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传媒论道
简单的营销才是有效的营销
发布时间:2016-06-05 10:41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栾春晖网络编辑:高海珍

  最近网红PaPi酱的新闻红遍了网络,一次广告竞拍活动,已经能够在短期内实现净赚,为什么这都能够成为一次营销事件?营销和传播还有什么规律可循?纷乱复杂的互联网技术、互联工具,各种看似“先进”的概念,是否真正实现了营销的效果提升呢?

浅薄的我们与消化不良的胃

  最近一段时间,笔者感受到的是,我即将要放弃随时打开的微信,因为我感受到了硬件的极限和网络的极限,手机硬件用无声的回应抗议主人对其进行超负荷的加载任务。

  与此同时,由于过载信息的传播,让我们看似“优越无尚”的选择权,最终被无从选择代替,贪婪的内心又因为无法自主放弃多余的信息,而让我们无法精细化消化我们获得的信息,以至于我们接收的信息更多的是碎片化的、粉尘化的,而没有时间去消化和吸收这些信息背后的“元认知”内容,更多的信息获取没有让我们变得睿智,而是让我们浅薄了。

  人类就如一个贪吃的胖子,不断地接收着信息,却不能够消化成为肌肉和能量,最终成为一个消化不良的大胖子,不能自拔。

从自由选择到被安排

  鉴于此,最近也诞生了各种基于大数据分析之上的传播,这种技术被冠以智能个性化推荐,虽然名声在外,却在当下被不断诟病,还需要继续完善的呼声要高过为其叫好的声音。

  而另外一个方向选择就是让用户没有选择,直接提供有限却有效的产品和服务,以广州一个创业项目“趣时光”WiFi为例,在长途大巴上安装WiFi设备,不再是通过连接3G或者4G网络实现真正意义上的WiFi连接的方式,而是在一个WiFi设备中安装一套线性的娱乐产品,持续的播放。

  这种没有给用户更多的选择,看似违背了移动互联网的核心逻辑,特别是用户体验赋权,但是从本质上又实现了互联网对于我们日常生活改变的最为原始的初衷,即提高信息接收和互动营销的效率,而非要人为设置更多的中间环节。

数字转化失效的背后

  最近和一些自媒体朋友(营销号类)进行沟通交流,当我问到是否可以为互联网金融客户定制CPS(信息物理系统)的广告方案的时候,当事人的回答都是惊人的一致,我宁可少收一些品牌广告的费用,也不进行CPS广告,因为自己对于广告的转化效果没有丝毫的信心。

  当传统媒体被新媒体取代,当新媒体还没有一个全新的商业逻辑显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更多的传统企业将广告投放给了所谓的新媒体和自媒体大号,不断供养着这些拥有新概念的自媒体号儿,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自媒体号只是实现了广告价格的增长,却从未实现广告效果的提升,更不要提对于广告营销行业有颠覆式的改变。

回归简单的营销才更加有效

  经历一轮的实践过程之后,越来越多的广告主意识到,互联网对于广告营销的价值,或许未必像概念包装所体现出来的那么大,也意味着那些看似给用户赋权的多种自由选择的变化,从本质上说未曾真正提高社会的整体效率,反而是没有选择的被动式服务更具市场。

  以消费品的广告投放为例,经历了电视的打开率陷阱,以及数字转化陷阱之后,发现最为直接的广告传播才是最好的,那就是基于场景的、线下的活动营销,以及在用户能够高频触及的场所中,用户可以被动接收的最为简单的媒体传播形式。简单的视觉信息传播,简单的互动场景,或许比眼花缭乱的新媒体概念,以及无数的不置可否的选择更加来得实在和有效。

  (作者系华南创业新媒体闹客邦创始人,“道哥论道”自媒体创始人,前南都报系ND蜂巢孵化器COO)

  

  转载请注明出处——栾春晖:《简单的营销才是有效的营销》,《新闻与写作》2016年第6期第67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