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京报网首页 > 新闻 > 正文

《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开展 透过450余件文物探寻故宫云烟往事

2020-09-10 13:25

北京晚报

记者:刘冕

透过展柜玻璃窗,与康熙时的脊兽对望;一只通体布满金花的金瓯永固杯,无声诉说着对家国的美好祈愿;尚未开放的符望阁那一片漆纱,正由文物修复师们默默寻回百年前的工艺……今天起,《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大展拉开帷幕,观众登上午门城楼,即可透过450余件展出文物,探寻故宫600年的云烟往事。


安旭东 摄

大展解读

“我们使用了午门区域的西雁翅楼、正楼及东雁翅楼三个展厅,分三大主题、18个历史节点介绍紫禁城的规划、布局、建筑、宫廷生活,以及建筑营缮与保护的概况,观众从西至东,漫步256米,可以领略紫禁城的‘时’‘空’。”策展团队工作人员张杰说,这里只是序言,整座紫禁城就是一个巨大的“展厅”,观众还可以在里面找到9处‘地标’建筑完成打卡,边走边看,领略这座城独特的魅力。

西雁翅楼

明代图册讲述故宫前世

600年前的故宫什么样?在午门展厅西燕翅楼,明代翰林官员徐显卿完成的“纪录片”——《徐显卿宦迹图册》将解开这道难个问题。策展人介绍,这本图册记录了徐显卿的成长历程和仕宦生涯。此次展览选取了其中两页,观众可形象地看到距今400多年前,即明代中晚期午门及太和殿广场的真实情景。“如果细看,观众可以发现故宫的变化。”

资料显示,这本图册后有1925年陶镕的题记一则,说明图册曾为日本驻津总领事吉田茂在中国收购。,为“免流出海外”,遂托“宝晋斋主人”以重价购回。展厅里的文物无声,但“予所收蓄,永存吾土”的情意动人。

这个展厅里,还有部分来自南京的展品。明中都宫城遗址出土的琉璃蹲兽萌态十足、,南京博物院藏黄绿琉璃仙人造型婀娜……“这些都算是紫禁城的‘前辈’,希望观众可以通过他它们了解这座城的出处。”

午门展厅

深宫漆纱首度公开展出

午门展厅,一件件重磅展品中,有一件最轻巧的展品却格外引人关注。这是一片纱,学名漆纱。1773年,南方匠人们同心协力织造好十余片漆纱,千里迢迢送入故宫,成为符望阁里“纱窗”。“展出的漆纱就是其中一片,这是在二百多年来首度与公众见面。”策展人说,因其脆弱的表面状况,以后恐怕也不容易再有机会公开展出了。

其实,懂行的观众可以从这片漆纱的出处——符望阁判断其工艺的繁复。这处宫殿位于宁寿宫花园的第四进院落,而这个花园是乾隆为自己“退休”后打造的专属宫殿群,里面一砖一瓦都代表了乾隆时期的工艺巅峰水平,紫禁城内无出其右。透过展柜,这片漆纱厚度和一张普通A4纸类似,但它是由纱芯层、纸样层、贴金层、打底层、晕染层和勾线层六层组成。

“每一层的匠人不仅要手艺精巧,而且彼此要配合得天衣无缝。”策展人直言,以今天的科学技术手段,仍然未能实现对其工艺的彻底理解,更难以原样复制。

东雁翅楼

报刊图片记录故宫往事

“倘若您在散氏盘上打破一角,或者在三希帖上扯下一条……拐脚的老太婆可以拿起桃树杖打你,污泥满面的小孩可以咯出口沫唾你。然而你还是这一切东西的主有者,不过你没有损毁无论那一样东西的主权。”东雁翅楼展厅,一张1925年10月12日的老报纸在展板上亮出来。那天,紫禁城作为一座博物院正式开放两天了,民众成为这座城和城里古物的新主人。

由此,一张张照片、文字在观众眼前,“筑”起一座“新”城。照片里,储秀宫南窗炕几上残余的半枚苹果,是溥仪匆匆离宫前吃剩的;今年5月在揭裱萃赏楼时发现的“古物陈列所半价联合游览券”,背面还记录着当年清点文物的笔记……

策展人说:“我们引入当事人的视角,从他们的日记、回忆录和文章中寻找材料,用鲜活的第一手亲身经历作为文献的补充。比如展示溥仪出宫这件事时,用到了逊帝溥仪、内务府大臣绍英和当时执行《修正清室优待条件》的李石曾三个人对事件的回忆,给观众提供了不同的角度来理解这一历史事件。”

走出东雁翅楼,展览仍在继续,一座完整的紫禁城就在观众眼前。