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传媒论道
新闻评论不能丢了“文”“气”
发布时间:2016-06-05 10:30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张显峰网络编辑:高海珍

  眼下,新闻评论这个传统的文种又成了翘楚,无论传统媒体还是新兴媒体,主流媒体还是自媒体,皆拜其为竞争之利器。思想勃兴,自然是可喜的现象。

  然细观之下,总觉得当下的很多评论作品少了“文”和“气”。文者,文本价值也;气者,地气也。

好的评论要“接地气”

  很多评论员,或者说一些评论员的很多评论,是坐在电脑前,就着网络上的新闻报道写的,这样作文很快,但有一定的风险性,如果评论所依据的事实因为记者采访不扎实而失实,整个评论的立论依据就不存在了,不仅会出现严重的误判,而且评论本身也成了假新闻的扩音器——这样的例子似乎还不少。

  好的评论要“接地气”,通过评论者自己采访获得的一手事实作为立论依据,其说服力和可靠度自然非同一般,而且因为吸收了调查采访得来的鲜活素材,评论的文风也会更加贴近生活、贴近读者,增强感染力。

  “接地气”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有机会与更多的人交流,碰撞思想,这不仅可以了解评论者所关注群体的动向,也可以丰富评论者的知识和认识。同时,因为对一线的情况比较掌握,拥有了更多常识,碰到类似的新闻事实,做起判断来也比一般的评论员“专业”得多,起码不会轻易被假新闻误导。

  当然,对一个评论员来说,不可能篇篇评论都做到亲自调查采访,就着新闻写评论的时候还是多一些,但要有这样的意识准备,一有机会就多去调查,接接地气,或者碰到拿捏不准的新闻事实,马上按下提笔的冲动,先去求证一番再说。这样写出的评论才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要讲表达效率,也要讲文本价值

  我曾经写过九年言论专栏“显峰冷言”。在整理这几年发表的评论时,我每重读一篇旧文,都有恨不能重来的遗憾。很多评论时效性很强,但因为作文的仓促已经没有多少回味的价值。

  相信应该不只我有这样的感受。这是一个观点泛滥的时代,快餐式阅读使新闻评论已经变成了立等可取的“煎饼”。所以报纸、网络上很多都是就当天的新闻事实进行评论,直接亮明观点,并不讲究写法,这样做自然有时效性优势,也提高了表达效率,但附加值却降低了,很难让人有第二次阅读的兴趣,这实际上是一种退化和折损。“文以载道”,“文”之不存,“道”将焉附?

  可能有人会说,网络时代,表达效率第一,为此牺牲一点文字的美感是应该的。这大概就是纸媒评论和网络、电视、广播评论的区别了。在网络时代,报刊评论的文本价值更加显得重要,因为表达效率比不过网络、电视和广播评论,唯一的优势恐怕就是文本了。

  我读文章有一个习惯:只要语言很糟糕,马上就扔到一边。我是比较主张新闻评论有一点杂文味道的。有人说,现在表达环境不一样了,不需要杂文那样曲里拐弯的表达方式了,有话直说。我不完全赞同。观点和立场要直接,不要掩饰,但表达还得讲究艺术,讲究美感,学会用情,既要给人悬念,也要留有余地。直说,说深了容易过头,说浅了隔靴搔痒。

  有时候,幽默诙谐的讲述中透射的犀利要比义愤填膺的观点有力得多;感同身受的换位思考和情感交流要比直白的表达有利得多。评论崇尚理性,并不意味要板起面孔讲话。理性地思考问题,但要艺术地表达观点。评论的力量并不在于作者的态度有多强硬,用词有多重,而在于语言的渗透力和逻辑的张力。

  鲁迅的杂文之所以流传至今还被评论者视为宝典,不仅仅因其思想的锐利、一针见血,文本本身的魅力恐怕也是其传世久远的重要原因。

  (作者系中国教育报副总编辑、第十二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

  

  转载请注明出处——张显峰:《新闻评论不能丢了“文”“气”》,《新闻与写作》2016年第6期第66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