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灾难新闻报道的法律和道德边界 
来源: 青年记者     日期:2011-12-15 15:00  作者:  网络编辑: 李蕾   字体显示:  

 
 

  ●  张  英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为灾难新闻报道的及时公开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制保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媒体不再受到任何约束,因为离开了必要的边界,报道可酿成“新闻酷刑”或“正义的恶”,甚至会惹出新闻官司。
  概括起来,灾难新闻报道主要有两个不可逾越的边界。

  不可僭越法律法规

  言论自由常常被人们称为“第一权利”、“人类最重要的、潜力巨大的、活动的资源”,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媒体言论可以随意表达。国际上,1966年12月16日通过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中明确指出:“本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权利和行使带有特殊的义务和责任,因此得受某些限制,但这些限制只应由法律规定并为下列条件所必需:(甲)尊重他人的权利或名誉;(乙)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道德。”因此,在灾难报道中强调满足公众需求的同时,还必须把握好“度”的问题。
  《中国青年报》有则评论就很值得反思:一位痛失父母女儿等10名亲人,却一直坚守在救灾岗位上的彭州市公安局女民警,被某门户网站“请”到嘉宾访谈间接受采访。她坦言已经不记得多少次因为难受而晕倒——就在接受采访的当天上午,她还晕倒了一次。此时离大地震发生还不满一个星期,离女民警累倒在地、离开救灾一线还不到3天。试想,瞬间失去10位亲人,这位女民警承受的压力该有多大?我们的媒体还有必要“第一时间”邀请她出席相关活动和接受专访吗?不顾遇难者亲属的悲痛,不断进行追拍、抢拍和提问,以求在第一时间抓取吸引眼球的“人性化细节”,显然,如此挖掘出的“动人报道”是缺少关爱和温暖的。香港媒体把这种不妥采访称为对家属的“二次伤害”。“任意刊登他人处于悲惨或尴尬境地的图像,暗含侵犯人的隐私权……那些受伤害的个人有自尊或被人尊重的权利,而这些照片的刊发可能导致照片中受害者社会评价的降低和心灵蒙受打击。”①
  即使是崇尚冲突、耸动等新闻价值要素的西方媒体,对此亦非常谨慎。美国《纽约时报》获第86届普利策新闻奖突发新闻摄影奖的作品,是一张关于“9·11”事件的照片。照片上只有一套茶具,这套茶具放在离世贸大楼南楼不远的威廉森家中,上面覆满了因世贸大楼倒塌而覆盖的厚厚灰尘。既不血腥,也无惨象,但它给读者的感受仍然是相当震撼的。
  值得一提的是,《纽约时报》刊发此照片时,手中还有一张“更有视觉冲击力”的现场照片——世贸大楼倒塌瞬间,很多人从大楼上往下坠,但是考虑到读者的感受,这张照片最后被弃用。

  不可逾越伦理规范

  灾难新闻报道,不仅要真实、及时地传播信息,理性、科学地解剖事件的来龙去脉,还须认真体会灾难所带来的痛苦和创伤,毋忘倾注人文关怀。在这次地震报道中,有的媒体总喜欢追问失去父母的学生。这种反复的追问,实际上是在强迫孩子不断回忆自己已经没有父母了。心理学研究表明,不论直接受害者、目睹者还是参与救援者,有30%~58%的人会出现创伤后压力症候。对相关事件的不断重提和反复刺激,会强行唤起幸存者的痛苦回忆,引发恐惧、失眠等精神疾病。让人们从新闻悲剧的报道中去思索,去认识真理,珍惜美的事物,赞美美的品格,崇尚美的行为,这才是悲剧报道的主旨所在。②
  在灾难处理中需要人文关怀。媒体报道的字里行间、画里画外体现人文关怀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对人和对生命的尊重。但有的媒体在报道中竟以他人的不幸作为“卖点”。2004年6月,国内部分电视台播放了未经处理过的美国卡车司机被伊恐怖分子斩首的全过程。第二天,《北京青年报》的头版及第3版分别刊登了该卡车司机身首分离的照片,与该照片同时刊发的,还有被害人妻子痛哭流涕的照片。③这种把传递新闻当作儿戏,把事件当事人视作毫无生命价值的道具的做法,引起了有良知的受众的不满。
  注释:
  ①陈力丹 胡森林:《记者职业行为的边界何在?——“抓拍骑车人摔倒”事件引发的思考》,《新闻记者》,2005年第7期
  ②邓利平:《负面新闻信息传播的多维视野》,新华出版社,2001年版第205页
  ③陈力丹  李跃群:《如何处理新闻中的血腥、灾难、痛苦画面——传媒图像伦理规范初探》,《新闻记者》,2007年第2期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