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新闻 > 正文

百亩农用地成渣土场后又变草场,只见野草不见苗,说好的复耕呢?

2020-09-14 10:49

北京日报

记者:罗乔欣 鹿艺佳

2018年终于发芽的玉米三四个月却只长了50厘米,几乎被周围2米多高的蒿子全盖住了,当年秋天颗粒无收。这块堆放过渣土的农用地究竟还能否复耕?


土地荒芜两年,如今野草已有2米多高。


2018年5月,在夹杂着石块、塑料布的土地上,玉米终于发芽了。

现场探访

百亩农用地又变草场

9月8日,记者跟随几位村民再次来到顺义区李桥镇苏庄村,荒地依然用围墙围着,院门半开着,走进去一瞧,两年前这里渣土裸露,如今杂草丛生。只见一条被车轮轧出的小路直通向院子深处,而其他地方几乎无路可走,想要穿过去只能“披荆斩棘”。沿着小路走进院子,不时看到杂草丛中破碎的砖头瓦块,茂盛的杂草长得有一人多高。

村民指着院中央一根电线杆说:“瞧,这就是2018年你们来这报道时,拍过照片的那根电线杆。现在已经被围在杂草里了。”这里曾有一口老机井,现在已被杂草没过,完全无法看到。

村民告诉记者,杂草长势最旺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今年6月,村民用专业的高秆粉碎机清理过一次杂草,地面30厘米以上的植物全部剃掉并粉碎。村民说:“那时候野草有两米多高,还长出了一片芦苇,钻进去都看不到人影!”现在院子里的杂草都是新长出来的。

在院子中,记者发现多处土地松软,似乎是刚刚翻动过的,上边有明显的车轮印,周边零星散落着砖头石块。村民称近期曾多次目击一辆挖土机到这里挖坑,将裸露在外的建筑废料和渣土等深埋,再把土填上。这些松软的地面,就是挖坑造成的。院中还有一小块刚翻动过的土地出现凹陷,边缘裂开一道明显的裂痕。一位村民踢过脚边一块沾满土的泡沫板,气愤地说:“这下面埋着很多这种泡沫塑料,经过几场大雨,地面就下沉了!”记者离开两天后,村民反映说,那里果然塌陷出一个大坑。

调查追问

复耕的土地缘何撂荒

据介绍,2018年这里确实撒上了种子,长出了玉米苗,但由于深埋地下的垃圾并未清理,导致无法灌溉耕种,玉米苗最高也就长了50多厘米。村民给记者找出当时拍摄的玉米发芽的照片,只见玉米田里夹杂着碎石、砖头、塑料布等垃圾。村民说:“玉米苗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长野草,到2018年9月,已经只见野草不见苗了!”照片显示,那年秋天,别的地块上麦浪翻滚,果实累累,而这块地里颗粒无收,无边野草随风飘荡,枯黄的蒿子有2米多高。

村民反映,一般大田管理需要浇水、施肥、除草,花好些功夫,可这块地种完玉米后不见有人管过。只有下雨将石块冲出来时,有人去地里头捡石头,捡完堆在墙边。自玉米耕种失败后,这块地就又撂荒了。

2018年记者采访时,院子中央有一口灌溉机井。其实那口机井早在2017年这片土地被用来停放汽车时就被破坏了。今年7月,村民发现有人在这里施工,一问才知道是在挖一口新机井,就在距离废机井西边十几米的地方。

记者在草丛中看到了一个盘口大的水泥管,四周也覆盖着野草,不仔细低头寻找很难发现。有村民说,现在打井开采地下水是需要到水务局备案的。而这口新机井因手续不全等原因,也没有投入使用。9月10日,村民告诉记者,新机井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埋上了,机井变成一个土堆,上边还浇了水泥,机井已经看不见了。

村民们多次反映情况,2019年1月14日,北京市规自委顺义分局答复村民,该地块由一家公司承租使用,租期20年,合同约定用途为设施农业项目。经与苏庄村村委会了解,该地块自该公司承租后,有用于停放车辆、涉嫌大棚房占地、堆放建筑垃圾等行为,后经李桥镇政府清理、整改完毕,并于2018年5月前后复耕。现该地块内未进行非农使用和非法占地行为。

根据相关法规,承包经营耕地的单位或者个人连续二年弃耕抛荒的,原发包单位应当终止承包合同,收回发包的耕地。顺义分局已致函李桥镇政府加强对该地块的监督和巡查力度,严格监督村集体和承租方按照土地性质正确使用土地,避免出现破坏耕地和非法占地等行为。

今年六七月间,村民们多次就农耕土地被渣土破坏,致使土地荒芜的问题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9月1日,市规自委顺义分局答复村民称,已对该地块进行立案调查,如存在破坏耕地行为,将依法依规处理。

就这块土地复耕的问题,记者电话咨询李桥镇政府,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的是苏庄村委会,所以复耕的具体进展还要问村里。但截至记者发稿,村委会也未就此事作出明确解释。

专业释疑

堆过渣土的土地复耕须检测

三番五次的折腾,这块上百亩的土地还能否复耕?据生态环境领域的专家介绍,关键问题在于堆放和掩埋的是什么类型的渣土,如果是有毒有害的,那就需要一定的技术处理。因为污染过的土地,要经过“治疗”,再由专业机构检测评估后才可以复耕。如果评估的结果不达标,这块地就不能用作耕地使用,否则其出产的农产品不能上市。

据从事环境修复的业内人士介绍,土地能否复耕,取决于土壤取样检测,重点是检测重金属以及危险化学品废弃物的成分。根据其经验,如果土地堆放过生活垃圾的混合物,就不太适合耕种了。

据介绍,土地整治的主要过程是现场筛分,如同生活垃圾分类一样,筛分后各自处理。筛分后的土地,根据检测结果,最好的情况就是可以用于耕种,情况差一些的就只能用于绿化。因为土壤中如果含有某些有机污染物,是绝对禁止通过耕种进入食物链的。

整治的过程并不复杂,但有些需要人工操作,成本不低。除了运费之外,还要根据渣土混合物的垃圾种类和含量来收费,一般一方120元左右。需要在现场把填埋的垃圾渣土挖出来,把这些混合物分门别类挑拣出来。分拣出来的塑料、玻璃等可回收物进行回收,生活垃圾送到垃圾处理厂,建筑垃圾运到资源化利用处理厂,树枝杂草进行绿化垃圾的堆肥处理。后续的专业处理,比如建筑垃圾资源化、生活垃圾处理等,还需要收取相应的处置费。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相关规定,土壤污染责任人负有实施风险管控和修复的义务;土壤污染责任人无法认定的,由土地使用权人实施风险管控和修复。土地污染责任人应当承担实施风险管控和修复的费用。本报记者 罗乔欣 实习记者 鹿艺佳

报道回放

2008年苏庄村23户村民的102.5亩确权地,确权后经营了几年,便由村委会将这块土地集中转包,后几经转手。之后这里被汽车经销商租用,成为一片周转车场,后因村民举报改变农业用地使用性质等原因,车场被取缔。

2017年有人往这块地上偷偷倾倒建筑垃圾。村民多次反映情况后,村委会只是派人简单将建筑垃圾埋进两三米深的深沟中。村民说:“由于下面埋了很多垃圾,致使地面比原来高了近半米。”

2018年3月30日本报以《心疼,百亩农用地竟成渣土场》为题,对苏庄村百亩农用地被偷倒建筑垃圾一事进行了报道。

问题曝光当天,镇党委书记带领相关部门到现场核查情况,听取村民意见。下午约谈当事人,要求清运院内的渣土堆,统一运至有正规消纳资质的处理厂,并恢复土地原貌,达到耕种标准。当晚,院内渣土开始清运。

2018年4月1日镇政府答复称,偷倒的建筑垃圾清理完毕,报道中反映的位置位于李桥镇苏庄村东南,占地面积102.5亩,土地性质为永久性基本农田。镇政府将继续保持对偷倒垃圾渣土的高压管控态势。

4月中旬左右,这片土地撒上了玉米种子。

原标题:《百亩农用地竟成渣土场》追踪—— 只见野草不见苗,说好的复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