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传媒论道
优质文艺内容是如何出炉的
发布时间:2016-06-05 10:58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李红艳网络编辑:高海珍

  不管哪个行业,大家的目标都是为了给受众提供优质的产品、优质的服务等等。新闻传播领域的优质内容同样如此,亦需精心锻造,从立意、策划、采写,到编辑、呈现,都要体现出品质、品位。在八卦满天飞、狗血满街洒的娱乐传播生态中,优质的文艺内容,在生产的每一个环节都考验着从业者的专业化、职业化。笔者试从北京日报文化新闻部日常报道及公众号“艺绽”的实践入手,浅析优质文艺内容是如何出炉的。

独家=独家视角

  在媒体同质化竞争的当下,绝对的“独家”出现几率极低,尤其是对文化新闻这种“硬度系数”相对较低的报道领域而言。在此环境下,不妨将“独家”转化为“独家视角”。当重磅新闻事件发生时,无论有无独家新闻资源,都应该努力参与其中,寻找适合自身定位的报道角度、新闻落点。

  以北京日报2016年4月27日报道《追求艺术别被“大帽子”忽悠了》为例。报道的缘由是民政部公布第四批100家“山寨社团”名单,其中包含46家文艺类山寨社团,比如“中国影视家协会”“中国摄影师协会”“中国书法艺术家协会”“中国电视音乐家协会”等,其名称与中国文联所属全国文艺家协会的名称非常近似,极具欺骗性。各大网站第一时间发布了此消息,对传统媒体而言,如果在翌日跟发消息,显然就索然无味了。于是,如何寻找新闻背后的新闻,就成了关键。

  就该报道而言,记者联系到中国文联、北京市文联相关负责人,对山寨社团的具体表象进行采访,同时告诫人们要对山寨社团保持警惕。继而,在此基础上做了一篇新闻纵深报道《“帽子越大,招摇撞骗的砝码就越重”》,将目光对准山寨社团的重灾区——书画界,请业内人士揭秘山寨社团背后隐藏的利益点、交易链,使得整体报道的立意、深度得到提升,同时也更有现实意义。报道刊发数日后,新华社刊文《山寨社团是如何敛财的》。由此可见,该报道以一种独家视角,做到了领先一步。

  类似案例还有不少。比如针对前不久北京19家图书馆同时开放年度换书大集的报道,记者没有停留于对活动现场平铺直叙的描述,而是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那就是书贩子搅局,最终成文《首图再遇“书贩子”敛书搅局》。书贩子产生了哪些坏影响?该不该把书贩子“请出去”?如何“请出去”?这篇报道既反映了读者对这种现象的痛恨,也表达了主办方面对此问题的无奈与尴尬。

通过新媒体抢新闻

  时效性,是衡量新闻的一把重要标尺,文化新闻报道同样应以此为先导。不过,相对于新媒体的“神速”,甚至是“光速”,时效性显然是传统媒体挥之不去的软肋。不过,随着微信公众号的诞生、普及,传统媒体似乎找到了涅槃的新契机。由北京日报文化新闻部运营的公号“艺绽”,力图成为传统报纸版面的延伸阵地,弥补报纸版面新闻的短板,比如对新闻传播时效性的追求。

  2016年3月21日,位于中国传媒大学校园内的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正式推出了一项新举措——朝馆夕室。研究中心白天承担博物馆和研究机构的功能,晚上则变身自习室,无论是附近居民还是学生,都可免费来上自习。

  此前,京城媒体都曾报道过这一消息,但真到开馆之日,却又好似集体“失忆”。这恰好给了艺绽一次做独家探访的机会。当天,经过一番实地体验,艺绽推送了《今晚开馆!崔永元喊你上自习》,图文并茂,为公众呈现了“小崔自习室”的方方面面。基于崔永元的知名度,推送内容的独家性、抢先性,这篇文章迅速获得关注。此后,同城其他媒体,包括纸质媒体与微信公众号、APP等,开始陆续跟进报道。

  兵贵神速,在如今新媒体传播大战中处处有所体现。由于在传播时间上的相对“无限性”,决定了新媒体对传播时效要求更高,甚至更苛刻。抢得先机,才能在第一时间将公众眼球吸引过来。

  北京时间2016年2月29日,第88届奥斯卡奖揭晓。“小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能否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成功抱得小金人,是全球媒体的关注焦点之一。为了能够抢得先机,艺绽事先做好了两个版本微信:一是小李如愿获奖;二是小李遗憾失奖。经过一个上午的等待,大约在12时58分,获知小李捧得小金人的消息。艺绽编辑迅速调出预制好的得奖版本,并以最快速度添加了小李上台领奖的图片,同时附上本届奥斯卡重要奖项获奖名单。当天13时10分,艺绽推送了《奥斯卡欠小李的小金人,这次终于补上了》。约一小时后,其他微信公众号的“小李大餐”才陆续上桌。而此时,艺绽的内容早已被广为转发。

如何“一鱼两吃”

  作为一份党报,北京日报的文化新闻报道,以品质、品位、品格为本,具体到实操层面,就是注重策划性、纵深感、延伸度、情怀感。但是,新媒体传播贵在快、新、奇,说白了就是相对的“浅阅读”。在这种情况下,报纸版面、公众号,面对同样“食材”,如何“一鱼两吃”,考量着新闻报道的功力。

  2015年5月13日,著名作家严歌苓新书《床畔》在北京大学举办首发仪式。活动现场,严歌苓以“我为什么写作”为主题,与老朋友、著名作家刘震云展开对话。翌日,北京日报文化新闻版刊发记者采写的《严歌苓:用文字擦亮过去》,文章主体是两位作家畅谈军旅生涯,畅谈关于写作的点滴往事,共同怀念一个“不一样的年代”。如此视角,文艺味十足,兼具情怀与情感。

  不过,如果把这些“回忆录”直接转化成微信,显然会因为话题过于文艺化、表达过于文学化而受冷落。于是,在构思微信内容时,艺绽编辑团队过滤掉了情怀,只是撷取当晚活动现场的花絮,对“腹黑段子手”刘震云的口无遮拦进行全面呈现,最终梳理整合形成了一篇《昨晚在北大,腹黑段子手刘震云砸了严歌苓老师的场子》。

  与见报稿件不同,这一版内容,视角“刁钻”,摒弃一本正经地忆往事、讲道理、谈情怀,而是聚焦现场实录,带领未到场的受众,走进那个充满尴尬、无厘头,同时也充满欢声笑语的现场。更重要的是,全文以充满个性化特征的网络语言及语境进行写作,消弭了与网友的心理隔阂,满足了如今网络化阅读“轻、悦、浅”的特征,不仅提升了阅读率,更大大刺激了受众主动转发、分享的冲动,最终达到近27万的阅读量。

好新闻是“追”出来

  优秀的新闻记者,懂得如何在庸常、繁杂的信息中提炼新闻精华,进行深度开掘。持续追踪、深度跟进,便不失为一种发现好新闻的有效途径。

  2015年底,高晓松在一次活动上透露,他在北京郊区开设的一家私人图书馆即将开门迎客。嗅觉敏锐的“新闻鼻”立刻闻风而动,纷纷进行报道。不过,由于无法就此事采访到高晓松本人,无法获知更多具体信息,所以媒体报道多停留在简短的消息层面。这家图书馆具体位于何处?读者能看到哪些书?需不需要预约?如何预约?一系列好奇之问,萦绕公众心间,等待解答。而这一切,只有等到这家图书馆正式开放,才能探知一二。

  等到开放之日,记者第一时间与馆方取得联系,前往探秘,并于当日在艺绽推送《探秘!预约爆满的高晓松杂·书馆到底藏了什么好书》。通常来说,此类探访活动,由于不具备新闻爆点,也不具备情节戏剧性,如果过多使用文字介绍,极易陷于平淡,说白了很难写出“花儿”来。这时,图片作为信息传递工具的优越性就体现出来了。在微信内容中,书馆的地理位置、空间布局、图书设置、配套设施、服务举措……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均以言简意赅的文字,配以精心构图的图片,呈现给受众。这份小小的体验攻略,极大满足了受众对相关信息的渴求。

  一般而言,新闻媒体喜新厌旧,针对某一事件报道过后,也许很快就将其置于脑后,投入新的一场场新闻战斗中了。不过,如果拥有“回望”意识,有时或许会有意外收获。在探秘高晓松杂书馆的微信推送一段时间后,当众媒体渐渐淡忘了此事,北京日报文化新闻版又刊发一篇报道《够不到高处的书?拿望远镜看!》。记者重回杂书馆探访,发现这家私人图书馆运营两个月来,管理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藏书不方便取阅等。同时,报道未就事论事,而是进一步指出了国内私人图书馆的生存窘境,并从政策层面进行了思考。应该说,这样的报道,彰显了党报文化新闻报道的高立意、大格局。

“有用”是硬道理

  如今是个讲究实用性的年代,新闻产品同样如此。如果你提供的内容,除了优质,还足够“有用”,就会受到欢迎,这一点在新媒体传播渠道中尤为明显。

  关注艺绽的读者,一定注意到了一个固定栏目“北京文艺日历”,每周一为读者推送经过筛选、精编的文艺资讯,对京城文艺生活做出全面导览。即使节假日,北京文艺日历坚持推送,如今已成为品牌栏目。在它背后,是一批已形成“约会意识”的死忠粉,其犹如服饰中的“经典款”,虽非当季爆款,却是衣橱里不变的品质担当。

  除了上述“文艺小帮手”,艺绽还会借助公众关注的事件,深挖文艺视角。

  2014年12月28日,北京地铁7号线正式通车。表面看,这是一条跟文化毫无关系的消息,但细究起来,其实同文化也有交叉点:它可以送观众到国家话剧院看话剧,也可以送观众到湖广会馆赏京剧,还可以送观众到麻雀瓦舍听民谣,就连经常上演高雅芭蕾舞剧的天桥剧场,也因为这条地铁线路的开通而变得离观众更近。考虑到这一点,通过前期汇总、亲身体验,艺绽策划推出了《北京文艺地图:地铁看戏全攻略》,梳理、盘点了京城地铁沿线的大小演出场所,为读者呈现了一份地铁看戏攻略。由于超强的服务性、实用性,这样一列“开往文艺的地铁”被很多人收藏。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比如《十一怎么过,超全面北京文艺生活指南在这里》《吐血整理500部,北京国际电影节看全这39部才算值》《京城这十家独立小书店,美得让人心疼》等,都颇受好评,尤其是对“潜伏”京城多年的独立书店的梳理,艺绽采编团队一家一户实地走访,寻找其踪迹,了解其特色,并最终推荐给爱书人。

  曾几何时,文化新闻“惧怕”信息汇总式的报道,一来因为版面空间有限,承载不了太多信息内容;二来,这样的报道新闻性不强,没有深度,没有层次,新闻含金量偏低。如今,微信公众号出手相助,“收编”了不少诸如此类的内容产品,既帮报纸版面解了围,又以服务性特色圈粉无数,可谓一举两得。

  (作者单位:北京日报文化新闻部)

  

  转载请注明出处——李红艳:《优质文艺内容是如何出炉的》,《新闻与写作》2016年第6期第71页至第73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