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and Writing

全国新闻核心期刊 全国中文核心期刊 CSSCI(扩展版)来源期刊

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传媒论道
记者,在报道中行动
发布时间:2016-05-05 16:54文章来源:《新闻与写作》作者:王清颖网络编辑:高海珍

  回望2015年,媒体经历着一场思想的变革,全媒体、新旧融合、互联网思维、自媒体、死亡与再生、悲观与期望,不绝于耳。而自媒体的迅速发展,让人人都是媒体,技术上不再需要精英来充当把关人。

  变革总会带来伤感和泪水,蜕变才能重生。

  过去一年,听到最多的一个词是创业,身边很多从事媒体的朋友,离开了曾经为理想而奋斗的媒体业,用新的价值理念取代了理想。

  有人离开,但更多人选择坚守,在严冬里静待花开。

  我是一名记者,每一次采访,我都从握手开始。

(一)

  2012年初秋,沈阳,我握住了一个老工人的手,他叫吴嘉祜,当年90岁,双手粗糙、骨节大,这双手参与了新中国第一枚国徽的铸造。这枚国徽,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已经60多年。

  新中国成立初期,工艺条件落后,吴嘉祜带着六七个人扎在车间,50多个日夜不眠不休,听到验收合格的消息时,壮的像铁塔一样的吴嘉祜哭了。

  时间,慢慢地让这双手被遗忘。但个人的光荣与骄傲,始终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每天晚上七点《新闻联播》开始时,吴嘉祜都会扔下碗筷,快步走到电视机前,盯着屏幕中浮现的国徽发呆。

  采访那天,正好是吴嘉祜老伴的生日,老奶奶对我说:“我生日的愿望就是让我家老头在合上眼前,能去天安门亲眼看看他做的国徽。”吴嘉祜听到不高兴了:“你和人家记者说这干啥!”

  那是一个深藏功与名的年代,铸造国徽的人没有去天安门看过自己铸造的国徽。握着老人的手,我问自己:信息碎片化的现在,有多少人能注意到老人的故事?我还能为老人做些什么?

  我想到了新媒体,把老人的故事发在了新华社官方微博上。当天晚上,就掀起了转发“狂潮”,很多网民为老人点赞,并要求为老人圆梦。

  那年国庆节,老人在一群年轻人的帮助下来到了北京。他久久仰望着天安门上那枚国徽,那枚不再是电视屏幕里的国徽,泪水一滴两滴三滴地流进了满脸的皱纹里……

  我的办法,成功了。

  这就是互联网时代中国青年主流的一面:热忱,爱国,渴望参与。作为记者,唯有在报道中行动,才能把中国故事讲得深入人心。

(二)

  我还握过一双黢黑、干瘦的手,这是新疆一位柯尔克孜族大妈的手。这双手把“中国”二字刻在了边境线无数的石头上。这一刻,就是近50年。大妈名叫布茹玛汗·毛勒朵。

  那是四年前的中秋,我结束斯姆哈纳边防连的采访,见到了已经69岁的大妈。大妈所在的克州位于帕米尔高原,是新疆自然条件最艰苦的州,有1190多公里的边境线。对面就是吉尔吉斯斯坦。

  大妈19岁时,学会了“中国“二字。因为当时虽有国境线,却没有界碑,为了警示村里的牧民,不要随意越界放牧,她便在石头上刻下了“中国”。后来,她明白了国境线的含义,于是越刻越多。大妈说:“这么多年了,我也记不得刻了多少石头,但只要我走过的地方,那里的石头就会被我刻上‘中国’二字。我刻的最大的石头有房子那么大,我要让路过的人都知道,这里是中国!”

  采访那天,当我得知大妈是当地吉根乡小学荣誉校长时,我来到了那所小学。大妈告诉我,她想让自己的孙子长大后做义务戍边员,但不能和她一样没有文化。可是乡里的小学条件有限,让孩子们看看外面的世界很难。

  于是,我和远在北京的同事们一起开始多方联系,最后联想集团愿意给吉根乡小学赠送电脑。我们还策划了一场跨越5000多公里的电话连线,让柳传志和吉根乡小学的孩子们进行对话。我们将这场对话用微博直播的形式在网上呈现,获得了巨大的关注,而毛勒朵大妈的故事也在随后被更多的人知道。

  那天捐赠电脑后,毛勒朵大妈塞给我一块手绢,这是柯尔克孜族老人对晚辈最好的祝福。

  把新闻与行动结合起来,让我感到了作为记者的力量。在杭州,我组织“最美妈妈”吴菊萍和“当代雷锋”郭明义对话,邀请网民参加,现场感受最美的中国人;在湖北十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贯通时,我在微博上发起节水倡议,得到热烈响应……这些事情让我明白,互联网时代让新闻凝聚共识变得更加快速、便捷。

(三)

  前不久,有个读者打来电话,说要给大凉山捐一百头猪,“因为我看到你们报道说,那里的人一年才能吃三次肉……”

  2015年4月开始,我和同事一直在做扶贫报道,深入12个省份,行程数万里,走羊肠小道,爬悬崖峭壁,采访了很多以前从未有媒体去过的贫困角落。

  还记得,在贵州从江县高坪小学,有151个住校生,床不够,要抽签。抽到的睡床上,抽不到的睡课桌。即使这样,他们却很知足。采访结束时,无意中看到一面残破的墙壁上,有句话,仔细看,竟然是——“万丈高楼从地起”。那一刻,我憋了很多天的泪水,夺眶而出……

  在四川大凉山,推开一扇破木门,屋子被分成两半,左边是牛圈,一股刺鼻的牛粪味扑面而来,右边是人住的地方,4摞砖头上搭着一个木板就是床。锅里煮着一些土豆,这是一家5口的午餐,有的土豆已经发了芽。对他们来说,吃米饭和肉是一件奢侈的事。大米每10天逢集时才能吃到;肉一年最多吃3次。

  当下,新媒体冲击如此迅猛,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不再看报纸,也不看电视,甚至也很少打开电脑,完全通过手机来获得一切资讯的时候,该如何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还有近8000万的穷人?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和听故事的受众,像生活在两个世界,我们如何向尽可能多的人,来有效地讲述这两个沉甸甸的字——贫困?记者如何在这个天翻地覆的媒体大变局中,找到坚实的存在感?

  曾经有人问我,新华社每天发那么多稿子,谁会在乎你这一篇呢?

  真的没人在乎吗?我想起一个故事:退潮后,无数小鱼困在沙滩上,一个孩子一条条捡起来,往大海里扔。有个大人说:这么多鱼,你扔得完吗?谁会在乎这个?孩子回答得很好:这些小鱼很在乎。

  是的,会有人很在乎,比如扶贫的报道,那里的干部群众,会很在乎新华社是不是真的说出了他们的困境,他们的努力,还有他们贫困的真相。

  就在我代表新华社参加2015年全国新闻界第二届“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前,刚结束了“直过民族”的采访,这些民族是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现代社会的民族。拉祜族、布朗族、基诺族,他们没有见过记者,他们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知道,这一握的意义。

(四)

  在西双版纳,我握住了一位基诺族80后姑娘的手,她是我的同龄人,那双手细长,却布满了老茧,像个男人。握着她的手,很心疼。

  姑娘名叫车都,曾经拼命读书,想离开贫困的大山。在昆明念职高时,每次寒暑假返校,妈妈总会给她带一罐家里的腌菜。坐长途汽车十几个小时,车都怀里紧紧地抱着那罐腌菜,那是她一学期的菜,也是家的味道。

  职高毕业后,车都到北京打工,成为寨子里第一个“北漂”。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车都决定参加自考。对她来说,非常艰难,累的时候,嘴里含着饭就睡着了。两年后,她如愿拿到了北京大学的自考文凭,找到了更好的工作,也收获了爱情。她很高兴很自豪:真的离开大山了,腌菜只是记忆中的味道了……

  但命运无情,姐姐割橡胶时从树上摔了下来,高位截瘫,父母先后得了重病。车都的梦碎了,又回到寨子,再也没有把腌菜罐抱出大山。

  听说我是从北京来的记者,她握着我的手,默默地流泪。“北京”两个字,对她,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与遥远。

  然而,这个坚强的姑娘组织乡亲成立了刺绣合作社,她要把基诺族的手工刺绣传下去,但她缺资金、缺销路。

  前段时间,有个做IT的企业家,辗转联系上我,说看到我的报道,想帮助车都。我俩合计用“互联网+”的思路,把车都的刺绣和当地的普洱茶结合起来,来众筹做一个旅游产品,帮助车都创业,帮助基诺山区人民脱贫。

  此次扶贫调研,让我深深感受到,中国太大,国情太复杂,中国人,就像住在一幢大楼里,住在楼顶的,与住在底楼的,永远不知道对方的真实情况。这种社会利益巨大分化之下的割裂,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真实国情,而弥合割裂、凝聚共识,是我们必须承担的使命。

(五)

  我们要告诉国人,一个真实的中国,固然有阴霾,有种种不如意之处,但同时有无数在默默奋斗和努力的人,他们坚信,中国会越来越好,中国梦终将实现。

  互联网时代,或许有的采访可在虚拟世界中完成,但我习惯握着采访对象的手,面对面坐着。其实,媒体到今天已经没有新旧之分,互联网甚至移动互联网也不能说是新媒体,从职业的角度来看,任何岗位能够做到足够专业都是不会被市场淘汰的。传统媒体是靠新闻线索,找到新闻真相,然后用最好的文本表述进行阐释,这是一种文本表达的魅力。而新媒体就是让新闻更有价值,让发出的言论更有市场,这是一种传播的魅力。但这个时代,对于记者尤为重要的是不仅要写好报道,更应该带动更多的人,一起做点事情。彼此搭一把手,很可能就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今天,记者这个职业遇到很多挑战,连机器人都能写稿了。但是,记者推动社会进步的使命没有变。古人苏轼说过:守其初心,始终不变。不论世事如何变迁,记者的使命没有变。让我们行动起来,让新闻为国家和民族的进步激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作者单位:新华社总编室)

  

  转载请注明出处——王清颖:《记者,在报道中行动》,《新闻与写作》2016年第5期第68页至第70页。



友情链接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国家版权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   中国记协网   中央电视台   搜狐网传媒频道   新华网传媒频道   新浪网传媒频道   人民网传媒   传媒中国网   中国新闻传播学评论   中国新闻漫画网   中国报业网   《中国记者》   哥伦比亚新闻学评论   《新闻记者》   《青年记者》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中国传媒大学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京报网   南方报业网   山东大众网   新疆日报网   同心出版社   新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