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独家专访
温暖的春妮时光
发布时间:2015-10-14 16:35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高海珍网络编辑:高海珍
 

春妮,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在老师和同学眼中,她一直都是根红苗正、认真自律的好学生,学生时期,她几乎得遍了学校的所有荣誉。

她的事业同样顺利。大学毕业前夕,春妮就被选中主持北京电视台《SK状元榜》栏目,毕业第三年就获得金鹰奖优秀主持人奖,第六年就获得播音主持界的最高奖“金话筒奖”,成为当年年龄最小的获奖者。她的名字连同她那温暖睿智的主持风格一起,走入观众心中。

九月初,我们专访春妮,当我们总是期待着挖掘她的成功秘诀时,春妮却笑眯眯地说,她只是按部就班、在大家的期待中老老实实长大的。

那么,是怎样的“按部就班”成就了如此优秀的主持人呢?让我们一起走近春妮。

主持人要深度介入节目内容的创作

记者:在《春妮的周末时光》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和《SK状元榜》《星夜故事秀》《五星夜话》中不一样的春妮,能否介绍一下当时为什么会推出这个栏目?

春妮:对我来说,《SK状元榜》《星夜故事秀》《春妮的周末时光》都是具有代表性的栏目,也代表了我个人的几个成长阶段。《SK状元榜》是一档以高中生智力竞赛为主打的节目;《星夜故事秀》是北京电视台第一档脱口秀节目;《五星夜话》是北京电视台第一档文艺评论栏目;《春妮的周末时光》是北京电视台第一档全景访谈式的节目,这几档不同的节目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最具代表性,也让我的各种能力得到提升。

《春妮的周末时光》是2012年开播的。这个节目的创意来源于一个非常偶然的想法。我曾参与过台里的各种节目,除了新闻没播过,其他类型如晚会、现场综艺脱口秀、外景采访、科教节目、少儿节目等等,所有题材我都做过。我是一个对很多事情都具有好奇心的人,希望还能再去尝试其他类型的节目。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和撒贝宁、张绍刚、李莉一次聚会中,我们边唱边聊,内容生动又风趣。当时我随口说,如果把这样的状态放到电视上,多有意思啊。那时真是无心之语,可后来想想全国的电视屏幕上还真没见过这样的节目。当时所有的节目都是把草根包装成明星,但没有把明星还原成草根的。而我想,对于名人来说,褪去光环后,最真实的一面才是最鲜活和最有价值的一面。所以就开始策划、研讨,最后向台里汇报方案,半年后节目真的成形了。为了更好地呈现真实状态,特意设置成了“家”的场景,于是,我的身份从女主持人变成了女主人。《春妮的周末时光》就成为全国首档戏剧情景访谈节目。也很感谢台里的信任,因为这是台里唯一一档以主持人名字命名的节目。这是目前我最重要的节目。

记者:在第一期节目中,撒贝宁拿起一个盘子,边笑边说:“春妮,下回买完茶具记得把商标撕了,透着就是刚买的”,这看似“揭短”的一幕把观众逗乐了。还有,现场撒贝宁转达观众对张绍刚主持风格的意见时,毫不留情,您怎么看待嘉宾在现场的这些调侃?

春妮:我喜欢这样的嘉宾,可以体现语言的魅力,激起谈话的气场。这就是最真实的场景,是生活的佐料,这些毛边我都留着。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还原嘉宾不端、不装、生活中最自然真实的状态。这期节目还没播出,网络上就有各种标题党出来了,说张绍刚和撒贝宁在节目现场互掐。其实,他们本身在私底下就是很坦荡的,有一说一,不会藏着掖着。这就是最真实的朋友,彼此的“揭短”也都是善意的。

记者:这个栏目看似轻松,聊的都是生活琐事,但也都包含着智慧,这是不是更考验主持人的即兴发挥能力?

春妮:其实所有的生活哲理一定是融在生活的细节中。我们当初设置栏目时,就希望以更轻松的方式去诠释生活。在现场,我的话并不多,大部分都需要即兴发挥,但即兴的背后是大量的准备。看似随意的慢聊,其实是按着我们之前策划的脉络在步步推进。其实主持人的功夫都在平时,功夫在诗外。我不喜欢带有功利性地去做些事情,包括看书、上学、旅游以及和人聊天。 而这些闲时的爱好,慢慢都成了即兴发挥的储备。

记者:在这档节目中,您除了女主人的身份外,还担任什么角色?

春妮:我是主编,负责内容生产、选题策划、定嘉宾、出方案、出脚本,最后到现场录像。我在《五星夜话》就开始当主编,当时制片人很好,手把手带着我,他当时的想法就是,要当一个好的节目主持人就要深度介入节目内容的生产,这样才能把控节目内容,营造谈话氛围。所以那时我是赶鸭上架,但压力伴着动力,得到很大成长。

记者:在选择嘉宾和话题时,是否也会用到大数据?

春妮:大数据是我们每天都离不开的,节目每周六播出,周一我们就能拿到收视率,有非常详细的记录,比如节目有70分钟,每分钟的收视是多少,这分钟在播什么,观众的构成比例是什么。所以,我们每天都是看着大数据在研究,并以此作为节目内容生产的依据,帮助我们找到节目传播的规律,预判节目传播的效果。但是,在选择话题时,我们往往没有过多地追求热点,因为热点往往是大家一窝蜂的在做。而我喜欢做大家没有做过的、有挑战的话题,能把冰点做成热点,才是好的节目,才是高手。像厨师,把看似非常不起眼的原料放在一起却能烹调出一道好菜,这才能见功夫。还有,什么样的节目就是好的节目呢,我的重要标准是信息量。所以我的节目每期都有“春妮独家”。其实来的嘉宾大家在平时多多少少都见过,可是重新把他们组成朋友圈,经过新的排列组合,又是一个新的圈子。而且我一再强调嘉宾一定要3个,因为3个才能“抬轿子”,才可能有三角关系,才能产生戏剧的冲突,才能形成不同的话题。

记者:目前收视率最高的是哪一期?有哪些规律性的特征?

春妮:我们节目的收视都不错,根据我们3年来150期节目的总体反馈看,讲老北京的、讲传统文化的节目口碑和影响力都是双丰收。比如前不久策划的家风系列,我们发现,这种有温度、有思想、把自身命运和国家命运连在一起的话题,收视非常好。比如,影视剧导演英达,他们英氏家族五代人的特征就是中西文化的结合,所以这五代人是百年中国历史的缩影,他们的个人故事折射出的是时代特征,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主持人要有一份同理心

记者:职场的历练让您对电视主持人这个职业的看法是否有所改变?

春妮:有,大家都觉得主持人是以说话为主的职业,其实不是,主持人最大的职业特点是学会去理解别人,体谅别人。

我一直认为有信息量的节目,一定离不开嘉宾言谈中所带出的对自己生活的理解,这是节目最核心的地方。一个好的主持人,一定是有一份同理心,能与嘉宾感同身受。我所有的眼神、动作、状态,都会传递给对方,让对方表达出来,但这些理解,都需要一定的阅历和学识涵养。所以主持人一定是要经历很多的事,学会在别人的故事当中理解人、理解事物、理解社会、理解这个世界。

记者:在大众眼中,电视主持人是带着很多光环的职业,您怎么看待这些光坏?

春妮:不可否认,主持人确实享受到了大家的瞩目。其实这也是一把利剑。如果自己也总想享受在光环下,那就麻烦了。前几年,濮存昕写过一本书《我知道光在哪里》。我非常认同他的观点。主持人身上的光环是这个平台给的。是这个平台让主持人站在光里头,这个平台并不是因为主持人而有光。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站在哪儿。所以,很多时候,我习惯把自己“藏”起来,让自己更加冷静、更加安静,不要被外在的光所迷惑。

记者:现在网络发达,大有人人都可当主持人的势头,您认为未来主持人职业的走向会是什么样的?对于一心想成为电视主持人的学弟学妹,您会跟他们说些什么?

春妮:现在主持人行业的确受到严重挑战,大家会看到,《爸爸去哪儿》《中国好声音》等大的综艺活动没有主持人,而且更悲哀的是,主持人不是掌控全场,最大的工作量是播广告。未来,随着节目的细分,主持人要有专业知识做支撑,才有可能在某个领域拥有发言权和对等的讨论和交流,过去万金油式的主持人会越来越少。同样,面对行业的细分,如果一心想当主持人,在校期间一定要学一门所长,会让主持更有深度,也会成为在这个行业深耕细作的抓手。

记者:您理想中完美的主持人是什么样的?

春妮:一定要有锐度、有温度。她有自己的角度,但一定是有同理心、有良知的,不会因为锐度而没有温度。比如,遇到地震、空难等大事件,主持人让当事人再去回顾当时的一幕,是特别残忍的事情,因为你的每个问题都是在别人的身上挖刀子,然后再消费给大众。遇到这样的节目,我愿意为了温度而放弃锐度,至少这样的节目不会给别人带来伤害,这是主持人的本分和良知。

能做到恰如其分就是最好的

记者:从2000年走出学校到现在,回头看,您认为自己有哪些方面的成长?

春妮:关于成长,方方面面都有,我个人觉得最大的成长,一是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二是知道自己的兴趣点在哪里。林语堂曾经说过:“人生在世,幼时是什么都不懂,大学时以为什么都懂,毕业后才知道其实不太懂,中年又以为什么都懂了,到晚年才觉悟一切都不懂。”所以,各个阶段最大的成长就是逐渐认清自己。我不能说对自己多么熟悉,但至少比以前更了解自己。

记者:资料显示,您从小到大一直担任班干部,还是学霸,高中就入党,是不是一直都在别人的欣赏中长大?

春妮:我不是在欣赏中长大,而是在大家的期待中长大。从心理学上看,一个人的成长史与她的被期待值是成正比的。小学一年级时,老师让我当班长,当时我就觉得老师对我有期待,那我各方面都要做好。我父亲经常会提到我小时候的一件事,当时我高烧到42度,还打点滴,满嘴血泡,但我还是要求参加期末考试。结果爸爸背着我去考试,还得了“双百”。当时就是觉得,不去考试,老师会不会失望?我若去补考,爸爸妈妈会不会失望? 所以,我是按部就班、每一步都在大家的期待中老老实实长大的。

记者:您怎么评价自己的性格与这个职业的匹配度?

春妮:我是水瓶座,天生带有强烈的好奇心,喜欢天马行空的想象。所以我对探寻事物的真相以及人物的故事有极大的兴趣和天然的敏感。也经常会灵光闪现地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我想这可能就是我在工作中不断地去尝试不同的节目类型,不断地突破自己的一个内因。水瓶座还会有很强的自我调节能力和理性的一面。这又让我在感性之余,可以有条理地去思考。并且在舞台灯光熄灭后,快速地从喧嚣处抽身,享受安静和独处。所以工作十几年,我依然抱有当年的热情而没有觉得心累,我想我的性格和这个职业的匹配度还是挺高的。

记者:作为大众眼中优秀的女主持人,能否对女性朋友说几句话?

春妮:作为女性,人生中会有很多不同的角色,也会身处很多不同的环境,最重要的是做到“恰如其分”,这是人生的大学问。还有一点,希望每一位女性朋友,既有大女人的素质,又有小女人的情怀。

采访手记

从古至今,形容美女的词语很多,在与春妮见面的瞬间,我想到了不少。但是,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忽然感觉,那些更多突出外表的华丽词语,不足以衬托春妮的美,因为,她升华了美,美得特别平实、特别靠谱、特别温暖。

学生时代,她不仅是学霸,还是老师信得过的班干部。进入职场,在一次戏剧性的充当配角的过程中,竟然获得了“金鹰奖”。于是,很多人都会问,她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

采访中,我们很幸运地分享了她第一次充当配角的经历。当时,她刚进入北京电视台,有一档大型活动需要找一位女主持人,而男主持人是业界知名主持人,按照导演安排,女主持人仅仅充当配角。这名男主持人对自己严格,对别人也严格,不能容忍台上的任何瑕疵。就是这样一个特别不起眼、在很多人眼里一点都不看好的机会,却成就了第一次主持大型节目的春妮。而她的信念也很简单:既然做,就好好地去做。于是她从早到晚跟着节目组彩排,然后把嘉宾的信息记录下来,经过整理后再提供给男主持人。结果,连如此挑剔的男主持人都深受感动,现场两人搭配默契,精彩不断。这档节目第二年被报送金鹰奖,春妮自然也就拿了大奖。

回顾过去,春妮说:很多时候,恰恰都是没有任何功利地做一件事时反倒水到渠成。在成就别人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我们任何人,所有做的事情就是一个圆,最后都会滚到自己身上,你帮别人的时候也让自己受益。这就是爱,爱是一个口袋,你收获的是幸福,付出的是成就感。她说,她从小到大,这个口袋都是满满的,她是幸运的,因为所有的努力都给了回报,这一点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幸运的。但从来没有你不努力就能得到的。

在春妮的日程表上,除了主持台里的节目,她还是北京的读书大使,还担任大量公益类活动的主持人。她说:“这些都是正能量的事,如果说在帮助别人和被别人帮助之间选择,我当然选择去帮助别人。”这句话也印证了她的成长经历。

每个女子都期待自己温婉得体、温润如玉,若问这样的女子如何修炼而成,善良、智慧必在其中。因为这样的女子才能有对他人的同理心,才能安静地体悟世界。春妮做到了。

“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功名也一样,均源于功名之外。


转载请注明出处——高海珍:《温暖的春妮时光》,《新闻与写作》2015年第10期第61页至第64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