解“学术良心”?

郑保卫:所谓“学术良心”,我认为最根本的就是要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要敢于坚持正确原则,敢于维护科学真理,为了这一目标可以不计个人的利益与得失。

这些年来我一直力求站在一种较为客观和理性的立场上,坚持说真话,讲实情,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学者应该具备的基本品质,也是一个学者其“良心”之内涵所在。

我给自己立了一个信条:“该坚持的原则一定要坚持,该解放的思想一定要解放。”这既是我一直信奉的一个理念,也是我一直在坚守的一条原则。

这条原则的基本内涵和要求就是要坚持实事求是,要敢于抵制来自“左”和右两方面的干扰与影响,不做“顺风倒”人物。过去我们有些人往往是一反“左”就右了,而一反右又“左”了,老是像翻烧饼一样。我想,作为一个学者应当善于总结历史的教训,保持清醒的头脑,力求在这方面做得好一些。

在近30年的新闻教学和科研过程中,我一直在努力要求自己尽可能地按照这条原则去做,争取做到既不迎合和屈从“左”的东西,也不迎合和屈从右的东西,总之,注意做到不跟风,不随流,不迷向。

记者:那么在具体的教学和科研中,您是如何把握的?

郑保卫:在具体的教学和科研中,我力求做到既注意总结我国新闻工作历史上好的传统和经验,也注意总结其失误和教训;既注意分清哪些是可以作为我国新闻工作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经验继续保持和发扬的好的东西,又注意分清哪些是根据我国社会发展和新闻实践的需要应当改革和创新的东西;既注意弄清西方新闻学中哪些是值得吸收和借鉴的好的东西,又注意分清哪些是不符合我国国情,对我们的实际工作没有益处的东西,哪些又是完全体现和代表西方国家的特有的价值观的东西。

例如我在写作《当代新闻理论》(2003年新华出版社出版)和《新闻理论新编》(2007年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2015年再版)时,就吸收了不少西方新闻理论中对我们有益的东西,像新闻价值理论、新闻自由理论、社会责任理论、客观公正报道原则、受众兴趣与需要原则、新闻伦理规范、新闻法制规范等等,从而丰富了新闻理论的研究内容,维护了新闻学的专业理念和专业品质。在介绍和阐释这些理论观点的时候,我都尽可能地按照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来分析与论证其形成背景、理论内涵、应用价值及历史局限。

新闻学研究需要遵守一般的学术规范,需要尊重其相对的学术独立性,以保证其研究过程和研究结论不受非学术因素的干扰和影响。比如涉及对新闻学基本原理、新闻传播基本规律和新闻工作基本规范的研究,就应当充分考虑其学术性质和专业规范,按照相应的学术规则来开展研究。我们不仅强调媒体作为社会舆论机构,对社会和公众所应当承担的责任,还强调其作为党、政府和人民的耳目喉舌,对国家和人民所应承担的责任,应该说,我们国家对新闻的要求是更高,而不是更低。

总之,新闻学术研究需要具有政治眼光和宏观意识,需要立足中国国情,需要坚持从中国新闻工作实际出发来看待一些学术问题。这样既可以准确掌握这些学术观点的基本内容,又能够深刻认识这些学术问题的深刻内涵及理论实质。

记者:您对年轻老师有什么寄语吗?

郑保卫:我今年已进入古稀之年,因此对年轻人有特别的期待。有言道,长江后浪推前浪,未来总是属于年轻人的!1957年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对中国留学生所作的讲话,至今还回响在我的耳边:“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的身上。”可以说,这段话一直是几十年来始终激励我的座右铭。我想,将它奉送给今天的年轻老师,依然很合时宜。

我衷心希望年轻的老师和学者们能够尽快地担负起国家和人民所赋予的责任,在继承前辈优良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有所创新,有所进步,能够尽快地成长、成才,唯有这样,我们的事业才能后继有人,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我们中国新闻学同样需要年轻学者的继承、创新和发展,我相信,在一代代新闻学者的共同努力下,一个立足中国本土的科学的中国特色新闻学一定会创建起来,并且会昂首跻身世界学术之林。

一个新闻工作者采、写、编、评的技术再好,如果离开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指导,就可能迷失方向,就难以成为一个好记者。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践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这是社会主义新闻工作最基本的要求,也是中国特色新闻学最核心的内容。

采访手记

郑保卫老师在新闻追梦的路上已奔波了半个世纪。他深情地说,自己的前半生虽然经历了一些坎坷,但是后半生却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为每个人实现自己的事业理想和人生价值搭建起了广阔的舞台。回顾自己所走过的70年路程,他说:“我个人的每一点成绩和进步都应该归功于国家和人民。个人的梦想只有汇入到全国人民共同追求的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时,才会感到个人梦想的踏实、厚重和分量。”

郑保卫老师是个理想主义者,也是个执着的践行着,几十年来他都在追寻着新闻理想,都在践行着维护和发展中国特色新闻学的行动。

 

转载请注明出处——高海珍:《为保卫和发展中国特色新闻学鼓与呼——专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郑保卫》,《新闻与写作》2015年第6期第63页至第66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